劉君玲的孝女白琴人生 老師酸:這麼小上什麼班?

圖文/鏡週刊

外婆終生未婚,2個女兒:1個是撿的,1個是買的,「我媽媽是阿祖從路邊撿來的,媽媽也沒有結婚,卻分別跟3個男人生4個孩子,我排行老么。媽媽那時跟著外婆做孝女白琴,她很疼我,但她不識字,不會教我功課。」

劉君玲10歲那年,母親因被老鼠會騙錢,抵押2間房子,花光外婆積蓄,不堪高利貸負荷,南下彰化旅館吞安眠藥、喝農藥自殺。「我被接到醫院看媽媽,那時候只覺得很可怕,她的身體不斷蠕動,我一直叫:媽媽!媽媽!沒多久她就走了。」告別式上,看到大人哭,她跟著哭,是懵懵懂懂的眼淚。母親走後,劉君玲到南部與生父同住,但14歲那年,生父也癌症病逝。「他告別式那天遇到賀伯颱風,狂風暴雨,葬禮冷冷清清。他以前是黑道大哥,身邊跟著很多兄弟,久病後沒錢,大家都不在他身邊。我記得我捧著神主牌,摔倒在路邊,水淹到看不見路。」

最親的人只剩下外婆。為了生計,12歲開始,她瞞著生父,被外婆、兄姊逼著跳牽亡魂陣賺錢,表演特技翻跟斗、站在板凳上下腰咬錢,難度不輸馬戲團。「每天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早上起床先喝一大杯八分滿的醋,據說筋骨會比較軟,5點半開始拉筋,如果怕痛、賴床就會被打罵。」

反叛蹺家 心情不好就自殘

當時陣頭蓬勃,1天動輒10場以上,劉君玲忙得連學校也沒時間去,家境經濟困窘與鄉里流言蜚語不難想像。「跳到早上10點,我才頂著大濃妝去學校,同學就會說:『哎唷!好三八喔!』老師也冷言冷語:『這麼小上什麼班?我看是去做雛妓吧?』所以,我只念到國中肄業。」

披上白袍,劉君玲的工作是孝女白琴,用哭聲與淚水為亡者送終。這天,哭了40分鐘,她卸下孝帽,在火葬場旁受訪,眼角還有淚。

國中時,她每天工作賺錢,大姊規定她1個月只能出去玩3個小時,不小心頂嘴起衝突,哥哥就會毫不留情打人。哥哥一去當兵,她就蹺家了,混泡沫紅茶店、與朋友深夜在外遊蕩。心情不好時,她就用刀片自殘,左手腕至今仍留下十多條怵目驚心的疤痕。蹺家3個月,她終於因為被抓到警局而被外婆領回。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鏡週刊報導
【孝女白琴的淚眼人生之三】晚上唱KTV 白天唱孝女
【孝女白琴的淚眼人生之四】在男友身上尋找受寵的感覺
【孝女白琴的淚眼人生之一】以哭泣為職業的人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迪麗熱巴講「維吾爾語」 影片曝光秒融化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