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家族遭詛咒!「千金姊妹都出事」整形喪命、綁架…24年慘劇不斷

▲▼香港巨富姐妹花慘劇。(圖/翻攝自環球人物雜誌)

▲羅貝兒整形死在手術台上。(圖/翻攝自環球人物雜誌)

記者鄭思楠/綜合報導

羅定邦去世之後,整個家族像被「詛咒」了一般,離奇的綁架案、神秘的私生子、喧鬧的爭產風波、羅家三代整形死亡……,一宗宗「家門不幸」事件接連上演。

據《環球人物雜誌》報導,一場整形手術,將香港紡織大亨羅定邦的孫女羅貝兒送上了不歸路。今年1月份她死在手術台上之後,韓國警方的調查報告直到近日才遲遲公佈,包括手術前沒有藥物測試,手術期間沒有麻醉師在場,甚至連家屬簽字都是由醫院擅自代簽,這樣的一場「三無」手術,不僅斷送了羅貝兒的性命,也讓羅氏家族再次陷入輿論風波。

現年34歲的羅貝兒出身名門,爺爺羅定邦創辦的服裝品牌Bossini(堡獅龍)曾風靡一時,當年上市時一舉成為香港最大的服裝零售集團,家族也曾躋身《福布斯》「亞洲50個最富有家族」行列。

這場致命手術之前,羅貝兒一直過著豪門千金的逍遙生活。羅貝兒的父親羅家駒是羅定邦的第六個孩子,在家族獨領風騷的時裝界打拼半生後,又將業務擴大到地產圈,創辦了建灝地產。

▲▼香港巨富姐妹花慘劇。(圖/翻攝自環球人物雜誌)

▲羅貝兒(右)和妹妹羅君兒(左)。(圖/翻攝自環球人物雜誌)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羅貝兒不僅擁有錦衣玉食的生活,也是個聰穎好學的富三代。她畢業於香港傳統名校拔萃女書院,之後升讀倫敦大學。有學識、有顏值、還有大把家產等著繼承的羅貝兒,在婚姻生活上也美滿幸福,和老公結婚10年,兒子7歲。

她朋友圈曬的是真正的名媛日常,高爾夫、滑雪、高級餐廳打卡、名貴奢侈品收集。所有的溫馨富足在她踏上手術臺後戛然而止,羅貝兒去世後,大批親朋好友跑到她的社交網站留言,貼出昔日合照懷念她,稱她是開朗、樂觀、善良的「跌落凡間的天使」。

豪門內的死亡事件向來可以牽扯出人性暗黑的一面,與羅貝兒娘家主張對此事低調淡化處理不同的是,她的丈夫在警方調查報告未出具之前,就已急於在香港法院提起訴訟,控告診所及兩名醫生、一名護士涉嫌過失殺人和偽造術前文件。最耐人尋味的是,在他對診所的索賠名目中,除了損失的羅貝兒的年收入,還有因為妻子去世而喪失的對岳父三分之一財產的繼承權。

羅貝兒的突然離世,讓人們立馬聯想到了她同樣命運多舛的妹妹羅君兒,也就是轟動一時的2015年「飛鵝山綁架案」的女主角,香港飛鵝山豪宅一帶住著眾多名人富豪。

2015年4月25日,一幫劫匪在羅家搶去200多萬港元的財物後,綁架了29歲的羅君兒,並將其禁錮在山洞多日。父親羅家駒機智應對,不僅將5000萬港元贖金的價格砍到2800萬港元,還英勇配合警方,成功拖延了時間。最終,綁匪順利歸案,羅君兒被安全救出。

▲▼香港巨富姐妹花慘劇。(圖/翻攝自環球人物雜誌)

▲羅君兒獲救後接受採訪。(圖/翻攝自環球人物雜誌)

羅君兒被綁架後的堅強表現令人印象深刻,她在2017年將自己的經歷寫成了書,記錄自己與綁匪相處的點滴,甚至與綁匪聊天中春風化雨,談及愛情與夢想。經歷過綁架案的羅君兒對親情更加依戀,她曾表示,剛脫險後自己晚上常做噩夢,姊姊羅貝兒給了自己很多陪伴,讓兩姐妹關係進一步拉近。

世事難料,5年前自己在驚心動魄的綁架案中僥倖逃脫,5年後姊姊卻毫無預兆地死在了手術台上,這讓羅君兒一時難以接受。羅貝兒去世後,羅君兒在社交平台寫了長長的一段話悼念姊姊,稱對方一直都在背後支持和保護自己。

幾年內接連遭遇重創的羅家駒一家,迫切需要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今年9月,在姊姊去世半年多後,羅君兒與任職會計師的男友在香港低調提交擬結婚通知書,並定於年底結婚。這件事被認為是羅家近一年來最大的喜事,是希望幫助家族掃清陰霾的大事。

實際上,籠罩在羅氏家族身上的陰霾遠不止於此。豪門向來躲不開的爭產風波,在這裡上演得更加離奇。1996年羅定邦病逝,成為家族急轉直下的節點。

按照羅定邦的遺願,家族所有財產平分為三份。一份留給羅家子孫備用,一份用作慈善公益,還有一份專門留給失散在外的私生子。而其中第一份備用財產的分配權,則落到了次子羅蜀凱的手裡。

羅定邦此前公開的有6個孩子,長子羅樂風3歲才會說話,性格靦腆,不是特別受待見。反而是次子羅蜀凱從小就被稱為神童,4歲能讀書,7歲熟背唐詩三百首。再加上他在家族發展的關鍵時刻諫言成立堡獅龍,貢獻巨大,深得羅定邦寵愛。

羅蜀凱擁有分配權的那三分之一財產價值約10億港元,主要有28個受益人,橫跨至第四代。按照約定,當他們日後工作生活出現困境,或者有突出卓越表現,就可以拿到部分資產。

2007年,羅定邦四子羅家寶長女羅穎怡的一紙起訴狀,拉開了羅家爭產大戲的序幕。羅穎怡認為二叔羅蜀凱企圖把需要分配的財產據為己有,要求其交出財產分配權。羅蜀凱則反訴稱,父親遺願只要求自己儘量遵照,沒說一定遵守,故這份遺產應屬於父親對他的饋贈。

這場官司最後以羅蜀凱敗訴告終,他與其他兄弟的感情也徹底宣告破裂。官司也爆出了更大的醜聞,由於此前羅定邦遺囑一直處於非公開狀態,而法庭審理過程中直接曝光了其中最隱秘的內容。

▲▼羅定邦。(圖/翻攝自環球人物雜誌)

▲羅定邦。(圖/翻攝自環球人物雜誌)

羅定邦在6個公開的子女之外,不僅有已經秘密認祖歸宗的私生子羅家添,還有另一單獨享有三分之一財產的私生子存在。而這一常年流落海外的神秘私生子,也被爆曾跟隨母親回家爭產。

一場「內鬥」把家族割得四分五裂,好在羅家子女各有志向,早已憑實力盤踞在商界不同領域。長子羅樂風以一台縫紉機白手起家,成立了服裝製造企業晶苑集團;三女羅佳穗進入了炒房領域;四子羅家寶創辦高新科技企業百樂集團;五子羅家聖雖然仍是堡獅龍的大股東,但並不參與實際管理;家中頻頻出事的六子羅家駒則創辦了建灝地產,在香港地產業勢頭迅猛。

反觀家族大業堡獅龍的發展之路卻並不順遂。在ZARA、H&M等快時尚品牌崛起之後,曾經聲名赫赫的堡獅龍卻止步不前,加上家族內鬥和發展策略失誤,自2015年之後,堡獅龍的業績一路低走。2018年堡獅龍全年業績由盈轉虧,淨虧損2900萬港元,淨利暴跌超過600%;到了2019年,其淨虧損更擴大至1.39億港元。

苟延殘喘之下的堡獅龍最終在今年5月宣佈「賣身」李寧,消息傳出,業界一片歎息。堡獅龍的易主,代表著香港紡織業高潮時代的徹底終結,曾經的香港針織大王傳奇,在家族原始產業沒落的背景下,伴隨著家族後人接連捲入的爭產、醜聞、綁架、死亡事件,正在一步步走向衰落……。

►戴口罩也要記得保養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18歲男地鐵持刀挾持正妹  特警「槍藏胯下」一槍擊斃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