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約女友殉情竟獨活 高院痛批「誓言包裝謊言、騙騙騙!」

▲▼安眠藥,失眠。(圖/pixabay)

▲杜姓男子的女友服用安眠藥後,燒炭死亡。杜男二審遭加重刑度。(圖/pixabay)

記者吳銘峯/台北報導

電競公司客服人員杜弘宇,被控2015年8月幫助王姓女友自殺,2人購買木炭、安眠藥後返回租屋處「殉情」,女友死亡但杜男卻獨活。一審認定他幫助自殺判刑2年8月,案經上訴,高院審理後,認為他「誓言包裝謊言」,騙取女友的感情、信任,最後騙走生命,因此二審加重刑度,改判刑4年。可上訴。

本案發生於2015年8月間,杜男(30歲)和20歲的王女在案發前4個月開始交往、同居。但王女在同年8月間認為人生無可依戀,打算結束生命。杜男答應殉情,在案發當天帶著王女去到大賣場買安眠藥和木炭。王女吞服藥物後昏迷,最後吸入過量的一氧化碳而死,杜男深夜11點多打電話給媽媽,告知王女已經死亡,杜母撥打119報案,全案因而爆發。杜男被依「家暴殺人罪嫌」提起公訴。

法院審理時,杜男辯稱自己與女友相約同死,依照刑法規定,應該免除刑度,自己不應受罰。但王女雙親痛批杜男說詞反反覆覆,認為他故布疑陣,早就買好安眠藥,心存不軌。王女爸媽更說女兒案發前決定和杜男分手,對方不願意,所以才會用盡心機害死女兒。一審法院審理後,改認定杜男犯下「幫助自殺罪」,判刑2年8月。

案經上訴二審,高等法院審理後於24日宣判。高院仍認定杜男犯下「幫助自殺罪」,理由在於王女當時留有親筆遺書交代後事,也在過世前一兩天,關閉臉書、退出LINE社團,並將保管的班級經費、零食等物品都交給同學;另外王女先前曾有自殺紀錄,左手腕留有5道割腕的陳舊傷口,故王女應該屬於自殺。

至於杜男辯稱自己謀為同死,高院不採,因為案發後採集他的血液,發現杜男根本沒吃安眠藥,體內的一氧化碳濃度遠低於死者的濃度,另外他在案發後還能打電話給母親,清楚陳述王女死亡,還在救護人員到場時自行站立,並對答如流,因此高院認為他根本沒有想自殺,乃是構成幫助王女自殺的犯行。

此外高院痛批,杜男「誓言包裝謊言」,騙取女友的純潔浪漫的感情、天真無邪的信任,最後騙走她青春寶貴的性命。由於杜男不但否認犯行,犯後又飾詞狡辯,高院認為刑度太輕,因此加重刑度為4年。合議庭庭長周盈文最後語重心長指出,再重的刑罰制裁都喚不回一條年輕的生命,也無法取代加害人所蒙受的內心譴責;因此合議庭衷心希望杜男誠心認錯道歉,請求王女家屬的原諒,否則最不能原諒杜男的,絕對是死者王女。

 ▼杜姓男子到法院出庭。(圖/《ETtoday新聞雲》資料照)

杜姓電競教練涉嫌幫助女友自殺,今首次出庭。(圖/記者張曼蘋攝)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網紅家家小可愛彈開...露點、形狀被看光 同行爆「她自己解掉」:是女生都知道會噴開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