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第10天病毒二次反撲 女醫向老公交代後事:我不行了…20天康復過程曝

住院第10天「病毒二次反撲」 女醫向老公交代後事:我不行了…奇蹟康復。(圖/翻攝《長江日報》)

▲出院時,漂漂灑灑在金銀潭醫院門口留影。(圖/翻攝《長江日報》)

記者陳俊宏/綜合報導

「只有經歷過生死,才知道活著真的很幸福。」武漢市第八醫院的一名53歲急診科女醫師罹患新冠肺炎(COVID-19),2月16日是她出院回家的第6天,半個月前,她一度以為自己再也回不來了,從患病到病危再到痊癒,她度過了難忘的20天,「病情發展之快,超乎想像。」

《長江網》報導,作為一名醫務人員,女醫師漂漂灑灑(化名)想用自身經歷,提醒所有正在接受治療的患者,新冠肺炎臨床表現多樣,輕重不一,病情變化相當快,有時就是幾個小時的時間,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是關鍵;尤其是當身體出現任何的不舒服時都不要忍著,必須在第一時間告知醫生,這很可能是決定生死的關鍵點,以下為她的口述:

幾個小時,我從沒症狀到不能走路

急診科改成發熱門診後,我一直在那裡坐診。1月23日早上起來,我照例量了體溫:正常,吃了一碗雞蛋麵就往醫院趕。那一天,病人依舊特別多。早上9點,接到醫院通知,讓我們都抽空都去做個CT(電腦斷層掃描)排查一下。

我平時有健身的習慣,身體一向很好,同事們都叫我「鐵人」,但我還是按要求去拍了CT。「片子有問題,4個地方!」拿到CT結果,我心裡咯噔一下,開始回想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中招的。

▼大陸新冠肺炎疫情延燒。(圖/路透社)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圖/路透社)

自從上發熱門診後,我每天晨起都會測體溫。1月22日,病人特別多,儘管是叫號,但是病人和家屬一進診室就是好幾個人,一股腦兒地杵在我面前。

護士長擔心診室空氣不流通,把窗戶打開了,我就坐在窗戶旁,覺得有點冷,就把窗戶關上了——她擔心診室空氣不流通,我覺得冷,我們倆不停地開窗關窗,或許是受了涼,或許是連續幾天加班太累,總之是免疫力下降了。

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中招原因。我不發燒,也沒有任何症狀,應該處於早期,回家吃藥隔離應該很快就能好,我迅速給自己做出了診斷。我去藥房拿了莫西沙星、奧司他韋、阿比多爾片和蓮花清瘟膠囊,回到辦公室收拾東西回家。感覺腦袋有點熱,掏出體溫計一量:38.7℃,我發燒了。我決定馬上回家。

家離醫院步行只要五六分鐘。回到家我準備洗個澡,然後睡上一覺。還沒等進浴室,我就開始劇烈頭痛、嘔吐,身上一點勁都沒有。「聽說你中招了?」哥哥打來電話。「拍CT有問題,人有點不舒服,先不跟你說了。」

這個時候,我已經連拿手機的勁都沒有了,只想趕緊掛斷電話。老公回老家去了,家中只有我一人。此時,我全身極度乏力。病情發展這麼快,我始料未及,我必須馬上去醫院。

▼女醫從患病到病危再到痊癒,度過了難忘的20天。(圖/路透社)

▲中國,武漢肺炎,醫護,武漢。(圖/路透社)

科主任的電話打了進來,他比我早一周感染,說是知道我的情況了,立即派人到社區門口來接我。從家到社區門口,平時只要兩三分鐘,那一天我足足走了20多分鐘。頭一回覺得,路是那麼艱難和漫長,要是能有個人揹揹我就好。急診內科的1個醫生和2個護士早已等在了門口,他們用平車把我推到了醫院。

燒退了,我以為病情開始好轉

我住進了醫院。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下午,我高燒了一天一夜。經過治療,體溫很快降了下來。在市八醫院住院期間,我的體溫高高低低、反反覆覆,還不停地出汗,一天要換好幾套內衣。最難受的是頭痛、乏力得厲害,護士來給我打針,我連抬手的勁都沒有。一點胃口也沒有,住院5天只吃了二三兩稀飯。

第5天,核酸檢測結果出來了:陽性,我被確診為新冠肺炎。老公很擔心我,托人買來白蛋白和球蛋白給我打,但體溫始終降不到正常。第8天,我接到通知:轉到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繼續治療。

一輛轉運車上裝了4個人,車上沒有氧氣,我把嘴張得最大,不停地喘氣。「還有多久才能到?」一路上我們不停地問,10多分鐘的路仿佛看不到盡頭。

1月30日中午1點,我住進了金銀潭醫院北二樓一間普通隔離病房,這裡的主治團隊是上海醫療隊。用了激素衝擊治療後,第二天上午我的燒退了下來,胸廓豁然開朗,人舒服了很多,精神也有了好轉。我鬆了一口氣,以為病情正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戴口罩防範新冠肺炎。(圖/路透社)

▲▼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度,口罩。(圖/路透)

轉院第3天,病情急轉直下告病危

2月1日,住院第10天,轉院的第3天。誰都沒有料到,晚上我的病情會突然急轉直下:呼吸困難、劇烈咳嗽,好像剛跑完1萬米長跑,心臟隨時都會蹦出來。心率很慢,還有一種說不出滋味的胸痛襲捲全身,稍微一動,就痛不欲生。我想,這應該是病毒的第二次反撲。

我是醫生,根據症狀,我判斷自己出現了心包內膜炎,還伴有心包積液,趕緊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了醫生。我隱約聽到護士說「情況不太好,人快不行了」。我自己也覺得當晚熬不過去了。

想到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老公和女兒了,我掙扎著接通了老公的電話。「我不行了……」聽到這句話,老公「哇」的一聲就哭了。每說一個字,我都胸痛得快要窒息,我只能挑最放心不下的幾件事,跟他簡單做了個交代。

很快,護士過來抽了血,醫生也給我加了藥。第二天,我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心包內膜炎。醫生說,幸虧我說得早,為他們處理贏得了寶貴時間,我這條命也算是自己救下的。

▼女醫老公每天都會在檯曆上記錄下她病情的變化。(圖/翻攝《長江日報》)

住院第10天「病毒二次反撲」 女醫向老公交代後事:我不行了…奇蹟康復。(圖/翻攝《長江日報》)

之後,我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第8天,我覺得自己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申請了CT和核酸檢查。聽說我想出院,老公擔心我還沒有好,勸我多住幾天。這麼寶貴的醫療資源,我不能占著,要給急需救治的病人騰床。

為了讓他放心,我把一日三餐都拍照發給他,還讓病友幫忙拍下了我在病房鍛鍊的視頻發給他。2月11日,我出院了。歷經生死,我恍若隔世。

老公來接我時,特意帶來了生病的20天裡他每天為我記錄的病情變化。看到檯曆上熟悉的字體,我淚流滿面。只有經歷過生死,才知道活著真的很幸福。

在家再隔離8天,我就能去上班了。很感謝醫院同事對我的關照和支持,感謝金銀潭醫院上海醫療隊所有醫務人員對我的精心治療,我想再上戰場,跟兄弟姐妹們一起拼到最後,我想儘快看到彌漫著煙火氣的武漢。等到隔離期滿,我還要去捐獻血漿,用自己的血救治更多的患者。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搭捷運驚見超巨北半球! 45度「上帝視角」全看光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