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出櫃是送同事的禮物」 他們曝走出櫃子心碎神傷過程

▲▼全台首場職場出櫃論壇「打開職場的櫃子」。(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劉品君認為職場出櫃可以舒服做自己,也能在公司為同志社群爭取更多資源。(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記者許展溢/台北報導

不少職場因氛圍保守,許多同志朋友怕引來耳語,只能繼續躲在櫃子裡。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與婚姻平權大平台舉辦「打開職場的櫃子」職場出櫃經驗談活動。其中,EY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前全球副總裁Beth Brooke-Marciniak透露,一直沒在公司出櫃,直到某次公司要拍攝防治同志青少年自殺影片,才決定做自己,只是這一段歷程也花了他將近30年。

▲▼全台首場職場出櫃論壇「打開職場的櫃子」。(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夏立民表示出櫃是一份禮物,會送給自己重視的對方。(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台灣首次以「職場出櫃」為題公開活動,4位講者分享不同產業、職場經驗,現場吸引近百位聽眾,新聞工作者夏立民說,職場出櫃和向家人出櫃很類似,在工作場合一定會觀察環境以及同事的態度。夏立民說多年下來自己深深感覺,出櫃其實是送別人一個禮物,因為是把珍貴的自己交給對方,但往往自己也得到一份禮物,因出櫃分享自己私密事,對方也會多分享自己。夏立民提到,2016年與伴侶結婚,當時雖然同婚尚未合法,還是辦了婚宴並邀請同事、主管來參加,但更大的挑戰其實是「請婚假」,雖最後婚假沒有被高層批准,但因此跟同事有了革命情感,很多同事覺得「只是請個婚假為什麼不行」,也因此有機會成立了非正式的公司社團,互相交流、給予支持。

▲▼全台首場職場出櫃論壇「打開職場的櫃子」。(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全台首場職場出櫃論壇「打開職場的櫃子」。(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教育工作者蔣琬斯說,教育環境較保守,甚至連異性戀老師也有很多櫃子,包括單身未婚或是離婚都讓人難以啟齒,更何況是同志身份。蔣琬斯說,出櫃不是一瞬間,而是一個不斷反覆的過程,面對不一樣的環境、不一樣的人就要不斷的試探,而自己也是從不否認、默認到承認同志身份。蔣琬斯分享了曾經在學校被學生追問性向的往事,而隨著教學經驗的累積,也逐漸認識到,如果能夠擁抱出櫃的恐懼,轉化自己的同志身份為教育資源,其實能夠鼓勵更多的學生,因為作為一個同志老師,站在講台上就是給學生們的鼓勵,現在也會邀請學生一起參與同志遊行,讓更多未出櫃的學生可以有機會加入群眾一起支持同志議題。

金融從業人員劉品君提到,自己目前是中階主管職,在踏入職涯之初就決定出櫃,曾經為了避免同事們不一樣的眼光,而編造出了一位「女友」以掩人耳目,後來在公司裡又有另一位沒有出櫃的高階主管為了伴侶在異地進入異性戀婚姻而心碎神傷、經常請病假,於是自己下定決心出櫃,希望能夠在每天自己會待將近10小時的工作場所可以舒服做自己。

▲▼全台首場職場出櫃論壇「打開職場的櫃子」。(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蔣琬斯(上)、徐志雲(下)分享在各自的領域出櫃經驗。(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全台首場職場出櫃論壇「打開職場的櫃子」。(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精神科醫師徐志雲則分享,因為醫生養成的過程與其他職業相對不同,所以出櫃的過程是學校到職場的延伸。徐志雲說,科別的不同也影響職場的環境,精神科相對而言性別多元的程度較高,加上自己同時也長期參與同志運動,因此出櫃可以說是自己做社運的一部份。徐志雲也提醒,切記不要檢討被害人,有很多有資源、社經地位高的同志可能沒有辦法出櫃或是對同志社群有更多投入,大家更應該將目光放在改善社會環境,讓更多人可以舒服出櫃做自己。

Beth提到自己過去一直沒有在公司裡出櫃,一直只是友善同志的身份,直到某一次公司要拍攝防治同志青少年自殺的影片,他才決定要出櫃做自己,而這一段歷程花了他將近30年的時間。Beth說,一家跨國企業無法左右一個國家的法律或是一個社會的價值觀和文化,但企業可以做的是內部的改變,當員工每天在職場感受到友善和多元共融的氣氛,回家、回到自己的社群網絡時也能影響其他人,進而推進社會文化的改變。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帶清純絕美女友賞櫻花! 下秒他掏出粉色遙控器...妹子秒腿軟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