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性侵被害人…呂秋遠教你怎麼辦 先改變「怪自己」心態

▲▼鈕承澤前往大安分局說明案情。(圖/記者林敬旻攝)

▲鈕承澤7日前往大安分局說明案情。(圖/記者林敬旻攝)

網搜小組/綜合報導

知名導演鈕承澤驚傳涉嫌性侵新片《跑馬》的工作人員。律師呂秋遠7日則在臉書寫道,「關於性侵害,是該談談這個議題了。」他指出,陌生人間的性侵在蒐證上相對容易,戀人、夫妻與朋友間的性侵才是真正難以處理,對於受害者,要先做的就是調整心態,不要就是不要,不要譴責或懷疑自己似乎有錯。

呂秋遠先是觀察到,要對陌生人下手,通常會使用藥劑或暴力,這使得蒐證上相對容易;若受害者不幸遇上這樣的憾事,絕對不是忍耐或姑息,應該立刻報警,現階段警方的採證措施已相當完善,被侵害後留下的DNA都能成為證據。

最棘手的,其實是好友、同事甚至夫妻間的性侵害。呂秋遠認為,這種情況通常只有2人在場,造成舉證難度高,此外,被告還會拿出「對方自願」的說法,試圖掩蓋自己傷害他人的事實。

若真的被認識的人性侵,呂秋遠建議,首先的任務就是先調整心態,認清「不要就是不要」,只要覺得自己有被勉強,就應該認為是受到性侵害。如果是發生在夫妻上也是同樣的標準,夫妻並沒有發生親密關係的義務,其中一方當然可以拒絕。

▲▼哭泣,被害者,性侵,女性,弱勢。(圖/視覺中國)

▲性侵是揮之不去的惡夢。(圖/示意圖/視覺中國)

呂秋遠表示,還不清楚要不要報案的時候,被害人可以先跟好友傾吐,這些溝通的對話紀錄都能在未來發揮作用,證明自己受到侵犯,另外,「在發生之後,也可以錄音或是以訊息的方式套話,讓對方承認曾經發生非自願的性關係。」

呂秋遠指出,被告的律師未來等到交互詰問時,一定會詳細詢問每個細節,若有矛盾之處便會影響判刑。他建議,一旦檢察官起訴後,被害人儘管非常痛苦,也都要請律師幫忙閱卷,核對當時筆錄,「如果不願意回憶這麼痛苦的事實,可以當庭表示忘記了,不要強迫自己去回答記憶不清或是不願想起的過去。」

至於是否要合解?呂秋遠寫道,如果被告願意賠償一定的金額,受害人可以考慮和解,和解後,被告若是犯罪情節不重大,就有機會獲得緩刑。如果未達成和解,法院又認定被告有罪,通常都得服刑3到4年。

最後,對於所有曾被侵犯的受害者,呂秋遠認為,不要覺得這件事可恥,更別自認有錯,真正該被檢討的是犯罪者,「告發性侵害是需要勇氣的,但是你不會孤單,冷靜的蒐集證據,把犯罪者繩之以法,這是你可以為了自己,還有這個社會所能做的一件善良的事。」

關於性侵害,是該談談這個議題了。 陌生人的性侵害,使用藥劑或暴力的可能性很高,在蒐證上相對比較容易。我只能叮嚀各位,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不要姑息或容忍,立刻報警。目前警方的採證措施都相當完備,包括驗傷或被性侵害以後留下的DNA,都可以當作...

呂秋遠發佈於 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

►►快訊/鈕承澤剃大光頭戴墨鏡現身大安分局 搖頭微笑5公尺走3分鐘

►►巨乳女再爆鈕承澤搭訕把手伸進衣服裡 「他只是性的需求」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張杰摔落空中舞台「滿手都是血」! 「腰椎橫突骨裂」:抱歉讓大家擔心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