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北元/喝一杯限量的熱開水 監獄內卑微的特權

監獄,犯罪,刑責,犯人,人犯,受刑人,更生,矯正機關,服勞務▲(圖/周宸亘記者攝)

▲收容人卑微的特權只是想過正常人生活的期待。(圖/記者周宸亘攝)

近日媒體因為貪污法官胡景彬可以到外役監服刑,而且迅速獲得假釋出獄;性侵犯李宗瑞靠母親金援,在監獄內爽過生活等事件,導致監獄特權的話題又再次引發熱議。

要說監獄特權,媒體上報導所稱李宗瑞相關「耍特權」情事其實並不特別,四級受刑人依據累進處遇條例受到許多限制,家人會客一周一次,不能持有收音機及掌上型電視等,因此經濟狀況好的收容人會用獄友當人頭收會客菜,或者向其他獄友「租用」掌上型電視,這都是非常普遍的現象,不必如李宗瑞這樣的大咖,都這麼在做。

拿這個情況跟胡景彬相比,大家也許就不會覺得那麼刺眼了。

我如果說監獄生活中,處處都有數不完的特權問題,恐怕有人會不相信,但這是真的,這種生活上卑微的特權,不是如上述情況所描述的特別優渥待遇,而是對一種過正常人生活的期待。會造成這樣的情形,連想過一個正常人可以過的日子都算是一種特權,那是因為監獄裡的生活資源太有限了。

現在剛好是冬天,我就舉喝杯熱茶當作例子吧。我在台中監獄服刑時,舍房是完全沒有熱水可以喝,一旦寒流來襲,想喝杯熱茶,只能等待早上8點開封到工場,那裡才有熱水機供應熱水。當年我在的工場平均收容120人,只有兩個煮開水的茶桶,根本無法滿足一次性的整體需求,那怎麼辦呢?誰可以在第一輪就喝到限量一人一杯的熱開水呢?對於生活在正常世界的你我來說,這一杯熱水是多麼容易的事,在監獄裡卻需要特權了,如果社會大眾要把這件事也定義為特權的話。

在監獄看病,也是一門學問,除非是急症,否則一般疾病想排上隊看診,等個幾天不算是什麼新鮮事。我曾經待過一間工場,主管每天只開放5個名額可以拿看病報告單申請就診,每天早上文書雜役大聲喊:「要看病的來拿報告單!」位子在前排的人輕易地飛奔向前就拿走了,座位在後面的收容人,想拿到報告單,腿再長都無濟於事。包括我在內,經常是無奈的告訴自己:「明天再跑快一點。」有一回房內的大哥看同房室友病的不輕,便主動告訴他,明天有空會找文書雜役,頌一段金剛經給他聽,他就會生發出慈悲心,留一張報告單下來。隔天一早,同房室友的腿依然不夠長,但金剛經威力無窮,他終於拿到報告單了。

我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上就一再的強調「監獄處遇的人道化」,換言之,監獄生活它應該盡量的接近正常生活,有一個最低生活的標準被建立,當這些標準被建立而且尊重之後,我想,沒有人會要在喝熱水這一件事情上耍特權,甚至於在工場的大哥眼中,就不會把這件事看成是面子問題,想幹架討面子了;當人性尊嚴被尊重時,看病就不再那麼困難,大哥誦經就不需要了。這種特權誰會想要呢?我們捫心自問。

進一步而言,外役監遴選及假釋審查制度能夠更加透明化,我想外界看待胡景彬事件特權的疑慮也就會少了,畢竟公務員到外役監服刑比較不會落跑,而無法再任法官的胡景彬,收賄的再犯率絕對是零,不是嗎?

獄政政策口袋中,沒有接近正常化的生活標準,監獄裡面就會被迫不停地出現卑微的特權階級,像李宗瑞這樣的肥羊就會一直存在,被收容人們供奉著,當成爹娘般伺候。該如何解決這個現象,我想比拿胡景彬或李宗瑞個人的狀況大作特權文章還有意義。

好文推薦

劉北元/愛化解殺戮內戰 教化人心,你願意選擇愛嗎?

劉北元/監禁下的書寫 鐵窗高牆將被文字穿透

劉北元/用生命去拚搏 讓更生人自新重生

劉北元/用接納讓更生人出獄向善

劉北元/用生命感動生命 帶領收容人畫出重生彩虹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劉北元,作家、更生團契志工,曾任律師。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絕美理髮師中空爆乳剪男客頭毛 養眼片瘋傳❤本尊出面曝光價碼

法律熱門新聞

劉彥君/合建契約陷阱多

雷皓明/不小心匯錯帳號有救嗎

陳雅譽/騎錯車從借車變竊盜

陳雅譽/陽台加裝窗戶算違建嗎

給說法/沒發現撞車就不算肇逃嗎

告訴6月期限 法界:過了就GG

雷皓明/車主有保險為何還要我賠

給說法/放高利貸屬於重利罪嗎

蘇南/高鐵下一站,宜蘭?

混摻棉籽油 富味鄉二審判賠1550萬

劉彥君/地上權住宅知多少

5男關一起 牢房竟變炮房

雷皓明/《優生保健法》修法吵什麼

雷皓明/員工離職沒早說 雇主可索賠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