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課綱要角/爸爸是國民黨 朱震:從未因反課綱起衝突

▲反課綱學生攻占教育部廣場。(圖/記者周宸亘攝)

記者楊佳穎/台北報導

反課綱爭議未平,群眾在7月31日凌晨推倒拒馬攻進教育部,開啟超過60小時的佔領行動,而北高盟總召、建中升高三學生朱震當時就站在人群首排,面對10幾台攝影機高,他高分貝吶喊,若教育部不出面,將一步步升高行動。

►►►關注2016,邀請讀者加入《ETtoday筋斗雲》粉絲團。

在攻佔教育部的過程中,雖然朱震外表看起來態度從容、沒有畏懼感,但這卻是他首次站上街頭參與社會運動。朱震在接受《ETtoday東森新聞雲》訪問表示,先前對社會的關心都是透過「鍵盤」,或閱讀議題相關資料,沒有實際參與行動,像是318學運、割闌尾、媒體壟斷等,「以前學生對於公共議題的想像都有點遠」。

朱震表示,課綱議題由台中一中開了第一槍後,大家才看見課綱制定離譜程序及內容,而當議題直接壓到自己身上,感覺很不一樣,「覺得若不站出來,往後會有更多熟識的族群(高中生)受害」。

▼反課綱學生、北高盟總召朱震。(圖/記者楊佳穎攝)

朱震指出,對社會議題的想像改變許多,以前是旁觀者,現在卻必須面對許多困難與實際壓力。問到平常在學校扮演的角色,他一臉不好意思的說「其實沒有耶,平常我在學校真的沒幹什麼」,所以現在面對社會,壓力很大,像是有時候活動準備出差錯,身為總召必須站上台面對大家不耐煩的眼神,「在前面撐,真的壓力超級大」。

對於佔領教育部廣場至今超過60小時,他也坦言,教育部的回應讓學生非常不滿意,「但我們覺得,在雙方堅持訴求之下,應該會有妥協空間,平衡點是我們一直在找的」。他也苦笑說,行動就是一直被罵,雖然大家對「謾罵」可以一笑置之,但有時候偏偏遇到「罵起來有理」的人,就需要一段時間釐清並回應,「這時候壓力也很大」

▼反課綱學生夜宿教育部。(圖/記者張一中攝)

身為家中獨子,朱震的媽媽是客家人,爸爸則是道地外省人。他表示,媽媽對於自己參與運動沒什麼意見,只要注意安全,但爸爸支持國民黨,立場就不一樣了,「他們雖然不支持,但都會尊重」,晚上回家會有晚餐等待,平時也會載他來現場,從未因為反課綱議題跟父母起衝突。談到未來,他則說,對政治完全沒有想法,以後大學想讀法律系,因為一個活動需要各種人,希望能在這部分能做出貢獻。

針對前發言人林冠華燒炭輕生,朱震說,大家不應該去預設輕生原因,應該著重在「為什麼他在輕生前40幾天願意出力、出錢反課綱」,死前看到的都還是公共利益,「這就很偉大了」。

▼民眾送來白色花束悼念林冠華。(圖/記者楊佳穎攝)

▼反課綱高校聯盟總召朱震(上)、發言人王品蓁(左下)與宋運川(右下)。(圖/記者陳明仁、張一中攝)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