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世界各地「安樂死」瞬間!日本記者探索「最後告別」

▲▼安樂死,針頭,醫療,口罩。(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日本國際記者宮下洋一走訪世界各國,直擊並記錄安樂死現況。(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記者林育綾/綜合報導

「安樂死」在許多國家仍充滿爭議且並未合法,日本國際記者宮下洋一走訪瑞士、荷蘭、比利時、美國、西班牙及日本等國家,直擊安樂死的「瞬間」和現況,探索生命的究極之問,尋找何謂「理想死亡」的答案,或出版社集結發行,也榮獲第40屆講談社非小說類文學獎,近來也發行來台!

宮下洋一撰寫《如果可以好好說再見:以愛告別,人生最後選擇的現場紀實》,探討安樂死最新現況。「安樂死」真的如同字面意思,是一種安詳離開人世的方式嗎?患者究竟承受著何種痛苦和折磨,以至於決定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目送這一切的家屬,又是怎麼想的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西方到東方,宮下洋一除了回溯各國患者在死亡之前所經歷的過程,也訪問到了他們的親友,以及持贊成或反對立場的一線醫師、相關機構、瑞士協助自殺組織的日本會員、因為「安樂死事件」被問罪的日本醫師等。

▲▼日本國際記者宮下洋一,紀錄各國安樂死現況《如果可以好好說再見:以愛告別,人生最後選擇的現場紀實》。(圖/聯經出版提供)

▲日本國際記者宮下洋一,記錄各國安樂死現況《如果可以好好說再見:以愛告別,人生最後選擇的現場紀實》。(圖/聯經出版提供)

例如瑞士協助自殺組織「生命週期」(Life Cycle)創辦人艾瑞卡・普萊希克,在某次協助腦中風臥病在床的父親自殺之後,從此踏入了協助自殺的世界,曾一年協助80個人「結束生命」,其中也包括外國的自願者。

還有一名住在荷蘭的威爾・威瑟,因為罹患鱗狀細胞癌而決定接受安樂死。當天他找來親友舉辦了一場派對,作為最後的道別,而在照片拍攝後一個小時,威爾就離開了世界,享年66歲。

一位名叫莎賓娜・潔莉絲卡的空服員,31歲時因為腦梗塞失去了行動自由,從此在病床上生活了22年。她接受協助自殺的前一天,她留下遺言希望男友「能夠懷抱著希望活下去」,得年53歲。

宮下洋一後來發現,講求「個人主義」的西方文化,缺少東方家族社會重視的「群體意識」,所以選擇安樂死的阻礙較小。而在國家、文化、宗教等不同價值觀的影響下,每個人的想法也會不一樣,究竟要怎麼死怎麼生?其實各憑自己的判斷。而讀者跟著他豐富的現場紀實報導與思路,也能重新對生命的始終,做出不同觀點的審視。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我們的美麗就用白紙黑字寫下來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被婆婆罵!人妻灌酒醉倒家門口 陌生男趁機拖草叢丈夫目睹嚇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