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對手不是時間...武漢外送小哥淚述心聲:在這個孤島,我還活著

▲武漢封城後內部狀況。(圖/翻攝自紅星新聞,下同)

▲武漢封城後內部狀況。(圖/翻攝自紅星新聞)

記者蔡儀潔/綜合報導

「現在大街上幾乎空無一人,我不闖紅燈了,因為這次的對手不是時間,是死神。」在武漢肺炎疫情肆虐之際,外送員仍穿梭在城市之間,其中在武漢工作的張姓外賣小哥感慨寫下,「在這個孤島,我還活著。我還能喊一嗓子『武漢加油』以自我煽情。那些不幸的人,再也不能點外賣了。」

武漢封城街頭。(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武漢街頭。(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一位張姓外送小哥近日向《ONE文藝生活》投稿,用自述的形式,記錄了自己眼中的武漢,「做過外賣的都知道,這一行工資高但是苦,時間趕容易出交通事故,到處遭白眼不為人理解。 我就是衝著工資高入行的,平時不捨得休息。」

「每天在馬路上送餐,灰很大。武漢到處拆遷,到處修路,但是我不喜歡戴口罩。」小張說,「有時候肉眼都能看到灰塵實在囂張,我就用手臨時掩一下,也知道自欺欺人,不是一個好的衛生習慣,就是不願意去改變。我知道我絕對不是孤單的,幾乎每天都能看到隨地吐痰的人。」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圖/翻攝自觀察者網)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圖/翻攝自觀察者網)

小張1月15日休息了一天,被迫去漢口旅遊一圈,「當時也沒怎麼看新聞,要不然說什麼也不去漢口,那裡離華南海鮮市場太近了。但是看了又能怎麼樣呢?新聞真的沒什麼可看,往往就那麼兩三句話一條新聞就說完了。那天我坐過的地鐵,走過的街道,解渴的酒館,安心的書店,不記得有人戴口罩。」

到了1月21日,由於公司管理人員接到通知,每位武漢的外送員都必須戴口罩才能工作,長官在桌子扔一大包口罩後就走了,「我去拿了一個,有的人沒拿。我意識到出事了,趕緊看新聞,華南海鮮市場曝出怪病,專家稱不會人傳人,鐘南山說存在人傳人,看到這個新聞我回過味了,怎麼兩個專家說得不一樣啊,再一看,哦原來新聞的日期不一樣,我看到舊新聞了。」

「難道是去年今天的新聞?我又去拿了一個口罩。」但隨著年關將至,商家各種活動不斷,正是外送員忙碌賺錢的時候,小張說,「人一忙,可能就不會想那麼多。我雖然比同事多拿了一個口罩,忙碌起來也忘記戴。」

隔天的早會上,管理層要求每個人回站的時候,必須用洗手液消毒,關於瘟疫並沒有多說。他回憶稱,所有人把口罩戴上,有的人半拉著口罩抽菸,還說朋友圈裡說抽菸喝酒能燒死病毒,「整箱的消毒液放在地上,沒有人開封。」

武漢封城街頭。(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武漢封城後,原本喧鬧的大街變得冷冷清清。(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1月23日武漢封城,得知消息後的小張大吃一驚,「真的出事了,出大事了。後知後覺的我忽然想到,其實12月份我就已經看到華南海鮮市場出事的新聞」,不過大家還是樂觀的,但是從那一天開始,網站就逐漸安靜下來,說話的人少了。

「現在大街上幾乎空無一人,我不闖紅燈了,因為這次的對手不是時間,是死神。」他感慨武漢每天都不一樣,1月23日前配送要求手到手,但之後開始無接觸配送,「2月3日我們統一不上樓不進電梯了。這幾天我們要求客戶下樓取貨,有的希望我們體諒繼續上樓,有的說我沒有口罩沒辦法下樓。有一個客戶更絕,我出門遛狗去了,不在家,你就放我家門口吧。」

小張感慨說道,「有人在網上說,外賣小哥你真勇敢,致敬小哥。我一點也不勇敢。每天晚上下班,我只能打開央視的新聞,多看幾條好消息,壯膽。」他最後寫下了自己的心聲,「在這個孤島,我還活著。我還能喊一嗓子『武漢加油』以自我煽情。那些不幸的人,再也不能點外賣了。」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胸前濕一片 22歲OL未婚卻分泌乳汁 父母得知真相氣炸報警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