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語中評:遵守體制 兩岸非國際關係

▲▼台北市長柯文哲。(圖/記者楊亞璇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談兩岸關係。(圖/記者楊亞璇攝)

文/中評社(記者黃筱筠、鄭羿菲)

無黨籍台北市長柯文哲接受中評社專訪,談到「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一國兩制」等議題,柯文哲認為,面對未來的兩岸關係,除了「五個互相」作為兩岸交流的基本立場外,他覺得要有兩個原則,應該要「遵守體制,然後改善現狀」。既然在現行體制處理兩岸事務。目前的政府組織有「外交部」,也有陸委會,這很清楚地說明「兩岸事務不是外交關係、不是國際關係,而是一個有專屬定位的兩岸關係」,所以如果現行法律制度還沒有改變的情況下,就是要遵守體制,而雙城論壇就是兩岸城市間的交流,我已經定位清楚了。

柯文哲在台北市政府接受中評社採訪團採訪,成員包括台灣中評社總編輯林淑玲、主任記者黃筱筠、記者鄭羿菲。

以下為部分訪問全文:

中評社問:如何回應「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一國兩制」?

柯文哲答:

構思新解:

其實九二共識這很麻煩,在台灣都已經標籤化,很多人聽到九二共識就好像過敏,他就情緒不高興,最後變成為反對而反對,所以只要提九二共識,他不分青紅皂白就先反對。老實說九二共識已經標籤化,或許應該要提出一些雙方都可以接受新的說法,來處理未來的兩岸關係,不然九二共識一聽大家就不高興,就很難談得下去。

一個中國是這樣,當今世界上沒有人認為有兩個中國,所以一個中國不是問題,可是問題是,一個中國的內容到底是什麼?這是全世界的人,當然也包括台灣人,很想知道的。我說台灣跟大陸同文同種,文化上我認為台灣還是在中華文化圈裡面,大家是比較可以互相接受的;經濟上,我每次開玩笑說,不管美金、人民幣都是錢,賺錢總是爭議比較少,所以經濟上大家可以討論、合作。但目前若討論到政治議題,那我們不要否認政治上還是有隔閡、困難,畢竟經過將近一個世紀的隔離,造成政治上的隔離不是可以處理的。

至於一國兩制也是一個熱門題目,坦白講一國兩制如果就是指香港模式,那我保證在台灣是沒有市場的,因為你在台上講香港模式,大概台下的台灣人都跑光了。台灣是一個民主、自由、多元、開放的社會,我想大陸也了解這個問題,所以大陸方面還是對台灣的民意,多方探索、多傾聽台灣的民意。我想現階段兩岸在政治上仍然有相當的隔閡,這是事實,到底要怎麼說服大家?我想為什麼我常常講互相諒解,你要諒解我的政治困難,我也諒解你的政治困難,如果大家不能互相諒解那就麻煩了。習近平自己就有講,「兩岸同胞要交流互鑒、對話包容,推己及人、將心比心,加深相互理解,增進互信認同。」

▼柯文哲稱,全世界都想知道「一個中國」的內容。(圖/記者徐斌慎攝)

▲▼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台北市市政總質詢,台北市議員,李建昌,周威佑,許淑華,簡舒培。(圖/記者徐斌慎攝)

政治現實:

總結來講,台灣與大陸雖有深厚的歷史淵源跟文化連結,彼此的經貿往來也相當密切,但對台灣民眾來說,兩岸目前分治也是事實。所以現階段務實的做法應是在沒有爭議的部分還是先處理,先增加交流、促進彼此的善意,不要直接找有爭議的地方做,大家爭得臉紅脖子粗,那沒有用,這是我對兩岸交流的看法。

所以我才會主張「五個互相」,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後來我發現沒有互相諒解就走不下去,尤其是要互相諒解彼此面對的政治現實,台灣有台灣的政治現實,我相信大陸領導人也有政治現實。善意恐怕要從互相諒解開始,你要諒解我的困難,我也諒解你的困難,不然這樣很難繼續走下去。

我的信念是心存善念、盡力而為,這不僅用在我以前在台大醫院的時候,不僅在處理國民黨、民進黨,或處理兩岸關係、中美關係,都適用。我說大陸要了解台灣現況,有時候台灣人心裡在想說1894年甲午戰爭是你打敗了把台灣丟給日本,不能怪我們台灣不在中國,是你把我丟出去,像我這個年齡的,我們小時候所接受的國民黨黨國教育,叫我們要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所以我們腦袋裡對共產黨也有很惡劣的印象;雖然蔣經國開放大陸探親,但蔣經國過去對中國大陸也採用不談判、不接觸、不妥協的三不政策。坦白講,台灣跟大陸的政治隔閡不是一天兩天,而是有一百年的隔閡,所以這些都是需要時間化解。

我可以引用習近平講的一段話,他也講說「尊重台灣同胞自己選擇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完全理解台灣民眾的特殊心態,兩岸民眾也要將心比心。」這是習近平說過的話,講這段話在我聽起來,這就是一種互相諒解的態度。雖然兩岸人民同文同種、同根同源,但是離真正的「心靈契合」,確實還有一段長的距離。所以我才提出五個互相,尤其是互相諒解。

大陸方面在處理台灣問題應該用更寬容的心態,來看待台灣民眾的需求。像WHA這些事件,我就覺得不好,一定會讓台灣人民不滿。醫療是台灣的驕傲,台灣才用GDP的4.7%就可以做到全民健保,醫學是台灣的強項,WHA不讓台灣人參加,在國際上台灣人會覺得說醫療不牽涉政治,把台灣排除在世界防疫體系之外,他一定覺得你哪有對台灣人民好,所以那種怨恨感,現在兩岸關係還是很緊張,如果兩岸關係可以改善,像WHA的問題,就必須要優先解決。所以大陸在處理台灣的問題時,也要站在台灣的角度去思考,像WHA把台灣全部封殺,在政治戰略上絕對是扣分的,只會讓台灣人更不喜歡你。

不管如何,向對方釋出善意這是第一步。我以前在當醫生的時候常跟學生講,說我們對人家好,人家是不是一定對我們好,答案是不一定,但99.5%會是,所以不要為了那0.5%的,去放棄99.5%的,這也是為什麼人家說大陸不見得對台灣每一件都友善,為什麼我要先表達兩岸一家親,這也是我的人生哲學。就像我們當醫生,我們對病人好一定會有回報嗎?不會啊,我也有被告啊,但要因為我們被告就對所有的病人都不好嗎?也不需要。

所以結論是這樣,兩岸雙方都有堅持,雙方都有困難,都有各自的政治現實要面對。如果兩岸政治高層僵住,那我們是不是從民間、企業團體可以更多交流,特別是年輕人比較可以溝通,也比較沒有意識型態,是不是透過經貿、年輕人的交流,來解決兩岸的困局。

▼柯文哲說,可以透過經貿、年輕人的交流,解決兩岸的困局。(圖/記者徐斌慎攝)

▲▼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台北市市政總質詢,台北市議員,李建昌,周威佑,許淑華,簡舒培。(圖/記者徐斌慎攝)

提出訴求:

到底兩岸關係是維持現狀,我覺得維持現狀不是好的名稱,面對未來的兩岸關係,除了「五個互相」作為兩岸交流的基本立場外,我覺得要有兩個原則,應該要「遵守體制,然後改善現狀」。

以前蔡英文問我台灣價值是什麼,而我心中的「台灣價值」就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而其中「法治」的重要性在於,為政者必須依法行政,依法治「國」。

坦白講兩岸之間還是要遵守體制,既然在現行體制處理兩岸事務。目前的政府組織有「外交部」,也有陸委會,這很清楚地說明「兩岸事務不是外交關係、不是國際關係,而是一個有專屬定位的兩岸關係」,所以如果現行法律制度還沒有改變的情況下,就是要遵守體制,而雙城論壇就是兩岸城市間的交流,我已經定位清楚了。

我也認為要改善現狀而不是維持現狀,現狀就是僵局,維持現狀是好的嘛?好可以更好,目前這種雙方不溝通、不交往,這個現狀是不好的。兩岸之間就台灣方面既然自稱是個法治,要依法行政、依法治「國」,那我們還是遵守目前的憲政體制,所以我覺得是這樣,除非我們改變現行的法律,不然我們還是遵守體制、改善現狀,這才是努力的目標。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警忙指揮「毛毛臥底」佔位劫車 網笑:貓咪妨礙公務抓起來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