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人遭「種族清洗」流亡2年 翁山蘇姬親上陣替緬甸軍方辯護

▲▼國際法庭審判「甘比亞訴緬甸種族滅絕案」,緬甸實質領袖翁山蘇姬出席。(圖/路透)

▲國際法庭審判「甘比亞訴緬甸種族滅絕案」,緬甸實質領袖翁山蘇姬出席。(圖/路透)

記者錢玉紘/綜合報導

緬甸國務資政、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10日前往海牙,參與國際法庭審判「甘比亞訴緬甸種族滅絕案」,整個審判將持續3天。在10日開庭的過程中,翁山蘇姬聽著律師敘述羅興亞受害者的遭遇,未發一語,她將會在當地時間11日站在緬甸的立場進行辯護。

「請停止毫無意義的殺戮」

整起事件起源於2017年,當時在緬甸大約有100萬名羅興亞人,主要信奉伊斯蘭教,大多住在西邊的若開邦(Rakhine state)。但緬甸政府卻將羅興亞人視為「非法移民」,否認他們的公民資格,緬甸國防軍也在同年發動了軍事行動,導致許多死傷,更逼迫大批的羅興亞人逃到鄰國孟加拉。

這場訴訟由甘比亞發起,該國呈上的訴狀中寫道,「(緬甸)軍方被指控,從2016年10月開始對羅興亞人進行『廣泛且有系統的種族清洗行動』,到2017年8月擴大規模,該行動旨在於摧毀羅興亞人的群體,整體或是部分,透過謀殺、性侵以及將居民關在建築內縱火燒毀等方式」。

聯合國事實調查團體也介入調查,在今年8月的一份報告中,控訴緬甸士兵「例行性及有系統性地,性侵、集體性侵、或是以其他性暴力的方式對待婦人、女孩、男孩、男人以及跨性別者」。

國際法庭是隸屬於聯合國的最高法院,依照聯合國的規定,控訴必須由國家發起,在此案中,體起訴訟的就是甘比亞,並且獲得了57個伊斯蘭合作組織(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OIC)國家以及一群國際律師的支持。甘比亞的檢察總長兼司法部長坦巴杜(Abubacarr M Tambadou)表示,「我們請求法院告訴緬甸,停止這種毫無意義的殺戮,停止這樣撼動良知的野蠻行為,停止對自己的人民種族滅絕」。

▲▼國際法庭審判「甘比亞訴緬甸種族滅絕案」,緬甸實質領袖翁山蘇姬出席,抗議者舉牌示威。(圖/路透)

▲抗議者聚在海牙國際法庭外。(圖/路透)

「跌落神壇」的翁山蘇姬

不過,國際法庭無法對個人做出處分,僅有「國際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可以,ICC從2018年開始調查羅興亞人種族滅絕案。

自2016年4月以來,翁山蘇姬一直是緬甸的實質領袖,雖然並沒有掌控軍隊,但被聯合國指控是軍事行動中的「同謀」,不過因國際法庭不會處罰到個人,所以此案不會對翁山蘇姬本人造成實質影響。

但羅興亞難民事件爆發以來,翁山蘇姬的和平形象受到重重打擊象,可說是「跌落神壇」。國際人權組織工作者李亮喜(Yanghee Lee)在先前沉痛呼籲翁山蘇姬,「我希望妳張開眼睛看看,拜託請你在為時已晚之前,運用妳的道德權威」,她則是在11月的時候表示,會親自以外交部長帶領緬甸在國際法庭中辯護,還會有一群傑出的國際法律師陪同。

▲▼國際法庭審判「甘比亞訴緬甸種族滅絕案」,緬甸實質領袖翁山蘇姬出席,翁山蘇姬支持者。(圖/路透)

▲翁山蘇姬支持者。(圖/路透)

全案對羅興亞人與緬甸的影響?

這件案子的審判將會持續3天,翁山蘇姬預計於11日替緬甸辯護。甘比亞要求法院採取「臨時措施」,以保護在緬甸的羅興亞人,免受進一步的暴力威脅,若是法院通過、確認緬甸犯下「種族清洗罪」的話,該措施將會具有法律約束力。此外,若是被裁決有罪,勢必會衝擊緬甸的聲譽或是經濟。

在法庭上,甘比亞的委任律師羅文斯坦(Andrew Loewenstein)引述聯合國調查報告數據指出,估計在光在敏吉村(Min Gyi)就有750人遭屠殺,其中包括100多名6歲以下兒童。他也援引一位倖存者的證詞,「士兵們鎖上門,其中一名士兵性侵我。他在我頸後和腹部刺了幾刀。我試著保住我只有28天大的嬰兒,但他們把他重摔在地上,他當場死亡。」翁山蘇姬則坐在法庭內,一言未發。

►「他們鎖上門…摔死我孩子」!緬甸屠殺羅興亞人國際法庭開庭 翁山蘇姬現場聆聽

針對羅興亞人的大規模軍事掃蕩大約從2017年開始,到現在已經超過兩年,今年9月的統計數據顯示,大約有91.5萬名羅興亞人還住在孟加拉的難民營,而孟加拉在今年3月表示,不再接收來自緬甸的羅興亞難民了。

▼還有近百萬名羅興亞人住在孟加拉的難民營。(圖/路透)

▲▼羅興亞人,羅興亞難民。(圖/路透)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女友生日他買花「停車場給驚喜」 撞見交纏畫面哭了...頭頂綠綠der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