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警悲歌!父病危只能直播見最後一面 值班時薪僅70元…還要清犯人排泄物

▲法警除了需在日間開庭時值勤,深夜還得安撫犯人、監看電子腳鐐,值班卻不被視為工時。(圖/鏡週刊提供,下同)

圖、文/鏡週刊

11月5日,收到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以下簡稱保訓會)對法警爭取加班費的決議後,懸心多時的陳照中才鬆口氣,「有種沉冤得雪的感覺,能被看見、被理解。權力機關也認同這是不公義的。」群組裡眾人也興奮地七嘴八舌道賀,「天佑法警」「爽噯」。

這樁法警爭取加班費的案件,是近年公務員工資戰爭炙烈的高峰點,加班爆肝卻沒能得到相應的報酬,終讓基層公務員爆發不滿。

今年七月,擔任法警15年的陳照中先是白天出差,回辦公室後協助檢察官專案開庭到深夜12點,之後累得趴在辦公室睡了。隔天起床繼續上班,到了傍晚戒護開庭時他突然感覺胸悶、發燒和喘不過氣。

那陣子他正在響應法警集體申請加班費的運動,號召地檢署的同事們上簽加班費,23個同僚裡,1/3都加入。

陳照中感覺身體不適後,他想著隔天還得連續值班2日,在辦公室待上一整天,便趕緊請檢察官派其他人支援,讓他回家休息。

連續工作2、30個小時,是不少法警的工作常態,以陳照中工作的彰化地檢署為例,過去一個法警可能週末值班一整天,週一早上8點上班,到了傍晚遇上協助專案而加班到凌晨;隔天早上8點繼續工作,當天又遇到夜間輪值,值班後再接著一個全天白日的工時,連續3天僅休息幾個小時。

加班、值班算一算,陳照中每月工時高達270小時,家住台中通勤往來的他,有時下班開車都感到恍神,家裡兩個孩子也會追問媽媽,「爸爸今天不回來?」長工時讓不少法警休假時只能睡整天補充體力,「家人也會覺得你怎麼放假都在睡覺。」

事件過後,彰化地檢署才調整輪值方式,遇上協助專案而加班時,前一天或後一天不需輪值。

值班走不開 老父病危只能開直播見最後一面

「外界可能以為值班就是睡覺、看電視,但真的沒有那麼閒。」陳照中苦笑著細數法警值班的工作內容,陳照中說,夜間值班的法警必須監看電子腳鐐的狀況,「像是常有性侵犯剪斷電子腳鐐,我們監看的螢幕就會出現異常,這時就要趕快通報,然後聯繫當事人看看只是訊號錯誤還是人真的跑了。」

近年公務員爭取勞動權益,凸顯公門裡人力資源分配不均的大問題。

「酒駕重刑化以後,攔檢抓到就算『現行犯』,警方帶回警局訊問完,就會把人往地檢署送。」陳照中說,晚上常會有酒駕被抓的人送進來,候審室裡人一多,吵鬧的、自殺的,時有所聞。

一月時長榮空服員控訴班機上一名外籍乘客要求空服協助如廁和擦屁股,在台北地檢署工作的法警龍哥(化名)蹙眉埋怨,法警也常碰上如此荒謬的光做情境,「我們曾有同仁遇到犯人一個晚上拉了好幾次,還不去廁所,就給你拉在地上。法警就得忙著清理。」

越見繁重的勤務,卻只有不足額的人數來撐。法警的法定員額為4015人,現職卻只有1750人;其中檢察署法定最低員額2496人,實際僅593人,壓得第一線法警喘不過氣。從法務部年報來看,2018年新收案件48萬6千件,相較2014年的41萬3千件,成長了7萬3千件,「但是法警人數只多了20人。」陳照中說道。

這個月還發生因為法警人數不夠,單位深夜僅留一人值班。結果那位法警晚上11點得知癌末的父親發出病危通知,卻找不到人代班,只能請孩子開直播,見父親最後一面。

夜晚與白日一般,得處理各項業務,卻不被視為工時,僅有值班費每小時70元(編按:法務部2017年將值班費從原本60元提高成每小時70元)。法警無奈,值班費不到勞工時薪的一半,付出的勞務沒有相應的價值。2012年高雄市消防隊員徐國堯等人帶頭爭取加班費,如今法警也走上同一條路。


更多鏡週刊報導
【捧鐵飯碗好累2】書記官值夜班時薪70元 值班費不如小七店員
【捧鐵飯碗好累3】拗太凶變世界奇觀 監所管理員一天執勤「25小時」 
【捧鐵飯碗好累4】錢少事多人出逃 公務體系恐崩壞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