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公主」有槍!蹭住2周牆塗黑十字架 屋主875字爆「露肩威脅照」

▲▼ 上帝的公主。(圖/翻攝爆料公社)

▲女網友發文指出,「上帝的公主」公開持槍照片造成她覺得身心遭威脅。(圖/翻攝爆料公社,下同)

記者葉國吏/綜合報導

2018年10月一名女網友發文指出,友人女兒北上借住,結果入住2周後就把牆壁漆成黑色,向友人反應後,友人強調女兒是「上帝的公主」,讓網友傻眼。事隔半年後,屋主再度在臉書私密社團爆料公社發表875字澄清說明,透露此事已經進入司法程序,而這位「上帝的公主」也在IG發持槍恐嚇照片,認為人身安全已經遭受威脅。

▲女北上借住沒付房租還想住4年,入住2週牆上出現黑色十字
。(圖/翻攝自爆料公社)

▲女北上借住沒付房租還想住4年,入住2週牆上出現黑色十字
。

這整起事件發生於2018年10月,該名女網友在《爆料公社》PO文抱怨,表示9月25日時住高雄的友人突然來到台北找他,並向女網友提到要讓女兒借住在台北,女網友的母親基於對朋友的信任,所以沒有收取租金以及押金。

一直到答應入住後,友人才說要住到學校畢業為止,時間長達3、4年,長期蹭住的行為讓女網友一家人當場傻眼,友人還表示,她的女兒相當優秀、貼心又有愛心。

▲女北上借住沒付房租還想住4年,入住2週牆上出現黑色十字
。(圖/翻攝自爆料公社)

▲女網友跟「上帝公主」的生母對話。

等到友人的女兒入住後,女網友才發現,除了個人衣物外,完全沒有帶任何寢具、盥洗用具,都由女網友提供,也沒有一句感謝,甚至在沒有告知女網友的情況下帶朋友到家中,並直接把女網友的室內拖鞋穿走。

最讓女網友崩潰的是,友人的女兒甚至買了黑色油漆在房間內塗鴉,將其中1面牆塗成灰黑色,另面牆塗了1半,剩下的則是粗細不一的黑色十字,女網友向友人反應後,對方卻說這是:「未完成的藝術塗鴉創作」。

女網友的母親只好向對方表示,由於房間要整修,要求其女兒在10月底前搬走,之後不斷地收到該名友人傳來的宗教語錄,希望彼此間不要有太多的計較,還提到前曾經替女網友墊付款項的事,不過女網友已經調閱當初信用卡付款的證明,釐清沒有這件事情。

事隔半年,女網友再度發文透露,該起事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強調「上帝的公主」要漆牆前絕無同意,並指稱上帝的公主在偵查庭開庭前後公開張貼持槍恐嚇照片,已經對她造成威脅。

女網友透露,整起事件對方都沒道歉過,而且還在偵查庭上說「不但不會道歉,連一毛錢也不願意賠償,還嗆告誣告罪」,女網友則強調她絕不和解撤告,一切都交給法院處理。

▲▼ 上帝的公主。(圖/翻攝爆料公社)

▲女網友發文透露全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

以下女網友發文全文:
由於本人有關「上帝的公主」爆料引起眾多關注與反應,但此事也已進入司法程序,我不便也不能公開偵查庭內的情況。但是今天下午我又接到我家教學生傳給我一張截圖照片,感謝爆料公社所有的社員,我想我有必要對此案偵查庭以外的事情做一些澄清和說明。

以下是我的公開聲明:
1. zz於2019/05/01在個人IG說在我家房間牆壁上塗刷大面積黑色油漆一事有先徵求過我的同意並非事實。2018年9月25日下午zz搬進來時,我只答應她可已將房間內原本掛著的兩幅畫搬出房間,絕對沒說她可以把我家房間的牆壁漆成黑色,請zz小姐不要再學妳媽散佈不實言論混淆社會大眾視聽。

2. zz你在偵查庭開庭前後公開張貼持槍恐嚇照片是事實,如今你想用開玩笑來輕輕帶過那是你家的事,但我覺得我的人身安全已經受到威脅這是我的真實感受,孰是孰非我想大家心裡自有公斷。那張該報警還是該送精神病院的圖片是我取自臉書「令人顫慄的信仰」專頁,zz你想提告那我也尊重妳,但請你先搞清楚狀況。

3. 2018年9月27日下午zz在未告知我的情況下帶了一名不知名的女性友人進入我家刷黑色油漆,我返家發現之後非常生氣當下就很想將這兩個人立刻趕走。但是我媽媽聯絡zz的母親請她儘快搬離時,zz她媽卻以還要跟朋友協調為由一再拖延搬離時間,直到2018年10月12日下午才正式搬走。

▲▼ 上帝的公主。(圖/翻攝爆料公社)

▲▼上帝的公主發文。

▲▼ 上帝的公主。(圖/翻攝爆料公社)

4. zz你們母女說有跟我們道歉請問有什麼證據?zz你在2018年10月12號下午搬走前還跟兩名不知名的友人在我家房間內高聲談笑,我實在無法再忍受於是請轄區派出所警察前來查看,過程我都有用手機錄影,影片也已經交給我的律師。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過程妳不但沒有道歉還嗆聲說妳給錢了(是妳媽交給我媽的部分水電費),請問你這又是什麼態度?

5. zz你說你不知道開庭的事,但偵查庭的傳票在開庭前兩星期就已經從高雄地檢署寄出了,我住台北都有收到,難到妳住火星所以今天才知道有4月26號上星期五有開庭這件事嗎?

6. 不是我喜歡隨意興訟浪費司法資源,事實上我的律師原已幫我簽下聲請調解同意書,但zz她媽在偵查庭外對我律師說她們不但不會道歉,連一毛錢也不願意賠償,還嗆要告我誣告罪。既然事已至此,我是絕對不會同意和解了事的,也不要指望我會撤告,一切就交給法院處理。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