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紅火案

紅火案

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涉犯紅火案,原一審重判9年、二審加重為9年8月,而高等法院今天(12日)更一審改判3年6月。中信金表示,紅火案的相關當事人已經沒在中信金有職務,這宣判對中信金沒有財務與運作的影響。

棒球協會理事長、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所涉犯的紅火案,一審重判9年、二審加重為9年8月,而高等法院12日更一審則改判3年6月。高院改判理由指出,一審認定辜仲諒犯下《銀行法》背信罪與《證券交易法》操縱股價罪,但經高院審理後,內線交易無罪,並變更法條為《金控法》背信罪,再依法減刑,所以改判。

棒球協會理事長、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所涉犯的紅火案,高等法院12日更一審宣判。高院還是認定辜仲諒有罪,但因辜仲諒自白並繳回犯罪所得,再依速審法規定減刑,改判刑3年6月。同案被告中信金前財務長張明田判刑4年、前法務長鄧彥敦無罪、前財務副總林祥曦判刑2年。可上訴。

棒球協會理事長、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因涉犯紅火案長期遭限制出境。他日前以帶中華隊赴印尼參加亞運棒球比賽為由,向高院聲請在8月29日至9月10日暫時解除限制出境。但高院審理後,認為這可由副理事長或常務理事帶隊出征,因此駁回辜的聲請。可上訴。

高等法院11日針對棒球協會理事長、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的紅火案召開更一審言詞辯論庭,辜的律師葉建廷發現,第一審法院對檢方起訴之部分事實,竟漏未判決,因此當庭請求高院命令第一審法院補充判決,經判決後,高院再針對疏漏部分開庭補行審理程序,以彌補程序瑕疵。

高等法院11日針對棒球協會理事長、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的紅火案召開言詞辯論庭。辜仲諒在庭上表示,他當時幾乎被父親辜濂松架空,父親極力提拔前妹婿陳俊哲,所以併購案多由陳俊哲經手,對於陳的所作所為,他也是事後才知道。他並向合議庭聲請解除限制出境,好帶中華成棒隊出國比賽。

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等人涉及的紅火案,高等法院20日首度進行夜審,與美國紐約南區地檢署視訊連線,要偵訊遭通緝滯留美國的辜仲諒前妹婿陳俊哲。但陳俊哲到場後,卻以沒有先看過訊問資料為由,拒絕證言。高院最後決定不再傳喚他,陳俊哲從頭到尾都沒出現在鏡頭前。

高等法院13日針對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等人涉及的紅火案,召開更一審審理程序。由於辜仲諒聲請傳喚遭通緝滯留美國的前妹婿陳俊哲,高院透過司法互助後,取得陳俊哲的同意,因此將於20日晚間9點開庭,與美國紐約連線視訊,交互詰問陳俊哲。

高等法院14日針對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等人涉及的紅火案,召開更一審審理程序,並由台灣大學會計系專任教授的蔡彥卿擔任鑑定人出具鑑定報告,當庭交互詰問。據此份鑑定報告,認為紅火公司之損益回歸中信金控公司、紅火公司確係中信金控體系下之特殊目的公司(SPV),鑑定結果對辜仲諒有利。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5日突然宣布將暫停中信金總經理吳一揆職務6個月,並處以金控法最高罰款1,000萬元,更罕見說出重話,認為中信金在過往表現都還不錯,卻常常在碰到大股東、也就是辜仲諒就失靈,現在金管會打算採取「零容忍」的態度,「希望這次是最後一次」。回顧當時的上海滬邑案,更曾讓當時與中信金關係良好的的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表示,「該處分就處分,管他是誰,我不是只會當濫好人。」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5日宣布暫停中信金總經理吳一揆職務6個月,並處以金控法最高罰款1,000萬元,更罕見說出重話強調,中信金在各方面表現都不錯,但是碰到辜仲諒就失靈,從過去的紅火案、圖利國寶集團案、內湖購地案等,至今已陸續發生數次公司重大治理不佳的問題,現在金管會打算採取「零容忍」的態度,「希望這次是最後一次」。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今(5)日突然宣布,因中信金在去(105)年6月8日為辜仲諒墊付刑事案件保釋金9260萬元,內控有嚴重缺失,決議暫停中信金總經理吳一揆職務6個月,並處以金控法最高罰款1,000萬元。對此,中信金在晚間發出聲明,表示對金管會的裁罰結果十分遺憾,至於公司營運則一切正常,不會受此裁罰案而影響。

前特偵組偵辦中信金弊案,當時涉案的中信銀證券投顧董事李聲凱因逃亡海外,遭依背信罪發布通緝;未料李聲凱卻於2日主動返台說明,更以新台幣200萬元交保。對此中信金僅簡短表示,不便回應。

前特偵組偵辦中信金弊案,當時涉案的中信銀證券投顧董事李聲凱因逃亡海外,遭依背信罪發布通緝;未料李聲凱卻於2日主動返台說明,以200萬元交保。然而根據媒體報導,由於李聲凱是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的死對頭、妹婿陳俊哲的左右手,如今主動到案,供詞恐怕對辜仲諒不利。

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涉「紅火案」,高等法院更一審上午傳安侯建業會計師楊柳鋒作證,釐清其中款項匯回中信金子公司後辦理減資旨在彌補損失一事。為還原中信金控於案發時的風險控管機制,以及中信銀出售3.9億美元結構債予紅火公司過程有無違反規定,合議庭也考量傳喚前中信金控風險長許建基作證。

高等法院針對紅火案開庭審理,傳喚處理「紅火結構債」交易的中信銀行處長辛允中及台灣證交所林姓承辦人員。辛允中強調,全案是中信香港分行行員的作業疏失所導致,雖未「圈存」交易餘款,但簽有交易風險保障合約,事後也未發生違約交割情事。

高等法院更一審紅火案下午2點30分開庭,辜仲諒本人親自出庭應訊。由於最高法院認為,二審並無法證明辜仲諒等人,藉由紅火公司謀取個人私利,判決理由也多顯矛盾,因此發回更審。至於媒體詢問特偵組以侵占3億美元一事起訴辜仲諒,委任律師強調,辜仲諒的確未參與海外交易,更無任何所得,將陸續提供相關證據在法院審理時予以澄清。

中信金弊案偵結起訴,最讓外界訝異的就是中信金創辦人辜濂松也涉案。而關鍵轉折,除了辜家前女婿陳俊哲的證詞,還有新北市汐止水蓮山莊一處秘密倉庫中,藏放超過82箱的文件,成了特偵組揭開辜家父子涉嫌挪用資金的關鍵。

中信金弊案牽扯辜家父子涉案,而特偵組掌握關鍵事證中,因紅火案潛逃海外的辜仲諒妹婿陳俊哲,與特偵組檢察官一場台灣、紐約視訊,成為檢方偵辦重大線索。特偵組也證實,陳俊哲在案件偵辦期間,曾3度主動遞狀,向檢方強調自己是代罪羔羊。

中信集團負責人辜仲諒疑似涉及掏空資產,再陷官司,這回特偵組大動作,幕後關鍵居然是他的妹婿陳俊哲出面爆料。原來早在之前的紅火案,陳俊哲與辜家就已經埋下恩怨,才會在年前向特偵組遞出陳報狀,具體檢舉辜仲諒涉嫌中信金案的內幕。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