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家庭暴力

家庭暴力

法國政府最新的公布顯示,去年總共有121位女性被她們的伴侶或前伴侶殺害,平均每3天就有1個人慘遭毒手,而今年到目前為止也有76名女性因家庭暴力而被殺害。對此政府也宣布,將於9月初開始進行有關家庭暴力的大型諮詢,希望能藉此消除針對女性的暴力及謀殺。

台北市警察局南港分局為維護新住民婦幼安全,主動走入社區辦宣講,還設計了多國版本的QR條碼,讓新住民之間能互動交流,有助於提升自我保護能力。

台東縣政府為響應家庭暴力防治月,將於6月1日星期六在關山米國學校辦理-反性別暴力宣導「紫要愛の幸福」系列活動,包括有趣味划龍舟、音樂市集、台東金幣大放送等,台東縣政府「揪恁作伙」,歡迎鄉親及遊客踴躍參與。

在之前一連串的家暴專題報導中,可以發現「除了成人,還有很大一部分的受暴者是孩童和青少年」,他們往往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也不清楚為什麼深愛的爸媽要這樣對待自己?

日本愛知一位三胞胎媽媽松下園理,長期在沒有娘家,老公又幾乎不幫忙的情況下,每天要餵24次母乳、只睡1小時的她,在失神崩潰之下,親手摔死了自己11個月大的次子,消息一出,網友分為兩派,一為咒罵她罪不可赦的單身派,另一派就是已經成為母親,頗能感同身受的媽媽派。

有沒有那麼一個人,與你的關係很近,近到可能是血親、可能是配偶,但他們對你來說,就像是沾染到最喜歡衣服的瀝青,如此黏稠、煩人、揮之不去?一開始,你曾經嘗試用各種方式,洗去這一身汙黑沾黏,可是,不管用什麼清潔,它總是狠狠扒牢,留下那個難看的印子。

如果您接觸過受害者,會發現他們最缺乏的就是自救能力,長期被打、被折磨、被言語暴力,就像受到邪教控制,日日夜夜毀壞被害者的自信與價值觀,就我親身經驗及觀察來看,一般來說,受到暴力的當事人,會有兩種情況!

面對家暴事件,有些時候我們雖然非事件的關係人,但卻是他們身邊最親密的家人、朋友,當在聽聞相關消息時,時常不是我們冷漠不願意伸出援手,而是我們也沒有相關經驗,或是不確定該怎麼給幫助會比較恰當,最後甚至自己也成了熱鍋上的螞蟻,跟著緊張、焦慮了起來。

她對生活中所有事,感到焦慮及無奈,對孩子的包容度降到最低,她可能曾經試圖保持冷靜,但心頭的憤恨,卻讓人無時無刻不在失控邊緣,丈夫的外遇讓她自卑,丈夫的暴力讓她害怕,她發怒的燃點變低了,當孩子不能依照她的教導常軌去做時,就像火山爆發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站在多數社會大眾的角度,施暴者宛如不可原諒的萬惡之人,根本無法以一般人的心態來看待他們,更隨著媒體的報導與助瀾,讓他們在一夕之間成為了過街老鼠。

最近家暴事件頻傳,很多人開始關注這方面的資訊,但其實這個議題並不是突然出現的。長久以來受到傳統教育影響,大家都認為所謂的家庭暴力是「家務事」,當遇到困難與需要幫助時,容易因為害怕外界投射的眼光而拒絕關心與協助,進而使得事情演變成無法收拾的局面,也就是我們經常看到的社會案件。

「肉圓沒加辣就家暴?這也太荒謬了吧!是不是媽媽想離婚,刻意設下的騙局啊?」沒親身經歷過的人,總是可以說著無關痛癢的風涼話。對家暴受害者來說,一點點的風吹草動,就算不是因為自己而引起,都有可能引起加害人的不悅及暴打,乍聽之下,這只是一個沒加辣的故事,但對那個家庭成員來說,那對憤怒的眼神,就是響起的喪鐘。

基隆市一名身高150公分的李姓男子,在家人透過婚姻仲介安排下,娶170公分高的越南籍妻子,沒想到妻子生完小孩後,竟疑似認為自己「責任已了」,動不動就嗆丈夫「沒路用」,妻子在外認識其他男人,被抓包後,出手毆打丈夫,強逼他離婚,李男忍無可忍決定提告。

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25日發布一項數據表示,每天平均有137名婦女遭到伴侶或家人殺害,這些事件發生在世界各地,「家庭成為女性被殺可能性最高的地方」。2017年遇害的8.7萬名女性中,有一半因親近的人而死,其中,約有3萬人是親密伴侶所殺,另外2萬人則是被親屬殺害。

人家說「為母則強」,其實我很不喜歡這個詞,為什麼單憑這句話,就把所有責任都推給「媽媽」,但,當危難來臨,天生的母性還是促使媽媽變超人,正如我在暈眩的當下,一心一意先安頓孩子再就醫,其實我連走路都快沒力了,下樓搭上計程車,不停默念、替自己打氣,當媽前,我不在乎生死,當媽後,我發現自己的小命多珍貴。

每當看到虐童新聞曝光,底下總是有幾位媽媽網友,可能基於心疼,或是不想沾染負面情緒,而出來砲轟「媒體可以不要再報導了嗎?不想看到這種新聞!」卻不明白,家庭裡面的暴力與虐待會如此猖狂,正因為那些暴行是封閉、不容易被外人發現的。

年輕夫妻氣盛,為小孩跌倒受傷互毆,均遭檢方提起公訴。桃園市簡姓男子在今年7月間不滿小孩跌倒撞傷頭部,動手毆打余姓妻子,小孩就醫後,一家人步行返家途中,夫妻又吵架,結果余女打簡男、簡男打小孩,桃園檢方說,夫妻倆互毆對方的事證明確,全案19日偵結,因2人都觸犯家庭暴力罪傷害案件,依法提起公訴。

通常,在家暴事件發生後,我們聽到的都是受暴者單方面的敘述跟恐懼,鮮少有加害人願意主動出面,剖析並坦承自己動粗的爆發點與來龍去脈,大都避重就輕,或是乾脆不認帳「都是他亂說,我沒動過手。」人家說:「家暴一次就會有第二次!」這讓我們非常想知道,加害人的心裡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他們會產生這麼極端的暴力行為?

當了媽媽才知道,這社會對於婦幼安全,竟是如此輕忽,虐童事件層出不窮,常看到公部門重重舉起、輕輕落下,還得靠網路鄉民的正義,才讓那些政府機關試圖亡羊補牢,只是補了一半又無聲無息,反正,沒人盯、沒大官重視嘛,何必給自己找麻煩呢?

「雖然老公打我,但我還是很喜歡台灣,要在這裡生根!」認識阮氏,是在一個巧妙機緣下,某一天,我送孩子上課後,到附近早餐店買個早餐,等待的過程中,外籍的女店員一直跟我點頭微笑,那種笑法,就是「我認識妳喔!」但我又想不起來是誰,直到她說「妳沒帶妹妹喔?」我大驚回問「怎麼知道?」才曉得她晚上在超市兼職,看過我們幾次。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