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拿證物敲自己頭「鐵棒確實堅硬,頭很痛」認定凶器 法界熱議

法官拿證物鐵棒敲自己頭還寫判決書「很痛」 認定凶器原因曝光

▲桃園地院一名法官拿作為證物的鐵棒敲自己的頭後,認定其為凶器。(示意圖,pexels)

圖文/鏡週刊

桃園地院法官曾雨明在審理一件竊盜案時,將被告余勝義行竊時拿的鐵棒,拿來敲自己的頭,並在判決書上寫到,「鐵棒確實堅硬,頭頂很痛」,此一判決也在法界引發熱議,曾雨明法官最後認定被告行竊時拿的鐵棒是凶器,依加重竊盜罪判被告6個月,可易科罰金。

曾雨明法官的敲頭之舉,在法界引發熱議,這判決在臉書上流傳,不少人對此討論,有人司法官提及:「如果被告持槍呢?法官自開一槍嗎?」也有人說,敲頭時的髮量多少會影響痛的感覺嗎?

本刊調查,這件竊盜案被告余男在去年5月行竊時,是以自製鐵棒連結彈簧,到挾娃娃機撈勾物品,又以工具撬開門鎖,偷走模型機、耳機及喇叭等物品,桃園地檢署認為余男涉及《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加重竊盜罪中的越門竊盜罪,因此將余男起訴。

余男行竊時持的鐵棒連結彈簧,檢察官認為並不是凶器,桃園地院法官曾雨明審理時,不認同檢察官此見解,因此自行勘驗,他在判決書寫著:「鐵棒1支之材質為堅硬之鐵質,經丈量約為51.5公分,經法官自行以該鐵棒敲擊己之頭頂乙下,雖敲擊力道未很重,然仍發現該鐵棒確屬堅硬,頭頂很痛。」據此認定這鐵棒是凶器。

法官判決時因此變更檢察官的起訴法條,認定余男涉及的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加重竊盜罪中的攜帶兇器竊盜罪,而不是檢察官認定的同條項第2款越門竊盜,但不論是第2款或第3款刑責都一樣,可以判6個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法官拿證物鐵棒敲自己頭還寫判決書「很痛」 認定凶器原因曝光

 


更多鏡週刊報導
榮福交易案涉賤賣 台苯4董事告發董座林文淵涉背信
張亞中掀亡黨感四起! 蔣萬安、許淑華等藍委出面救朱立倫
合約糾紛纏訟1年半 「小清新」文姿云告贏前經紀人獲賠35萬元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詭異!客廳黑狗對空氣狂吠 下秒突往後彈飛「項圈被摘下」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