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盟弟被捕 丁寧「超折騰」首發文:先不管對錯,他是我弟弟

記者陳俊宏/綜合報導

藝人丁寧的弟弟、天道盟不倒會二林分會會長李俊賢涉嫌暴力取財月前被逮,他和陳姓副會長、25名手下被依違反《組織犯罪條例》等案移送地檢偵辦。對此,丁寧今天(4日)凌晨首度發文提到弟弟,「先不管事情的對錯或真實性,畢竟他是真的是我的弟弟…我也不知道何時能夠落幕,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親能不能夠平安度過這一關,但是至少我確定的是,我可以為他付出,我也願意為他付出,因為他是我的家人。」

▲▼電影「孤味」今日(11/13)舉行電影首映會,該片監製廖慶松、徐若瑄、導演許承傑、演員陳淑芳、謝盈萱、孫可芳、丁寧、楊一展、陳姸霏連袂出席。(圖/記者湯興漢攝)

▲▼丁寧首度發文談弟弟。下圖李俊賢月前被逮畫面。(圖/資料照/記者湯興漢攝、唐詠絮翻攝)

▲天道盟不倒會二林分會長李俊賢被逮捕。(圖/記者唐詠絮翻攝)

46歲弟弟2月初被捕的消息傳出後,丁寧當時曾對《ETtoday新聞雲》回應,「我常常回故鄉探望爸媽,但幾乎很少碰到弟弟,看到新聞很擔心,這件事我會再跟爸媽了解一下。」

而丁寧在事隔1個月、她今凌晨首度在臉書談到弟弟,她表示,3日被老師問「妳弟弟還好嗎」,她回「當然不好啊,我也很擔心他, 但是我現在能做的,也只是幫忙穩定我們父母親的情緒,畢竟他們年紀都大了,我們也很擔心有什麼萬一。」

丁寧對老師說,「先不管事情的對錯或真實性,畢竟他是真的是我的弟弟,他沒有對我好也沒有對我不好,不過我是很感謝他留在我父母親身邊的。我也不是一個聖人,我的確心裡面有過一些埋怨,畢竟我也是非常辛苦,才走到現在這個位置,但是比起眼前我家裡的困境,我的委屈真的不算什麼,而我的確是最能夠在這個時候,有能力幫忙我家裡面的人。」

「這次我弟的事情讓我有不一樣的體會。」丁寧表示,「我的確也接到一些憤怒攻擊性的字眼,在我的社群粉絲頁裡面,我多少也會擔心會不會影響到我的工作,好在我在這個行業也夠久,跟我合作過的人也夠多,會被影響的也就表示我們沒有緣分一起工作。」

▼丁寧說,她可為弟弟付出,「我也願意為他付出,因為他是我的家人。」(圖/資料照/記者張一中攝)

▲▼  丁寧。(圖/記者張一中攝)

丁寧提到,「家人之間的狀況本來就會互相被影響,而這些也是我應該為家人的付出,因為他是我的家人,他是我的弟弟,這是我們的緣分,我想如果家人可以選擇那種有錢的我才要、長得好看的我才要,那應該不是真的家人吧。」

丁寧說,目前這整個事件看起來的確非常折騰人,「我也不知道何時能夠落幕,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親能不能夠平安度過這一關,但是至少我確定的是,我可以為他付出,我也願意為他付出,因為他是我的家人。」

警方指出,李俊賢16年前是天道盟「二林會」分會長,因涉嫌一起討債糾紛,卻演變成開槍火拼被警方逮捕;5年前曾以5億元超跑,在二林鎮補辦婚禮,風光佔盡媒體版面,創立天道盟不倒會二林分會,並以二林分會會長自居;近年來持續在彰化縣二林鄉、溪湖鎮一帶持續吸收年輕人作為旗下成員,並在天道盟其他成員公祭場合,以「二林不倒會」作為參加單位。

▼丁寧表示,「先不管事情的對錯或真實性,畢竟他是真的是我的弟弟。」(圖/資料照/記者張一中攝)

▲▼丁寧出席台北電影獎入圍酒會。(圖/記者張一中攝)

警方表示,要加入該幫派,必須通過天道盟不倒會二林分會的陳姓副會長等幹部分別審核,且不得擅意離開該幫派,否則將會遭到毆打等暴力犯行;目前該幫派持續吸收成員壯大中,且積極以暴力性手段恐嚇遭放高利貸款或藉勢藉端對被害人恐嚇取財、敲詐勒贖。

彰化刑大蒐報後,發現李俊賢對被害者誆稱所購得車輛是贓車,再率眾多次向被害者恐嚇取財,到被害者住家潑漆,另教唆旗下成員駕車衝撞被害者親友等犯行;另又多次與旗下成員共謀,以假車禍、假造車輛失竊等情形,向保險公司詐領保險理賠金。

刑大說,本案現場搜索扣案證物,現金465萬元、港幣13,000元、自小客車5輛(BENZ 4部、BMW 1部)、監視器主機2台、手錶13支、天道盟不倒會徽章3個、其餘模擬槍2枝及子彈12顆,全案依違反組織犯罪條例等案移請彰化地檢偵辦。

▼丁寧去年歡度50大壽。(圖/資料照/記者周宸亘攝)

▲▼專訪:丁寧50大壽。(圖/記者周宸亘攝)

►丁寧臉書全文:

「 善良不是為了要讓你不遇到不好的事, 是要你遇到不好的事的時候,不會失去自己的善良。」

這一陣子我一天24個小時, 拍戲12個小時睡覺六個小時剩下的六個小時用來處理家裡面的事情以及「我家裡面的事」。

我幾乎把拍戲中間所有的空檔,都拿來跟我家裡講電話,以及安撫我父母親的情緒後, 轉身快速吃飯以及趕快換衣服背台詞, 回家繼續處理小孩子事,然後再準備第二天拍攝的台詞,然後快速把自己丟上床, 希望自己今天能睡超過五個小時。

今天提早收工,剛好哥哥的家教課結束,我在樓下等他,順便跟老師打聲招呼。 老師跟我一樣是彰化人, 跟老師聊了一下,她請教我一些有關身體保健運動的問題之後,她問我還好嗎?

「 妳指哪一件事? 拍戲還是我弟弟的事?」 畢竟最近事情真的太多了。

「 妳弟弟還好嗎?」

「 當然不好啊,我也很擔心他, 但是我現在能做的也只是幫忙穩定我們父母親的情緒,畢竟他們年紀都大了,我們也很擔心有什麼萬一。」

「 我覺得妳很厲害耶,妳竟然完全都沒有受到影響, 我們看到新聞都很替妳擔心。」

「 先不管事情的對錯或真實性,畢竟他是真的是我的弟弟, 他沒有對我好也沒有對我不好, 不過我是很感謝他留在我父母親身邊的。 我也不是一個聖人,我的確心裡面有過一些埋怨, 畢竟我也是非常辛苦,才走到現在這個位置, 但是比起眼前我家裡的困境, 我的委屈真的不算什麼, 而我的確是最能夠在這個時候有能力幫忙我家裡面的人。」

最近我一直有一個很大的困惑,就是覺得, 不是經歷了很多個苦難之後就應該雨過天晴了嗎!?

我的家族從我們小時候破產導致骨肉分離, 到父母努力賺錢還債落葉歸根,然後我們也都很努力的把自己長好, 想不

到父母親到了這個年紀,還要面對他們生命最大的一個關卡...........

這是什麼道理!?

今天突然想通了。

我以前覺得善良最大的好處是,應該比較不會遇到太不好的事, 畢竟我好像真的是這樣, 所以我非常樂於捐獻分享支持公益團體買玉蘭花, 真誠待人能幫就幫,好像做這些事情可以讓我有一個防護罩一樣,杜絕不好的事情靠近我。

這次我弟的事情讓我有不一樣的體會。

我的確也接到一些憤怒攻擊性的字眼在我的社群粉絲頁裡面, 我多少也會擔心會不會影響到我的工作, 好在我在這個行業也夠久, 跟我合作過的人也夠多, 會被影響的也就表示我們沒有緣分一起工作。

家人之間的狀況本來就會互相被影響,而這些也是我應該為家人的付出, 因為他是我的家人他是我的弟弟, 這是我們的緣分, 我想如果家人可以選擇那種有錢的我才要長得好看的我才要,那應該不是真的家人吧。

目前這整個事件看起來的確非常的折騰人, 我也不知道何時能夠落幕, 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親能不能夠平安度過這一關, 但是至少我確定的是, 我可以為他付出我也願意為他付出因為他是我的家人。

我很開心看到我自己真的成為一個看清愛的道理的人。

祝福我們。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交往采子1年半慘遭劈腿! 邱鋒澤親自發聲:我還可以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