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瑋哥控「人前和解、背後封殺」求放過 酷炫:對他只有感謝

▲酷炫、瑋哥鬧翻1個月和好了。(圖/翻攝自YouTube/瑋哥的故事)

▲瑋哥與酷炫於2020年11月,在西門町公開和解,但瑋哥向《ETtoday新聞雲》表示,和解後酷炫仍在背後封殺。(圖/翻攝自YouTube/瑋哥的故事)

記者羅志華/台北報導

前Youtuber團體「反骨男孩」成員瑋哥,於2020年10月初接受「小丑JK」專訪,大談退團原因,先引孫生開炮「裝可憐」,琳妲也緩頰好聚好散,直到11月,才終於在西門町與酷炫和解;但瑋哥接受《ETtoday新聞雲》專訪,表示和解前,酷炫就不斷放話,讓廠商及其他創作者「選邊站」對他封殺,甚至和解後,仍有自稱反骨的幕後人員,對外放話他有合約問題,讓他不禁向酷炫求饒,「放過彼此吧」。對此,酷炫表示,一切都過去了,他愛所有人,不會去阻礙誰的道路。

理念不合,「阿嬤走了」歌都沒做

瑋哥在「小丑JK」專訪中提到與酷炫初衷不同,背後有個悲傷的故事,瑋哥的阿嬤喜歡鄉土表演,看到瑋哥在鄉土劇客串更是高興,瑋哥加入反骨後,希望酷炫能幫他做首「那卡西」歌曲,除了認為能在中南部得到迴響外,更可以討阿嬤歡心。

瑋哥表示,酷炫起初應允,但幾年間推推拖拖,認為他的提案年輕人不喜歡,只願專注在「主流」音樂作品上,最後,瑋哥多年盼不到歌曲創作,阿嬤卻先走一步,此事讓他相當哀傷,也是退團的主因,與酷炫自2020年2月間,就幾乎沒有往來。

瑋哥指出,他加入反骨後,一切以團體為主,除不再去鄉土劇客串外,沒表演時也幫忙打雜、CALL臨演,才會把作歌的希望,都寄託在酷炫身上,另外,酷炫雖不時擷取他腳本的創意,卻常用在別的演員身上,團體對他個人頻道、粉專也沒投入太多資源,讓作為最早簽約的他有些沮喪。

▲▼網紅星諠、鄧佳華受訪。(圖/記者羅志華攝)

▲瑋哥與星諠一同受訪,表示退團後,酷炫「動作」頻頻,直到某次聚會,才意外發現「被封殺」。(圖,資料照/記者羅志華攝)

意外得知被封殺,旁人都看不下去

前反骨演員星諠陪同受訪,表示某次和瑋哥去玩具店拍攝,離開後在IG限動分享,酷炫竟沒多久就踏入店家,詢問是誰在幫瑋哥拍攝,星諠與瑋哥在老闆告知後,覺得有些可怕,「像是被監控」。

星諠回憶,酷炫被問到此事都說是「關心」,但她質疑,先前和鄧佳華爆出性騷糾紛時,酷炫沒怎麼關心,僅要求鄧佳華別再穿反骨T恤,甚至連瑋哥車禍也沒探望,怎麼反倒退團後這麼積極,且關心的方式,不是向她與瑋哥問候,反倒私下打探誰在幫忙,實在說不通。

▲▼網紅星諠、鄧佳華受訪。(圖/記者羅志華攝)

▲星諠質疑,先前與鄧佳華爆性騷糾紛,酷炫都沒怎麼關心,怎麼退團後這麼積極,但酷炫面對質疑,都說是誤會。(圖為資料照,鄧佳華/記者羅志華攝)

真正讓瑋哥震撼的,是某次超跑車隊的朋友說好要幫忙,之後卻為了酷炫與他劃清界線,「我與酷炫在超跑車隊有共同朋友,退團後仍有聯繫,因為我沒攝影與後製資源,某次聚會上,一位朋友說可以幫忙」、「酷炫得知後,找上那位朋友不知談了甚麼,之後合作就取消了」、「對方說,他剛開始創作,需要酷炫幫忙,所以沒辦法幫我們」。

此時瑋哥與星諠已和小丑JK往來,小丑得知後看不下去,便邀請瑋哥受訪,同時與酷炫交涉,卻引爆另一場風波。

瑋哥受訪,孫生開嗆琳妲急緩頰,但酷炫「早看過片」

瑋哥表示,退團後與網紅合作拍片,只要有講到反骨,那些網紅都會禮貌性把片給酷炫看,而在酷炫「審核」後,其中較關鍵的內容,往往被剪得一乾二淨,但瑋哥都是事後才得知,「那些網紅沒跟我說就剪了,他們也不想得罪酷炫」。

而在瑋哥受訪前,星諠先一步接受小丑JK訪問,那時酷炫就對訪談內容有意見,得知瑋哥也要受訪,更急著要求審片,而小丑為顧及公正性,也在上片前,讓雙方達成共識。

星諠表示,上片後,酷炫卻一副全不知情的受害模樣,讓前、現任團員爆發衝突,讓她相當錯愕;從星諠提供與酷炫的對話中,酷炫的確有阻止孫生反擊,但並未提及已審過片,且一再希望她與瑋哥別再公開扯到反骨,對星諠的各種質疑,也都解釋為誤會。

和解了,但…

在小丑JK調停下,雙方於11月間在西門町公開和解,但瑋哥事後與車隊友人參加活動,那位友人在IG限動開玩笑,「扮演瑋哥一日經紀人」,沒多久卻接到自稱反骨幕後的人來電,表示瑋哥「有合約問題」、合作請三思。

瑋哥表示,他早已沒有合約,又何來合約問題,對於這些紛擾,他希望酷炫能放過彼此,「哪怕我只是參加活動在IG分享,都會有反骨的幕後跟對方問東問西,並不時提醒我有合約問題,有些廠商還會回報,但或許有更多廠商就信了,直接讓合作沒了下文」、「我不做演藝工作沒關係,但至少希望大家是自在的,平安就是福」。

星諠表示,有廠商回報酷炫說話很小心,放話大都不會直接批評,且都以當面、電話告知不留訊息證據,最常說的就是,「你們和瑋哥合作要再想想」,言下之意,就是挾著旗下人氣網紅的龐大流量,要求廠商選邊站,自然讓他們這種脫團孤鳥,形同「被封殺」。

▲酷炫是反骨男孩的領導者,現在不只一軍還有二三軍成員。(圖/翻攝自酷炫IG)

▲對瑋哥的控訴,酷炫強調網紅圈沒人能封殺,他愛所有人,認為大家各有理想,不會去阻礙誰。(圖/翻攝自酷炫IG)

酷炫對《ETtoday新聞雲》回應:

瑋哥的控訴都不實在,廠商付錢的是老大,愛找誰就找誰,絕無封殺的可能,他很愛所有人,不想製造仇恨,事情都過去了,瑋哥更曾幫他許多,他對瑋哥只有感謝,目前公司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他不知道、也不可能有反骨的幕後人員,在和解後還去放話瑋哥的合約問題,若他真想以合約押人,先前紹安離開時肯定會有所舉動,強調「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理想,不用去阻礙對方的路」。

至於去年10月,因瑋哥受訪影片使反骨前、現任成員大吵,酷炫表示,他雖已勸大家不要回覆,但畢竟人也只能約束自己,對這一切感到很難過。

我沒有遲到,是時間遲到了!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陳零九曾「擔心沒法活著」:一直有吃鎮定劑... 染疫後交感神經亢奮「暫玩不了狼人殺」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