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防護也沒用!新冠病毒2度猛攻「醫護身亡」他嘆:台灣不能變這樣

▲新北武漢肺炎社區感染大規模防疫演習,醫護人員著隔離衣。(圖/記者林敬旻攝)

▲醫護人員著隔離衣、戴口罩仍有可能被感染。(圖/記者林敬旻攝)

文/林思偕(林口長庚醫院兒童過敏氣喘風溼科主治醫師)

北部某醫院醫師 因為照顧COVlD-19病患,被確診感染了,希望他趕快好起來。已是確診病患, 已配備充足PPE (個人防護設施), 仍會「不慎」被感染?這意味病毒更兇狠惡毒了,令人恐慌「病毒無所不能嗎?」

像新冠病毒這種漂浮在空氣中, 無聲無臭, 頑強多變而不可測 ,瞬間令人窒息的敵人只會越來越多,當醫生的風險會變得非常真實,你還得擔心家人的安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我執業生涯裡,從來沒有想到過,以後看病不再能握病人的手 ,而必須躲在口罩裡說話,連理學檢查都省了。碰到見習醫生,我本來想告訴他們, 維持平常心學習, 只要適度的防護即可,就把COVlD-19當作流感一樣。可是我發現我說不出口。對這群孩子,我已是父字輩的人物,我的擔心和他們的爸媽一樣。

在美國的一位年輕醫師晚輩告訴我, 第二波疫情是如何艱難。

病人不斷湧進,設備缺乏,不斷擴充服務能量,一直埋頭插管,放CVP (中央靜脈導管),永遠睡眠不足,眼睛充滿血絲……所有的人都要上戰場, 不管是什麼次專科。討論到「家人怎麼辦?」他說:「我會去住旅館。我不想讓孩子冒險…… 我想,我的衣服 ,褲子,鞋子 ……應該都有病毒吧。」

再多的防護設備, 還是讓人感到憂心啊!他說下個月他就要升主治醫師了。我不知道該不該恭喜他?

▲▼新冠肺炎,義大利。(圖/路透)

▲國外醫院面對新冠肺炎的攻勢,已經有不少醫護人員身亡。(圖/路透)

我在內心祈禱, 台灣千萬不要變成那樣。

外面天氣冷颼颼的 ,恐懼不斷在醫護人員心頭縈繞,大家銜枚疾走, 在戰壕與散兵坑互使眼神, 各自慶幸暫時沒事 ,匐匍前進……,我們必須惜福 。在台灣以外的世界 ,大量醫療人員因照顧COVlD-19病患染病,甚至身亡。

他們知道這個風險 ,他們也有妻子和兒女,他們不想找死,但他們沒有逃避。

這不是什麼自負的英雄主義,也不是想做無私的烈士…… 他們只是直覺, 這樣的時刻, 他們必需在那裡。

就像剛滿18歲的年輕人,前一天晚上才和朋友喝酒狂歡, 國家有難 ,隔天就一起接受徵召上戰場, 誰也不想逃。
沒打過仗的軍人渴望戰場,他覺得自己太強悍,太敏捷,太精明, 不可能戰死沙場的……。

慢慢的, 戰火蔓延,他看到一個個夥伴, 肢體被無情的炮火炸碎, 心臟被天外飛來的流彈貫穿,他知道,這可能發生在他身上。他不那麼確定了。 他畏縮了, 他想逃離。

當COVID-19患病人數節節高升,當死亡如潮水般湧來, 世界每天在失去一點點 ,人也變得越來越麻木了。
「失去」的技藝不難精通。面對COVlD-19 ,他們學會冷漠,習慣失去更多, 失去更快……。

台灣不能也不會變成那樣。

勇敢而謹慎的台灣, 正在為他的子民守住最後一道防線, 使COVlD-19不致變成災難。最前線的士兵就是這一群醫護人員了。為了病人,他們無愧於「希波克拉提斯」 誓言,選擇和病毒正面對決。面對不確定的未來 ,我們不知道, 這次疫情何時結束,我們也不知道,將會喪失多少生命。

COVlD-19把我們凝聚在一起。 我們需要「團結 」,不是肉體上的緊緊相依,而是心連著心,這可能是我們這一代台灣人所能做最好的事情,最後一次的機會,且讓我們向醫護人員致敬。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騎車急煞!用背感受正妹波動 爛招玩太多讓他嚇到不要不要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