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之子逃亡內幕曝!停留台灣30小時...遭美CIA帶走後消失無蹤

▲金正男遇刺身亡第24天,他的兒子金韓松首度公開露面,拍片表示自己爸爸被殺了。(圖/翻攝自Cheollima Civil Defense YouTube)

▲金正男遇刺身亡24天後,其長子金韓松首度在影片中露面。(圖/翻攝自千里馬民防YouTube)

記者羅翊宬/編譯

北韓(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同父異母胞兄金正男2017年在馬來西亞慘遭毒殺後,其遺孀、長子金韓松(김한솔,又譯金韓率)、女兒等人透過北韓異議組織「自由朝鮮」(前身為千里馬民防,Cheollima Civil Defense)的協助,從澳門入境台灣後,在台北桃園國際機場停留30小時,之後搭機前往荷蘭,原計畫在當地申請難民資格,卻被美國中情局(CIA)人員帶走後消失無蹤。

韓裔美籍作家金淑姬(Suki Kim,수키 김,김숙희,音譯)曾於2011年隻身潛入北韓平壤科學技術大學擔任英語教師,之後出版回憶錄《沒有您就沒有我們》(Without You, There Is No Us),一度成為暢銷作,她16日以「計畫顛覆北韓政權的地下運動」為題投書美媒《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文中電訪自由朝鮮的神祕地下領袖亞德里安‧洪昌(Adrian Hong Chang,以下稱洪昌),詳細描述金韓松的逃亡過程。

▲▼亞德里安‧洪昌為「自由朝鮮」秘密領袖,投身北韓民主運動。(圖/翻攝自自由朝鮮官網)

▲亞德里安‧洪昌為「自由朝鮮」秘密領袖,投身北韓民主運動。(圖/翻攝自自由朝鮮官網)

根據《韓聯社》報導,金正男2017年2月13日在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遭人以神經毒劑暗殺後,其長子金韓松於3周後的3月8日,透過千里馬民防在Youtube頻道上的影片上報平安,同時感謝荷蘭、美國、中國、不具名國家的協助,外界推測該不具名政府應是指台灣。

根據當時「千里馬民防」的說法,金正男死後,其居住在澳門的遺孀、金韓松聯繫該組織,在組織向各國政府求援後,才獲上述4國政府協助逃亡。

洪昌在電訪中回憶當時營救金韓松一家的過程。他表示,早從2013年便在法國巴黎與金韓松熟識,而對方也深知自己從事推動北韓民主化的相關事蹟,當看到金韓松穿著GUCCI品牌的鞋子後便驚嘆,「我從來沒看過這麼有錢的年輕人,金正男生前應該留給家人不少錢!」

今年36歲的洪昌出身於韓裔傳教士家庭,擁有墨西哥國籍、美國永久居留權,並就讀美國耶魯大學歷史系,在參加北韓人權研討會後投入北韓民主化運動,2006年時協助中國6名脫北者逃亡時曾因失敗遭關押。

▲▼「自由朝鮮」核心隊員克里斯多福‧安曾有美軍陸戰隊6年的服役經驗。(圖/翻攝自自由朝鮮官網)

▲「自由朝鮮」核心隊員克里斯多福‧安曾有美軍陸戰隊6年的服役經驗。(圖/翻攝自自由朝鮮官網)

洪昌在專訪中表示,在2017年金正男慘遭暗殺身亡後接到來自金韓松的電話,當時他表示住處外的警力突然消失,希望能幫助一家人從澳門逃亡,於是只好囑託遠在菲律賓的隊員克里斯多福‧安(Christopher Ahn)前往台灣台北桃園機場與金韓松一家人會合,確認是否遭可疑人士尾隨。韓裔出身的克里斯曾在美軍陸戰隊服役6年,認識洪昌後決定投身千里馬民防。

洪昌告知金韓松,屆時到台灣將會有一名穿著黑色T-shirt、頭戴道奇隊棒球帽的男子出現在機場,只要稱呼他為「Steve」(即克里斯多福)即可。金韓松一家到達桃園機場後成功與克里斯多福會合,克里斯多福與金韓松兄妹以英語對話,而兄妹再將克里斯多福的話翻譯成朝鮮語(韓語)後轉達給母親。據悉金韓松身高約178公分,而未滿20歲的妹妹穿著牛仔褲,儀態和一般美國少女無異,至於母親則是美麗的中年婦女。

金韓松母親下機後神情顯得十分緊張,然而金韓松卻指著克里斯多福並安慰母親道,「我相信他,因為我深信洪昌。」

金韓松(左),2011年在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納求學時照片。(圖/CFP)

▲金韓松(左),2011年在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納求學時照片。(圖/CFP)

隨後克里斯多福將金韓松一家人暫時安置在機場貴賓室的私人房間,自己與金韓松共用一房,而妹妹與母親則共用一房。金韓松向克里斯多福分享過去與祖父金正日釣魚的經過,顯示祖孫情匪淺。

深夜時分,洪昌致電給金韓松一行人表示,已與第三國展開協商,數小時後又致電表示,該國已同意收留金韓松一家,已為他們買了3張飛往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機票。

到了登機門欲剪票上機時,航空公司人員看到護照後大吃一驚,隨即表示因為遲到所以無法登機,克里斯福多驚訝,然而對方僅表示,「你絕對知道無法登機的原因」。

幾小時後,2名自稱是美國中情局的隊員上前接應,其中一名為韓裔隊員韋斯(Wes),另一名則為白人隊員。

韋斯與另名中情局隊員隔日再度現身,以更親切的態度幫助金韓松一家人購買前往荷蘭的機票,同時表示將會與之同行。克里斯多福在與金韓松分道揚鑣前,要求拍下自拍照「以求自保」。

▲▼CIA隊員帶走金韓松前,克里斯多福要求與金韓松拍下自拍照自保。(圖/翻攝自自由朝鮮官網)

▲CIA隊員帶走金韓松前,克里斯多福要求與金韓松拍下自拍照自保。(圖/翻攝自自由朝鮮官網)

到達荷蘭阿姆斯特丹機場後,金韓松一家人從機場連接至飯店的通道離開。洪昌問道是否願意在當地申請難民資格,金韓松表示願意,隨後便派遣「自由朝鮮」隊員與律師前往飯店大廳接應,在拍攝該支影片後,金韓松便未再現身。

金淑姬在文中表示,根據數名關係人士的說法,金韓松一家人最後的確是被美國中情局人員帶走,不過至於是否前往荷蘭、亦或其他國家,則未有明確消息指證。

而文中還透露2019年2月北韓駐西班牙大使館襲擊的經過,某消息人士表示當時其實是館內某職員想要脫北,不過卻又怕遠在北韓的家人遭到處刑,才懇請「自由朝鮮」提供援助,於是洪昌讓核心隊員假扮成綁匪,最後因消息走漏,該名職員才大喊著已打消脫北的念頭。

►金正恩氣炸!睽違25天開會批「斬草除根」...胞妹金與正罕見現身

聽Podcast掌握美選及國際局勢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綠燈起步驚悚瞬間曝!單車伯「左轉」遭聯結車輾斃 民眾目擊嚇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