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議員爆「盧」舊愛!閃婚大22歲學者不到半年 前男友控:1句話逼吐8萬8

雲林縣議員廖郁賢遭指控,因為不滿前男友小邱另結新歡,所以以各種行動企圖讓小邱的居酒屋「開不下去」。(圖/報系資料照)

▲雲林縣議員廖郁賢遭指控,因為不滿前男友小邱另結新歡,所以以各種行動企圖讓小邱的居酒屋「開不下去」。(圖/報系資料照)

圖、文/CTWANT 

今年2月,29歲的時代力量(時力)雲林縣議員廖郁賢閃嫁簡姓助理教授,2人僅交往21天,且男方年長女方22歲。但甫升格「人妻」的廖女,卻遭1位「被分手」的舊愛「小邱」控訴為「恐怖情人」。小邱說, 2人在去年中早已分手1年多,但廖女竟因不滿他另結新歡在臉書「放閃」,除了狀告法院追討一筆「不存在」的10萬元幽靈債務,還到處放話說他是渣男,甚至揚言要讓他的居酒屋經營不下去!

43歲的小邱在新北市新莊區輔大對面經營居酒屋「藍」,擁有阿美族原住民血統的他,五官輪廓深邃迷人,是當地女學生、OL族口中的「帥廚」。6月22日晚間,在該店暖色系燈光照映下,正在吧檯做料理的小邱更顯帥氣,然而,他卻不時露出無奈神情。

原來,走過約3個年頭的「藍」已在6月底熄燈,歇業原因竟與雲林縣議員廖郁賢與小邱過往的一段「感情債」有關,據悉,2人曾交往過5年,但早已分手約2年,至今仍「剪不斷理還亂」。

小邱說,去年他和另1新女友Cindy在一起後,5月左右在臉書、LINE動態上公開「放閃」,他們沒想到,這個平凡舉動竟惹怒了廖郁賢,「她(廖女)肯定是看到我們曬恩愛,才火大找碴。」、「就我對她(廖女)的了解,她確實是會這麼做的人。」果然,小邱不久就收到法院通知,指廖郁賢提民事訴訟,要向小邱要債,「但我根本沒欠她錢啊!」

 小邱堅信自己因為在臉書上po出與妻子Cindy的放閃照,所以遭到廖郁賢的報復。(圖/讀者提供)

▲小邱堅信自己因為在臉書上po出與妻子Cindy的放閃照,所以遭到廖郁賢的報復。(圖/讀者提供)

此外,小邱和Cindy也透露,廖女因仍有居酒屋臉書粉專的管理員權限,「我和Cindy一公開交往不久,她(廖女)竟然擅自關閉、刪除臉書,我們被惡整的那段時間,生意一直往下掉。」

Cindy則指出,廖女還一度打電話到居酒屋,表面上很客氣,之後卻上網發文誣賴,反指是她打電話向對方嗆聲,「她(廖女)曾說她在新莊『認識很多人,會讓我們的店沒辦法經營』,我聽了實在很擔心。」「她也會打電話給熟客,說小邱是個渣男,要熟客別來消費,還成立群組抵制居酒屋。」

今年2月,廖郁賢對外公開表示和交往僅21天、大自己22歲的簡姓大學助理教授閃婚。(圖/報系資料照)

▲今年2月,廖郁賢對外公開表示和交往僅21天、大自己22歲的簡姓大學助理教授閃婚。(圖/報系資料照)

針對一切指控,廖郁賢表示,是因小邱老婆打電話騷擾她,還對雲林議員們講她壞話,她覺得名譽受損,才會用「討錢」反擊,並非看到前男友交新歡才報復,且當初開店時,員工勞健保、買酒等都是她先墊錢,她強調有電話錄音,小邱也答應付10萬元。她也否認說過「要讓居酒屋無法經營」,也沒刪除居酒屋粉專、更沒成立群組罵小邱是渣男等。

至於自製訃聞向議會請款12萬元一事,她表示全家自小就被家族趕出,但爺爺過世,上面怎可以沒有她的名字?而且別的議員有家人過世,她也有付奠儀,「這筆錢是我幫爸爸要,我沒去公祭,是爸爸怕我受委屈,叫我別去。」至於斗六市長及其他民代對她提告,她認為自己身為議員,有權監督公眾事務,且可受公評,「要告就告吧。」

小邱和Cindy已登記結婚,面對廖郁賢的行為,2人表示將會同心面對所有困難。(圖/趙世勳攝)

▲小邱和Cindy已登記結婚,面對廖郁賢的行為,2人表示將會同心面對所有困難。(圖/趙世勳攝)

29歲的雲林縣議員廖郁賢閃嫁大她22歲的簡姓助理教授,不僅地方轟動,消息還上了全國版新聞。但她過去曾交往的1位邱姓前男友(小邱),僅因和廖女分手後1年多,再和別人交往、PO照曬恩愛,竟慘遭廖郁賢狀告法院,指邱欠她10萬元債務。小邱不堪被女方用電話「盧」,隨口答應要給,沒想到竟遭錄音成了「證據」,最後只好認栽,乖乖付「根本不存在」的債務。

小邱回憶,他的居酒屋「藍」約於2017年間開張,當時仍未和廖郁賢分手,廖也常以「老闆娘」身分來招呼客人。然而,她在2018年間受時力徵召,投入九合一大選角逐縣議員後,便主動提出分手。

「去年3月,我交了新女友Cindy,7、8月左右吧,突然收到新北地院民事通知,說她(廖郁賢)要向我催討一筆10萬元債務,理由是當年居酒屋開張時,她幫忙行銷、打理店務的報酬。」小邱不解認為,自己哪有欠她錢?而且當時是她自願來幫忙,2人也沒簽什麼付錢文件。

在自覺「問心無愧」下,小邱選擇不甩法院通知,也未出庭,某天正在居酒屋忙碌時,竟接到廖郁賢的來電,一直質問他為何不還錢。由於想要快點結束通話,小邱最後隨口說了句:「隨便啦,那就算我欠妳10萬元好了。」豈料,這短短幾個字,卻變成了小邱的「呈堂證供」。

原來,這段對話全遭廖郁賢錄音,加上小邱後來還真得匯了1萬5千元到廖郁賢所指定的帳戶,法院收到這2大「證據」後,認定小邱「真的欠錢」,於是寄發「支付命令」,要求小邱必須償還剩下的8萬5千元。「我當時只是想,給她(廖郁賢)一點錢安撫,之後她應該就不會再來煩了,所以才匯了1萬5千元,完全想不到事後竟變這樣。」

 小邱指控,因為廖郁賢的惡整,讓他辛苦經營多年的居酒屋只能結束營業。(圖/趙世勳攝)

▲小邱指控,因為廖郁賢的惡整,讓他辛苦經營多年的居酒屋只能結束營業。(圖/趙世勳攝)

前陣子小邱又收到法院通知,表示若未在期限內還清債款,將會強制執行、查扣財產,他敵不過壓力,便乖乖繳了8萬8千多元(3千多元為逾期利息),「我只能算了,她(廖郁賢)是議員又懂法律,民不與官鬥,我只希望花錢以後,未來可以不要和她有任何糾葛了。」

針對這些指控,廖郁賢表示,是因小邱老婆打電話騷擾她,還對雲林議員們講她壞話,她覺得名譽受損,才會用「討錢」反擊,並非看到前男友交新歡才報復,且當初開店時,員工勞健保、買酒等都是她先墊錢,她強調有電話錄音,小邱也答應付10萬元。她也否認說過「要讓居酒屋無法經營」,也沒刪除居酒屋粉專、更沒成立群組罵小邱是渣男等。

至於自製訃聞向議會請款12萬元一事,她表示全家自小就被家族趕出,但爺爺過世,上面怎可以沒有她的名字?而且別的議員有家人過世,她也有付奠儀,「這筆錢是我幫爸爸要,我沒去公祭,是爸爸怕我受委屈,叫我別去。」至於斗六市長及其他民代對她提告,她認為自己身為議員,有權監督公眾事務,且可受公評,「要告就告吧。」

延伸閱讀
恐怖女議員3/雲林小辣椒吵架跳車鬧自殘 前男友交往7天就想分手
毛小孩經濟2/從美國紅回亞洲 寵物也能針灸把脈
華航變塑膠2/提醒欠款用詞超卑微 酒店股價飆漲就是要賴租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