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防疫專家:武漢肺炎恐在日流行 奧運前難告終

▲武漢肺炎,日本,大阪。(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文/中央社

曾協助中國因應SARS疫情的專家、東北大學教授押谷仁說,武漢肺炎很有可能在日本流行,且武漢肺炎目前疫情要在今年夏天東京奧運開幕前結束的可能性很低。

押谷仁是日本東北大學醫學博士,現年60歲,專長為病毒學,在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發生時,作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傳染病防疫顧問,協助遏止SARS疫情。

日本經濟新聞報導,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2019-nCoV,武漢肺炎)疫情延燒,有可能進一步造成全中國甚至全球性大流行。2003年發生SARS時,站在WHO防疫對策第一線的押谷仁接受專訪指出,武漢肺炎疫情以想像不到的速度在武漢蔓延,如果從返國日本人感染率約1%來看,這次疫情有可能擴大到10萬人以上感染的規模。

他說,武漢肺炎病原體雖然跟SARS同為冠狀病毒,但傳染力與病原性相當不同,因此難以控制。

押谷說,在武漢市一開始出現患者時就發現冠狀病毒,所以當時認為應該比照SARS的防疫方式,就是徹底找出肺炎患者然後將其隔離,並推斷出接觸者,但這樣的防疫對策在這次武漢肺炎疫情卻不適用。

▼穿著防護衣的保全人員站在北京地鐵站入口處檢查乘客體溫。(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武漢肺炎,穿著防護衣的保全人員站在北京地鐵站入口處檢查乘客體溫。攝於2020年1月25日。。(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押谷仁:中國初期因應作為並無不當

他說,不認為中國初期因應作為不恰當,「就算是我們來做,應該也會採取相同的防疫對策,並遭致相同的失敗」。

押谷說,這次的傳染病是人類未曾經驗之事,可說是一個全新型態呼吸道病毒導致的傳染病。何時、以何種形式收場雖然無法預料,但在今年夏天登場的東京奧運前結束的可能性很低。

他說,武漢肺炎跟SARS不同,症狀輕微者跟即使感染也沒有症狀的人占有相當比率,讓防疫變得困難,即使在潛伏期也有傳染力,對以封鎖為目標的公共衛生對策來說是致命因素,「只能是一場敗戰」。

押谷說,考量到日中之間人民往來情況,中國以外第一個發生大規模傳染的國家,很有可能是日本。在日本有可能發生連鎖傳染,目前看不到的流行很可能在某一天突然檯面化。

▲▼武漢肺炎,日本中部國際機場。(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WHO須掌主導權與中國合作

他說,日本政府日前強化邊境防疫措施,拒絕待過湖北省的部分外國人入境等,事到如今可能為時已晚。假設日本真的是繼中國之後發生大流行的國家,日本想對中國做的事,屆時變成全球對日本做的事,日本也不能有所怨言。

押谷認為,國際社會合作思考防疫對策有其必要,WHO必須掌握主導權和中國共同合作,來面對這個全球化的問題,他認為WHO正在做這樣的努力。

他說,從SARS以來已過了17年,中國的防疫因應能力也有顯著提升,包括危機管理及傳染病防治對策,甚至也培育出優秀研究人才。

不過押谷認為中國政府與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公布的資訊太少,令人感到憂心;包括最新流行病學調查結果等必須馬上通知全球的資訊,透過學術論文的方式就太遲了。(譯者:黃名璽/核稿:陳亦偉)

▼押谷認為,國際社會合作思考防疫對策有其必要,WHO必須掌握主導權和中國共同合作。(圖/路透)

▲▼武漢肺炎,醫護人員。(圖/路透)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