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陸防疫/密不透風的閉環轉運!「憋尿4小時」就怕病毒溜走

▲▼ 大陸防疫,廈門,閉環轉運。(圖/記者鄭思楠攝)

▲14天隔離結束,一早就在酒店門口等防疫專車來接送。(圖/記者鄭思楠攝)

記者鄭思楠/廈門報導

相較於台灣的入境防疫工作,大陸的航空入境規定嚴格地令人難以想像。從下飛機、入境通關、抵達分流中心,直到等待轉運至隔離飯店,整個過程,旅客活動範圍僅限於防疫專車上,只能和全副武裝的工作人員「眼神交流」,阻斷疫情傳播的任何風險。《ETtoday新聞雲》記者日前實測超嚴密閉環轉運過程,體驗了一把憋尿4小時的囧途。

依大陸官方現行規定,做好疫情輸入防控,需要實現無縫式銜接轉運,保證疫情重點國家和地區旅客,從落地到隔離不與社會公眾接觸,形成從機場口岸到集散點、區市之間的閉環式管理。

▲▼ 大陸防疫,廈門,閉環轉運。(圖/記者鄭思楠攝)

▲乘客有序上車。(圖/記者鄭思楠攝)

5月27日晚上6時15分左右,一架飛往廈門高崎國際機場的飛機,正處於乘客登機狀態,大部分的乘客都戴著全套防護裝備,包括防護服、護目鏡和手套等。根據大陸民航局要求,乘坐入境航班的乘客要持有3天內核酸檢測報告陰性證明,不過這入境的第一道關卡,就是登機口體溫檢測,一但驗出體溫超過37.3,可是會被要求中止行程。

搭飛機過程中,大部分乘客很自制,幾乎沒有人拿下口罩吃東西或上廁所。不過,因為航班滿載,從下飛機開始,人擠人的狀況常常發生,記者觀察發現,相當多旅客並沒有遵守安全社交距離,當時恰逢台灣本土疫情最急迫的時刻,這樣的情形讓人很難不擔憂有群聚風險。

不過,從打開機艙門的那一刻起,大陸疫情防控阻擊戰就開始了。在廈門高崎國際機場T3航廈,長達幾公里的旅客入境通道,成為一條「不走回頭路」的防疫管理閉環。入境後,乘客核酸快速檢測、流調、健康申報表填寫……,一道道關卡猶如一道道防線,只有全部正常合規,才能閉環轉運至隔離酒店。

抵達飯店後,迎面而來的又是另一組身著雪白防護服,帶著隔離面罩的工作人員,與車內防疫人員進行交接。在14天(隔離)結束以後,外地的旅客點對點地(轉運)到機場,省內的旅客則一條龍服務送到家門口,實現「從艙門到家門」全流程防控,力圖嚴絲合縫。

▲▼ 大陸防疫,廈門,閉環轉運。(圖/記者鄭思楠攝)

▲全車採取梅花座。(圖/記者鄭思楠攝)

結束14天隔離後,記者6月11日一早便搭上一輛目的地為福州的大型巴士。這輛防疫專車,全車採用梅花座,避免「人與人的接觸」。據了解,從廈門隔離飯店到福州定點分流區,車程約250公里。為避免前往休息區增加染疫風險,以及對一般民眾造成恐慌情緒,專車從10時啟程,經過4小時才到達一間略偏僻的分流中心,讓憋著尿的乘客得以「放鬆」一下。

乘客快速解決後,專車在分流中心只短暫停留10分鐘便迅速駛離。車輛到達福州分流點,工作人員再根據入境人員所屬不同區或縣市,面對面交接給下一階段的工作人員,全程留痕。最後,全部人分別換乘一輛輛小車,再被運送到最終目的地。

經過記者一路觀察發現,從口岸篩查到專車接送,再到社區健康管理,大陸在經歷1年多的疫情考驗下,已形成了一套閉環轉運完整的SOP,工作人員各司其職,分工明確,全程效率極高,也成功透過這種成熟的機制,屢屢「截獲」多名事後才發現確診的患者。

▲▼ 大陸防疫,廈門,閉環轉運。(圖/記者鄭思楠攝)

▲到達福州後,再分流小車前往最終目的地。(圖/記者鄭思楠攝)

據悉,福建早在2020年3月便已經對外防輸入展開沙盤推演,各部門針對飛機到達前階段、飛機抵達階段、乘客入關階段、進入定點酒店或定點醫學觀察點階段、定點醫院開展診療服務階段等五種狀況出現時,進行反覆推敲演練,探究如何快速反應、協同作戰。

演練結束後,《應對航空港輸入性新冠肺炎總體流程圖》《航空公司應對航空港輸入性新冠肺炎工作流程圖》《各部門應對航空港輸入性新冠肺炎工作流程圖》三份流程得以確定,當日起,各部門協同就將之落地。之後的1年多,這樣的「超前部署」才最終守住了國門,守住了民眾的身體健康。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五熊請辭《型男》真正原因曝光  曾國城紅了眼淚灑攝影棚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