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火線/從俄羅斯來的愛 美國人為啥對通俄門心驚驚

▲社群媒體卯來諷刺川普是普丁的傀儡。(圖/翻攝自每日郵報)

「普普會」後,社群媒體卯來諷刺川普是普丁的傀儡。(圖/翻攝自IG)

記者朱錦華/特稿

加拿大資深導演諾曼傑威森(Norman Jewison)在推出金獎名片《惡夜追緝令》(In the Heat of the Night,1967)的前一年,拍過一部名為《俄國人來了》(The Russians Are Coming,The Russians Are Coming)的冷戰喜劇,它還提名過奧斯卡最佳影片。不過因為年代久遠, 現在已經沒幾個人知道這部電影了。

《俄》片內容描述冷戰時期一艘蘇聯潛艇在新英格蘭地區某小鎮的外海擱淺,消息曝光後,引發恐慌的鎮民聯合起來「打共匪」的故事。這部電影生動描繪出美國人對蘇俄的恐懼與無知。

資本主義社會的美國,跟1917成立的蘇聯共產政權,本來就不對盤。二戰時期,為了對抗法西斯軸心國,美蘇一度結盟。但二戰結束後,共同敵人沒有了,雙方化友為敵,鐵幕拉下,冷戰開打。

1946年2月22日,時任美國駐蘇聯大使館副館長的喬治肯楠(George Kennan)向美國國務院發了一封長達數千字、名垂青史的「長電報」(the long telegram),應對蘇聯的「革命輸出」,提出了嚴重影響二十世紀後半期世界局勢的「圍堵政策」。自此,美、蘇正式開始「對著幹」。

之後,無論是三次「柏林危機」、「古巴飛彈危機」、太空競賽、軍備競賽、核武競賽、美國都視蘇俄為頭號敵人。1950年初爆發的「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在全美掀起「反共」、「獵巫」狂潮。好萊塢甚至拍不少用「外星人入侵」來影射共產黨入侵的科幻電影。北韓之前,美國人最害怕會遭受核武攻擊的假想敵,是蘇俄。

可以說, 今天的美國人都是在「恐共」、「仇俄」的氛圍下長大的。好不容易出了一個跟哈利波特一樣、額頭有塊胎記的「怪胎」總統戈巴契夫,單槍匹馬把蘇聯集團搞垮了。冷戰結束,美國KO對手,大獲全勝。蘇聯瓦解了。但俄羅斯還在,而且還繼續在做以前的「壞事」。美國人發現:換了個名字的敵人,還是敵入,直到現在。

現任總統川普,可說是歷來最「哈」俄的美國總統了。他愛普丁,逺勝他的前輩偶像雷根之愛戈巴契夫。問題來了,川普為什麼「愛」普丁呢? 最普遍、最表面的說法是:普丁幫助他擊敗希拉蕊,奪得大位。最隂謀的說法是:他有把柄落在普丁的手上,而且是跟色情有關的東西。當然,可能是兩者都有。

以川普的狂傲性格,對全世界的領導人都不放在眼裡,毒舌、威嚇、羞辱,不知發生過多少遍。唯獨對普丁,姿態之低幾乎到了阿諛諂媚的地步。甚至不惜打了自己的情報機構一個耳光,替普丁辯護說「俄羅斯沒有干預美國大選」。也就難怪許多美國人看不下去,甚至有媒體大罵川普是「賣國賊」了。

說理說,美、俄兩國關係友好,對World Peace(世界和平)來說本是好事。但若美國是Beat It(被逼的),那就「代誌大條」了。「通俄門」的真相,因此變得無比重要。

美國人向來對自己的民主選舉制度十分自豪。但是為了所謂「美國利益」,他們的政府很喜歡顛覆別人的國家、或是干預他國大選(尤其是在中南美國家)。如今,風水輪流轉,他們的總統大選也遭到別人干預,大選結果被人操縱,如此一來,美國的民主基石將徹底崩壞!

更嚴重的是,幕後黑手竟然是他們最厭恨、最害怕的敵人俄羅斯,而且,有可能跟他們勾結搞垮美國民主的,還是美國自己的總統!美國總統變成了俄羅斯總統手中的傀儡,這種事讓美國人想起來就背脊發涼。

問題是,川普仍不斷阻撓「通俄門」的調查,你說川普心裡沒有「鬼」,實在很難讓人相信。「通俄門」的調查最後或許會不了了之。但真相如果沒有水落石出,美國「民主選舉」這塊招牌,將永遠蒙上一層陰影。甚至會變成一枚未爆彈,等待著有一天重創美國。

關鍵字:通俄門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國際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