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報/臺博館「新住民服務大使」──緬甸華僑胡蘭美

▲對胡蘭美而言,恆常被所處社會視為異質的境遇,促使她要求自己付出更大努力,以換取安定的感受。

文/陳靖偉、圖、胡蘭美提供

祖籍中國湖北,在緬甸出生的胡蘭美,14歲時到臺灣讀書,畢業後從事旅遊業,並在旅行社的鼓勵下到日本留學。現轉而在某科技公司從事助理工作,並挾緬、日、中文的三語優勢積極參與移民/工團體的活動,也是國立台灣博物館「新住民服務大使」之一。

胡蘭美的祖輩在國共內戰時期,由中國湖北逃往緬甸。她說,當地的海外華人自成聚落及交友圈,從小她也多半只與華人來往,真正和緬甸當地人相處的經驗,相較起來反倒不多,「等我年紀越來越大,家裡人也會擔心我是不是會和緬甸人通婚?而且身為中國人卻一句中文也不會說,是很糟糕的事情。」有鑑於此,胡蘭美的父母在她14歲時將她強制送往臺灣讀書。

她進一步解釋,依照緬甸當時的規定,她必須先行放棄緬甸國籍,再繳交一筆罰鍰,並發誓再也不會回到緬甸才能離境。她說,雖然現在有回去探望的自由,但當時的感受仍然留在她心裡,「也許是因為我沒有『根』的感覺吧。」

她說,即便自己在緬甸出生,接受緬甸的教育,但緬甸人仍然認為她是華人;來到了臺灣,拿著臺灣的身分證,臺灣人卻也將她視為外來者。對胡蘭美而言,恆常被所處社會視為異質的境遇,促使她無論是在轉換職業跑道,或到其他國家生活,都要求自己必須付出更大的努力,以換取安定的感受。

在四十年前的臺灣,從緬甸來的胡蘭美是否遭遇不友善的對待?她說,由於是以留學生的身分來臺灣,生活圈裏也多半是相同背景的同學,「說實在的,好像沒有什麼差別。」無論是求學或是往後踏入職場,胡蘭美並未由於她的緬甸背景遭遇任何不友善的對待。反而是婚姻移民及移工逐漸增多,社會上才有歧視東南亞人民的聲音浮現。

胡蘭美到臺灣時,臺灣正處於經濟起飛的階段,同時越南、高棉及寮國正在戰亂;與胡蘭美同樣為臺灣留學生的人為數不少,臺灣政府也不吝給予身分特殊的學生援助。反觀近年婚姻、工作移民增多,但留學生與過往相比卻減少的現象,以及社會大眾對移民/移工的觀感,其中有些值得深思的變化。

胡蘭美在求學階段認識了如今的丈夫,畢業後在旅行社上班,由於業務上的需要,在當時老闆的支持下往赴日本學習日文。其後,又由於結婚的關係,辭去了旅行社的工作,專心在家過著相夫教子的生活,待孩子長大後才又到科技公司擔任研發部助理。

工作之外,她也為移民/工團體提供語言協助,並考取司法通譯及緬甸文的教學資格,倘若各海關或遠洋漁船上緬甸漁工需要通譯,胡蘭美便到場提供服務。加上她旅遊業及日本留學的背景,臺灣、日本及緬甸三方若有商業交流,也會邀請她居中做為溝通橋梁,通譯經驗相當充足。

雖然如此,胡蘭美說,通譯工作依靠的不僅是語言能力,還有賴個人針對各領域持續進修,才可能在各種語言系統互譯的同時,還能要求用詞的準確及道地,進而勝任更專業的通譯任務。

胡蘭美表示,會想要為移民/工團體提供協助,乃至於加入「新住民服務大使」的行列,是因為她身為孩子的母親,在學校與其他家長互動時,發現到新住民的家長往往因語言隔閡而難以與校方溝通,對於子女的教養也因此有所困難,「所以才希望能夠提供他們一些些協助。」她說,這些來自東南亞的母親也好,工人也罷,在臺灣拼搏同樣是追求安定的感受,如果有提供協助的機會,她不會拒絕。

對於臺博館「新住民服務大使」的課程,胡蘭美說,她認為課程想要傳遞的,是臺灣這座島嶼的在地文化,譬如近期課程便是介紹臺灣原生動、植物的相關知識,下次則可能是講述臺灣原住民的神話、習俗等資訊。學員須自行將中文授課內容轉譯成他國語言,以供未來在館內導覽東南亞人士之用,「也算是彌補我對臺灣認知的斷層啦!」她笑著說。

【更多移民/工友善資訊,歡迎加入四方報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學姊黃瀞瑩「激吻」新歡男記者 甜蜜戀情曝光卻遭爆成第三者!

公民(勿用)熱門新聞

他:石虎在苗栗保有全屍是種善終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