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說鬼/工地

閱讀前請服用,這不是新聞報導,而是《ETtoday東森新聞雲》「大家來說鬼」徵文比賽,為什麼要加這一段?因為我擔心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聰明。

文/謝天

風吹過,樹枝發出沙沙的磨擦聲,幾隻剛被吵醒的蟬開始懶洋洋地鳴起,一隻傳喚著一隻,加入了與樹葉的合奏,儘管風走了,餘音仍迴盪。

圖書館裡不如以往,有好多的空位,但是冷氣依舊強勁,這算是學校給學生的福利吧。阿天正趴在桌上睡得流口水,嘴角還不時地抽動,不知在夢裡跟誰說著話。

突然一道冷風吹過,吹動了阿天的髮梢,陽光型短髮的阿天,被這冷風吹得頭皮都冷了,他摸摸起雞皮疙瘩的後頸醒了。醒來之後,無辜的四處張望了一下,想找出睡夢中被冷醒的原因。

原來是一個掛在柱子上的旋轉式電扇,正在機械式的擺頭,被它正面對上的範圍,都會捲起一股冷流。

阿天再看了一下四週,沒人阿?那是誰把電扇打開的?

「學校在暑假裡仍開放圖書館的冷氣已經夠凱了,還把電扇打開的人那就真的太不珍惜地球資源了,這種浪費的罪過足以罰他下輩子投胎當北極熊!」阿天這樣咒罵著,可是其實他一點也不關心學校繳了多少電費,也對全球暖化不是那麼重視,只是找個理由數落一下害他沒有睡到自然醒的兇手而已。

阿天來圖書館,根本不是來看書的,為的就只是吹冷氣睡覺。因為現在是暑假中,同學們都回家了,阿天仍在學校附近租的房子住,不想浪費自己的電費,所以選擇來學校。

既然都醒來了,看了看時間,快晚上六點了,該準備去上班了。阿天收拾了一下擺在桌上的書,一本是「心理學與哲學的交叉點」,另一本是「佛洛伊德的謬論」,這兩本書都是原文書,而且非常的厚,又大。阿天拿起了攤開在桌上的這兩本書,「噗」、「噗」地依序闔上,兩手抱起,把它們放到最近的還書桌上,然後再回到書桌前,原來那兩本厚重大原文書的位置,現在看到的是好幾本漫畫書,這些漫畫書才是阿天看的。

這是阿天故弄玄虛的「陣勢」,這「陣勢」,是關係到阿天還能不能繼續在圖書館吹冷氣睡覺的關鍵。因為圖書館的管理員管得很嚴,所以在館內看漫畫書、睡覺、佔位置,這都是不允許的。因此阿天就用兩本大書當障眼法,看到管理員來了,就馬上用大書蓋住漫畫書,假裝苦讀。而選擇這兩本「尖酸又刻薄」的難懂怪書,也是讓管理員看到他在睡覺時,可以體諒一下他為了這兩本書已經死了多少腦細胞,睜隻眼閉隻眼。一切都在阿天的算計裡。

阿天如此做的原因,原來是他在學校附近找了個暑期工作,是當工地保全,不需經驗、不需學歷,也可只做短期,所以是阿天暑假打工的好選擇。只是他做的是大夜班,從晚上七點到隔天早上七點,工作內容沒什麼,也就是什麼都不用做,唯一不准做的事,就是睡覺。

阿天這工作才剛做沒幾天,還無法適應日夜顛倒的生活,所以早上七點下班後,就先衝回租屋處補眠四個小時,等到中午了,醒來覓食後,就先去漫畫店租一大堆漫畫,然後移駕到學校的圖書館,看漫畫看到想睡了,就擺好「陣勢」準備補眠,好養足精神來應付晚上的「不准睡」。

把漫畫都收拾到包裡後,阿天就想著晚上要吃什麼,準備外帶到工地去吃,反正晚上的時間「落落長」。

工地是一整棟從無到有的十層建築工地,已經灌完水泥且可以做木工跟貼磚等作業了,所以工地上存放了很多建築材料,都是白天要施工用的。大夜保全不能睡的原因,也就是要看著這些材料,如果丟了的話,那損失要自行賠償。

阿天上班的時候,跟他交接換班的老伯是有大夜經驗的,因此老伯每天都不厭其煩的告誡他:「在這個警衛室裡就可以看到所有的建材,而晚上就只有你一個人在這,所以無論你看到什麼,或者是聽到什麼,都不要離開這個警衛室,千萬要記住,不要離開警衛室…。」

阿天心想:這個老伯煩不煩阿,每天都說一樣的,而且幹嘛嚇我阿,但我可不是被嚇大的,會怕的話我也不會來應徵這工作了。一開始幾天,阿天為了保持客套友好同事關係,他會面帶笑容的回應:「感謝前輩的指點,我阿天必定會將前輩的尊尊教誨僅記在心!」可是今天阿天煩了,只回了:「喔,知道了。」然後隨即低頭吃晚餐看漫畫,想結束跟老伯的話題,怕他碎碎念不停。

老伯感到阿天對他的輕視,便也覺得自討沒趣碰了個灰,就搖搖頭地走了離開下班去。阿天看老伯走了,鬆了一口氣…,他並不是討厭老伯,只是覺得他的工作就是上班,接著下班,原本就不想要管那麼多,更怕老伯跟他說些怪力亂神的事。而且就算老伯不這樣提醒,阿天也知道他只會做他能力所及的事,這是他長年以來打工經驗的安全守則,已經知道的事,便不願再聽老伯嘮叨。

漫漫的長夜,一共有十二小時,漫畫書總共也頂多捱三或四個小時,剩下的就真的只能沒事找事做了。當阿天看到沒漫畫可以看時,就突然不知道要幹嘛了,看一下手錶,剛過十二點沒多久。此時不知為何腦袋裡蹦出了交班時老伯對他說的話,阿天越想越氣,「臭老伯!沒事跟我亂講些有的沒的,哼!我偏不聽你的!」講完就走出到警衛室門外,對著空蕩蕩的工地喊:「怎樣!我走出來了!沒事阿!」然後就在警衛室外扭腰擺臀做起運動來了。

終於,他發洩完了,轉身要回警衛室,突然「碰!」一聲,警衛室的門被風給吹得關上了!阿天先是嚇了一跳,然後便趕緊去開門,當他擰了門把時,他的背脊已經開始涼了…,因為門被鎖住了!

干!警衛室就小小一間密閉的,而且門是向內開的,所以怎麼可能被從外往內吹的風給關上門?!但當時的阿天除了「干!」以外,根本沒想到那麼多。

阿天再次轉身,看看空蕩蕩的工地,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剛剛看的感覺跟現在完全不一樣了。工地深處的黑暗,不時的有稀稀疏疏的聲音發出,腦袋想的是風吹帆布或塑膠袋的聲音吧,但心裡想的卻是,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在那?阿天越盯著某一處黑暗看,就越感到那地方似乎會衝出什麼東西來,所以趕緊轉移視線。可是,四週除了黑暗,還是黑暗。

建築工地最中央的警衛室,是唯一有燈的地方,這時阿天的感覺,就如同在月色無光的汪洋中的一艘船,雖是風平浪靜,卻不知海底下什麼時候會衝出巨大怪物將他吞噬。而且狀況更糟的是,阿天現在是被關在船外阿!有什麼突發狀況的話,根本沒地方躲!

大夜保全,隨身都會攜帶一把長把的手電筒,但因為太重,所以一般的保全都會把它放在桌上或掛在牆上,巡邏時才會帶出使用。可是阿天因為第一次當保全覺得很新鮮,而且感覺配戴那個手電筒還蠻酷的,因此從第一天上班到現在,他都是掛在腰上沒有拿下來過,偶爾想到就把它拿出來耍帥的旋轉把玩一下。

阿天想到了還有這個防身武器,就馬上拔了出來,先向四周掃了一下,可是畢竟黑暗太深,手電筒的光過去就被吸沒了,根本看不到什麼,但其實,阿天更怕的是看到什麼…。

僵持了十幾分鐘,一切都沒有什麼變化,阿天警戒的心漸漸放鬆了…。

呼…,阿天感覺真的是沒事自己嚇自己,平常膽子還是有的,看來今天真的是被老伯給弄毛了。

可是,現在被鎖在外面了,那該怎麼辦?夜才剛過了一半,總不能一直待在外面吧?阿天想了幾個辦法:
1. 打給主管請他來開門?不行,太麻煩人家了,現在正是好睡的時間呢。
2. 破窗?也不行,破了要賠,而且整晚還會被蚊子騷擾。
3. 自己開鎖?唉!這可行,工地裡隨便找應該都可以找到鐵絲,雖然沒經驗,但看過電影裡都是這樣弄的,反正也沒事做,就來研究這事吧!

想完阿天就立即行動,剛剛對黑暗的恐懼已經拋到腦後,打開手電筒便開始在地上找鐵絲。

這棟大樓的構造,是從大門口進來後,先是會客大廳,再往內走,即是中庭,中庭預定的規劃,是做一個有小假山的庭園噴水池,當然現在是什麼都還沒有,警衛室就是在這個位置,中庭是通天的,它的四面,就是各樓層的套房。

阿天找了半天,還是沒找到鐵絲,心想怎麼可能工地找不到鐵絲?所以不死心,就再往二樓找去。

雖然整棟大樓的樓層、樓梯間仍是黑暗的,可是阿天有了要做的事就沒多想其它的,所以只靠著一柄手電筒穿梭在黑暗的大樓裡,一點也不怕。也只有像他這樣豁達、或是說粗線條的人才適合這樣的工作吧。

找了兩三層後,阿天已經放棄了,此時他剛好在三樓的某一號房裡,房裡都只是毛胚而已,窗戶就只是個四方空洞,連框都還沒裝上去。阿天好奇的往外探頭看了一下,發現後面也是一棟大樓,有蠻多住戶的,可是現在這個時間點,很多都睡了,所以看到的不是沒燈不然就只剩下小夜燈的弱光。

阿天又抬頭往上看去,咦?九樓還有燈開著。好奇的他就登登登地直接上到九樓去,然後偷偷的進入到有燈光的那間房正對著的房間,想要偷窺現在還開著燈的人到底在做什麼,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

由於阿天所在的大樓是全黑的,而且阿天在上到九樓的時候就早已把手電筒給關了,怕被發現,所以他只要不發出聲音的躲在黑暗裡,對面的人不會發現。對面那棟大樓距離阿天所在的大樓,中間只有短短的約五米左右距離,所以開燈的那個房間,阿天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阿天看到了房間裡有一個女的。

對面的那扇窗本身也不大,所以可以看到的屋內狀況不多,不,可以說根本沒看到其他東西,阿天只看到靠近窗戶的地方,有一個女性的側身,長髮,坐在那一動也不動。

阿天心想,這女的怎麼動也不動呢?感覺像是坐著,難道在看電視嗎?這麼晚了還有什麼電視好看的?阿天也在那一動也不動的偷窺了快半個小時。

正當他覺得沒趣,打算走人時,那女的動了!

阿天心想:有戲了!他就屏息以待,看她打算做什麼,希望她千萬不是關燈就睡了!

對面那女的,站了起來,阿天發現她身材纖細,頭髮及腰,是他喜歡的類型。然後阿天看她起身了之後,又彎下了腰,拿起了一個東西。

阿天仔細的看,想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距離雖然不遠,可是要看清一個人手上拿什麼東西,還是有點困難的。阿天瞇了瞇眼,總算是看清楚了,是一條繩子?!一條有手指頭粗的麻繩,這麼晚了,拿一條麻繩要做什麼?

那女的拿起了繩子之後,就一直在打結,且每打一個結,就用力的扯動,確認她打的結很牢固。阿天一邊看著,一邊納悶,到底那女的要幹嘛?

忽然,阿天打了一個寒顫!心中一抖動,想到說,「這女的不會想自殺吧!」於是阿天就準備想要衝出去,想要阻止一個悲劇的發生。

正當阿天想要現身時,那女的有下一步動作了,那女的結已經打完了,就轉身過來,面對著阿天所在的房間,阿天這時候已經可以看到她的正面了,她…,她的臉色蒼白…,而且,沒有眼睛!

不…,不是沒有眼睛!是眼睛的地方只有兩個窟窿!她…她…,不是人阿!

那女的這時候已經轉過來面對阿天的房間了,並且舉起了她手上的繩子。阿天已經嚇到頭皮炸開了!「干!她發現我了!」阿天隨即拔腿就要跑,打算一口氣衝下樓,這時候那女的把手上的繩子往阿天一丟!套住了阿天,阿天被繩子套住想要掙扎卻掙不開,一個重心不穩不知道踢到了什麼東西,「咚!」的好大一聲,阿天就不醒人事了…。

……

隔天一早,來交接班的老伯發現沒看到阿天,警衛室是鎖著的,可是阿天的東西跟漫畫都還在裡面,所以不可能是不想幹了跑了,一定是還在工地裡,也許出了什麼事了。所以老伯就趕緊跟現場的工頭說,請工人們工地裡找找看,找不到的話就打算報警。

「找到了!找到了!」找到的那名工人大聲的喊著!現場所有的人立即循聲看去,是在九樓。

大家都擔心是意外事件,所以都衝到了九樓,大家看到了現場之後,都愣住了…,被找到的阿天,竟然被掛在九樓外牆的鷹架上,那是貼磚在站的鷹架,阿天整個人幾乎是快掉下去了,只靠一根粗麻繩掛在阿天的胸口及鷹架的凸出處,如果一個不小心,隨時要掉下去不無可能。

眾人七手八腳的把阿天抬了上來,發現還活著!便趕緊打119叫救護車來救命。

醫院的急診室醫護人員快速的四處走動,不時的吆喝哪邊需要幫忙,請人來支援。阿天在這時候醒來了,發現自己在醫院裡,床旁邊掛著一個點滴,旁邊還站著一個人,是保全公司的經理。

經理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阿天跟他也只有面試的時候見過面,所以醒來後膽怯的說聲:「經理好。」

經理回:「恩,沒事就好,我們公司也不想要有什麼麻煩,你看來人也沒事,醫院也檢查過了,一切都正常,所以我看你就做到今天吧;回家後好好休息,不要再亂想什麼,薪水該結的我會結給你,這樣有問題嗎?」

阿天雖然無奈,也只能回答:「恩,好,我知道了。」

經理又問:「人沒什麼事,應該不需要通知你家人吧?」

阿天急忙揮著手說:「不用了,沒什麼事,真的沒什麼事。」

「恩,那我先回公司去忙了,等下你問醫生看你什麼時候可以出院,費用問題公司會跟醫院結,這你不用擔心,下個月10號記得再來公司領薪水就好,我先回去了。」經理邊起身,邊穿回自己的西裝外套說著。

「好,謝謝經理,慢走。」阿天無力的回答著。

「喔對了,這是給你壓壓驚的紅包。」經理從西裝內口袋裡取出了一個紅包,放在床頭的小桌上,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經理前腳才剛走,後腳早班的老伯就出現了,阿天看了一下時間,原來已經超過晚上七點了,老伯說:「我剛下班,幫你把你的東西拿過來了,你人沒事吧?怎麼會掛在那種地方?」老伯把發現阿天的情形跟他說了一次。

阿天聽完了之後,整個人大發抖…,心想這次真的是命大,什麼不該惹的偏偏去惹上,竟去偷窺女鬼,差點害命沒了!

老伯拿出了便當,遞了一個給阿天,跟他說:「還沒吃吧?一起吃吧,如果你想跟我說的話就說吧。」

阿天接過了便當,連打開都不想開,就放到一旁的小桌子上,然後開始跟老伯說昨晚發生的事情…。

說完了後,阿天感到很慚愧的跟老伯說:「老伯,我真的很抱歉沒有聽你的話,我就是不聽話、鐵齒、又不信邪,又不尊重人,才會遇到這樣的事,我向你說對不起。」

老伯聽完了阿天的敘述,沉默了一會,然後對阿天說:「不不不,我想這件事情你可能想錯方向了,我覺得事情應該不是你想的那樣。」

阿天一臉狐疑的看著老伯,不是那樣?那昨晚的經歷又是怎樣?

老伯說:「你慢慢聽我說…,首先,我要你值大夜班的時候,聽到聲音或看到什麼,不要出去,這是當警衛的基本原則。因為我們最常遇到的,就是專門偷這些材料的小偷,而他們最常用的招式,就是聲東擊西。會故意在東處製造些動靜引你去查看,然後另外的夥伴就等你往東了之後,他就在西處偷東西,就算被你發現了,他們跑都還來的及。」

老伯又接著說:「另外一點,也算是保護你自己的人身安全,因為有些來偷東西的,可能是兩三個人一夥,所以就算你看到了,也不要貿然的去制止,萬一如果人家來硬的,像我這種六十幾歲的老骨頭,怎麼打得贏?我怕你年輕血氣方剛,所以才要提醒你,要你看到、或聽到的話,報警就好,這才是我們該做的,其它的有攝影機,讓警察去處理就好,但你每次都不聽我把話說完…。」

阿天聽完:「蛤?!是這個意思…?不是因為…不是因為怕…有不乾淨的東西喔?」

老伯搖搖頭,說:「這是兩回事,再說我沒事去嚇你幹嘛?」

老伯看到阿天的表情有點慚愧了之後,再接著說:「可是,另外一件你遇到的事,我覺得跟你想的也不一樣。」

阿天馬上一臉苦臉的問:「又怎麼了…?」

「你說那女的是在後面那棟大樓朝東那間房的九樓?」老伯問。

阿天點頭。

老伯說:「是阿,也應該是那間沒錯,那間是個兇宅,所以到現在都還賣不出去,是沒人住的。」

阿天又開始發抖的問…:「所以我看到的真的是…?」

老伯點頭說:「我想十之八九是,但我剛說了,事情應該不是你想的那樣。」

阿天有點急了:「那到底是怎樣,你快跟我說啦!」

老伯也聳了聳自己的領口,然後說:「好,好,你聽我解釋一下…。」

「那間房據說之前只有一個女的在住,那女的似乎是年輕的時候感情被騙,所以後來就一直獨居,可是她很勤於念佛,並且會把她的積蓄都捐出去,因此總的來說,她一直在做善事,是個好人。但是好人不一定有好報,那間房間成為兇宅的原因,是因為她死於一氧化碳中毒,她冬天時洗澡門窗禁閉導致死亡的,所以到現在那間房子都沒賣出去,也沒人住。」老伯說。

阿天有點同情的說:「是這樣阿…,可是她想害死我耶!」馬上又不解的問。

老伯搖頭:「不,我覺得她在救你,你說她在打繩結?你知道你被發現的地方是什麼地方嗎?」

「知道阿…,差點摔死的地方…。」阿天心有餘悸地說。

老伯說:「如果我真要嚇你的話,我會跟你說,不管哪一個工地,都一定會有大大小小的工安意外,輕則斷幾根骨頭,重則斷送幾條人命!你今天被發現的地方,前天才剛有一個貼磚工人從那地方摔死,因為你上班的時候大家都下班了,所以你不知道這事,我不想嚇你才不跟你說!所以我覺得那女的特地綁繩結,是在救你,要不然你現在早就是肉餅了,知道嗎?

阿天聽完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老伯拍了拍阿天的肩膀:「好了,沒事了,先把飯給吃了吧,等你出院後,我們找個時間去把這兩個地方都拜一下,你命算是撿回來的,該謝的就謝,該敬的就敬,你年紀輕還不懂事,以後你就知道了。」

此時阿天斗大的淚水已經控制不住哭了出來,因為他已知道自己錯了,錯的是自己一直目中無人,也目中無神(鬼)。

▼說鬼故事拿現金,請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1KG短腿汪送養2月「暴風抽高」 中途媽看近照愣3秒淚:好驚喜

ET來了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