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反性侵運動在韓舉行 193名女性上台訴說受害經歷

▲▼韓國MeToo運動。(圖/路透)

▲「MeToo」鼓勵女性公開被侵犯的經歷,以使人們能認識到這些行為的普遍性。(圖/路透)

實習記者孫若蜜/綜合報導

今年婦女節前後,向來男權強勢的韓國也掀起了#MeToo運動。23日,一場在首爾市中心的系列活動中,193名受害女性勇敢上台,對著麥克風講出他們被性騷擾經歷,全程2018分鐘,沒有中場休息。

值得關注的是,這次活動發生的地點是首爾光華門廣場,與去年舉行的反朴僅惠遊行地點相同,當時有數千人聚集在此進行燭光示威。這個地點象徵著韓國人民的抗議力量。

▼法新社記者Hawon Jung在推特上以文字直播了首爾市中心的那場#MeToo馬拉松,包括多名受害女性在台上的講述和請求。

#MeToo運動從2006年開始出現,用於遣責性侵、性騷擾甚至是被迫性虐行為,從社交網路傳出,在歐美地區影響力重大。如今它的影響力也漸漸蔓延到韓國、中國等亞洲地區。這一運動在相對保守的亞洲有更多的阻力。

就在上個月,韓國女團Apink成員孫娜恩就在個人Instagram上如常分享個人生活照,照片中,孫娜恩的手機殼上印有「女孩有無限能力」的英文。她因此被指控是「女權主義者」而備受韓國社會爭議,「不要隨便說出帶有女權主義的話,在韓國十分敏感」、「不要在大眾面前宣傳女權主義等字眼」等等評論大幅出現,孫娜恩最後刪除了照片,平息此事。就此可以明顯看出韓國男女平權差異甚大。

▼孫娜恩PO在instagram上的照片。(圖/翻攝自韓星網)

▲▼孫娜恩PO在instagram上的照片。(圖/翻攝自韓星網)

據研究統計,韓國的女性只能獲得男性工資的63% , 這是29個發達國家中薪資差距最大的國家之一。《中央日報》的一篇社論《那些奪權的人會相信他們可以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中也描述過韓國的職場文化。

那篇社論點出,在韓國大公司工作的年輕女員工都會被鼓勵下班後去喝酒。而他們中的每一個人都有一個關於他們的上司之一的故事,例如上司把手放在她膝蓋上,詢問她是否願意留在酒店過夜,以獲得晉昇機會。

▼李宙恩曾為無助的受害者,如今成為律師為其他女性維權。(圖/路透)

▲▼韓國MeToo運動。(圖/路透)

前三星員工李恩宙在受侵犯後向人力資源報告,卻發沒有人替她維權。起初,她甚至因此沒有工作,然後她被轉移到另一個部門。她還曾直接被告知,沒有人會站在她的身邊。

花了四年時間,最終法院方的判決向她的維權方向靠近了。她向媒體說,「我意識到這是我必須要做的一場戰鬥」,她現在有了一個新的職業,作為一名律師幫助其他性侵犯女性案件。

有人指出法律制度可能是使受性侵女性難以得到維權的原因之一。

目前韓國政府已就此承諾建立一個受害者匿名舉報性侵的程序。但月澤恩總統在向#MeToo運動發表講話時也指出,韓國「無法單獨依靠法律解決問題,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文化和態度。」

▼韓國MeToo運動中也有許多中年婦女參與。(圖/路透)

▲▼韓國MeToo運動。(圖/路透)

在女子梨花大學教社會學的李永荷教授對此表示贊同,「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企業文化應該改變,韓國企業文化的特點是一個老男人的網絡,是一種非常封閉的關係,他們把管理層中的女性的聲音和其他不同的聲音排除在外,所以必須糾正。」

李永荷教授向韓國媒體表示,對於年輕女性來說,面對或挑戰長期強勢的年長男人並不容易,「但是現在我認為幾代年輕女性受過良好的教育,她們更加自信,她們最不想把與老一代的做事方式保持一致,所以我可以在那裡看到一些希望。」

目前,韓國女性表現出的新力量儘管受世界各地支持,卻並不受到所有人的歡迎,甚至有韓國民眾認為女權運動是在「尋找巫婆」。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許多女性受到性侵甚至性虐時也不敢發聲維權,因此#MeToo在韓國的蔓延雖然充滿阻力,也有著顛覆性意義。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路透社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路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虎爺出來玩!監視器連續4天錄到 桌上玩耍「清晰尾巴」網友被萌翻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