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說鬼/惡靈獵人筆記本-鳳冠女幽

閱讀前請服用,這不是新聞報導,而是《ETtoday東森新聞雲》「大家來說鬼」徵文比賽,為什麼要加這一段?因為我擔心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聰明。

文/聶微涼

大家好!我是惡靈獵人社的菜鳥社員,我叫聶微涼。

說起本少爺入社的經過,那就要從很久之前莫名捲入了一件超自然事件說起。那時我認識了亞里斯,當時他的身份是我的老師,現在是我的同事。

其實我一點都不信什麼鬼神之說,一直覺得所有的事都可以用科學解釋。現在解釋不了的東西,將來也一定有人能解釋出來;偉大的愛因斯坦,不也用科學解釋了上帝的存在嗎!

最近各地鬧鬼事件頻繁,社長老頭派給我們每個一人一個任務,但唯獨我。社長說:我是無靈元者很容易受到惡靈攻擊,於是加派了亞里斯跟著我一組。

與其說是跟我一組,倒不如說他是我的褓姆。切....我就這麼需要人保護嗎!上次補習班鬧鬼的事情,最後我還不是解決了,不然現在我怎麼會在社裡。

算了....社長說,北區益民商圈最近常發生夜歸女子連環兇殺案,一個逃過一劫的女高中生表示她見過那個犯案的兇手。當晚她補習完準備搭公車回家,走去公車站牌的路上突然感覺到有人摀住她的嘴,然後強拉自己到暗巷。

她拼了命地想掙脫,終於讓她逮到空隙而逃跑了。她清楚地看見那個兇手頭戴鳳冠、沒有雙腳的在地上飄,手上的指甲長而尖銳,刮在商圈店面玻璃牆上的聲音十分刺耳。

她確定那個兇手不是人,是個女鬼。女鬼的臉部只有嘴巴,沒有眼鼻及眉,嘴唇擦上如同鮮血般的大紅口紅,缺了眼、鼻、眉的地方全都由皮膚包裹著,而臉部佈滿了極小極密的疙瘩且又乾又澀,就像是死上一段時間又被曬乾的癩蛤蟆。

當時她正在處於見鬼的驚嚇中,女鬼平舉利爪,發出尖銳漆厲的吼聲向她飛撲過來。女學生本能性的摀住雙耳,然後就...暈了過去。

醒來之後,她發現自己居然躺在醫院,大腿跟胸口上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顱內也微出血。警方懷疑這一連串案子都是這個戴著鳳冠的女鬼做的,由於牽扯到惡靈殺人,警方也束手無策,只好帶著筆錄來找社長老頭研究。

社長老頭曾親自去地點勘察,開天眼看到過那個女學生口中說的那個女鬼,但是那個女鬼一見社長老頭就飄走。社長老頭追不上,於是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我....還有亞里斯。

社長老頭交待亞里斯,能捉就儘量別毀滅她,讓女鬼有一個重新投胎的機會。我說:「社長呀...什麼女鬼什麼重新投胎,拜託科學一點好嗎!還有你那什麼開天眼看到鬼,有個科學名字叫"邦納茲症"。

對了還有,你不知道你的帥姪子亞里斯是塊木頭,隨時都少根筋嗎?你看你交待他今天晚上跟我去現場抓鬼,結果都快11點了,我撥電話過去,他居然說記錯時間現在才要趕過來....。」

你如果是真的擔心我無靈元易往生的話,安排這個褓姆也太沒誠意了吧。算了...我自己先晃晃。看著補習班下課人來人往學生們,我又想起了那群在補習班鬧鬼事件犧牲的同學。

唉...人生真的有很多事情既矛盾又躲不過。明明我是個無神論者,卻又來加入惡靈獵人社,其實說穿了就是矛盾啊。我當時就相信是惡靈奪走我同學的生命,才跟著亞里斯進來社裡。

我不想再讓惡靈奪走我身邊任何一個人了。想著想著,我走到那個女學生所說的暗巷,環顧一下四週,我沒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看了一下手錶都快12點了,亞里斯居然還沒出現也沒打來。

我正想拿起手機撥打給亞里斯時,感覺有人從我背後推了我一把。我下意識地回頭察看,卻發現沒有人。這個時候我背脊一陣陰涼,打給亞里斯又轉語音信箱。沒辦法!只好靠自己了。

我左手拿著手電筒照著陰暗的道路,右手緊握著「驚雷」,這是一把申縮自如且功能超多的電擊棒,是亞里斯在補習班事件中特別做給我防身兼對付惡靈的武器,心裡十分地緊張。

剛剛被無形推了一把後,我心裡其實有個底了。不可能有人在一個轉頭的時間消失在視線裡,九成九是那個女鬼。

前方有兩條叉路!一條是往商店林立的地方,另一條是往商圈的地下一樓的停車場。我正在想該走哪一條的時候,女鬼出現幫我選路了。

這次我清楚地看到她的長像,不只臉上有疙瘩,全身還都是血痕,而且我清楚地看到,她懷裡正抱著一個小孩!這小孩的臉色鐵青,跟女鬼一樣沒有眼鼻,眼部是兩個空洞,小孩的表情像是在哭卻沒有聲音。

女鬼就站在往商圈中心的那條路,她以飛快的速度朝我飄來,張開大嘴露出黑色的牙齒,貌似準備補食我的樣子。

這個時候顧不得什麼榮譽心跟羞恥心了,我提起正在發軟的腿直往地下一樓停車場跑。一進到停車場,我感到渾身不對勁!半夜12點漆黑一片,那女鬼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要是她正在餓頭上的話,三秒內吃掉我也是有可能的,而且我根本不知她會出現在哪啊!不行。這樣穩死,一定要想個辦法,我於是把手電筒關掉,緊握驚雷並將它申展開來。

心理學家說:人在黑暗時,身體的感受力是光亮時的10倍。我看著手中的驚雷竄動的電蛇,現在也只能賭一賭了。我將腳步放慢移至停車場正中央,這個時候的女鬼,出現在我面前十公尺處。

原本懷裡兜著的小孩跟在她後面,身體彎曲著爬行,跟電影裡的大法師一模一樣。我鼓起勇氣揮舞著驚雷,一棍下去打不到女鬼卻打到鬼小孩。鬼小孩似乎受到了重創,直奔地下廁所的方向去,女鬼跟了上去,而我也決定趁勝追擊。

當我走到廁所前,這二隻鬼突然都消失不見,我還沒搞清楚接下來的動作,就聽到女廁傳來女孩子被摀住嘴巴的哭聲。可惡....我不會再讓人受到惡靈的傷害了。一個大腳踢破女廁的門,我赫然發現,一位女學生手腳被綑綁住,嘴上還貼著膠帶橫躺在角落。

一個戴著口罩的男子,脫了褲子露出下體準備要強姦女學生。可惡...先不管那女鬼了,解決眼前這個敗類比較重要。我衝到那個色狼的背後給了他一棍子,驚雷的電力調到最小,卻剛好能讓這個死色狼暈厥過去。

我解開綑住女學生手腳的繩子,並將繩子整組移駕到色狼的手腳上。警察來了之後安撫一下女學生,並將色狼抓回警局。

原來這個色狼是性侵慣犯,十多年前就因性侵入獄,現在假釋出來還是死性不改,前一陣子的連環殺人案也都是他性侵完之後痛下殺手。

後來,我向住在那很久的老人家打聽,那個女鬼在100年前懷上了身孕,在那個民風十分保守的時代,她的丈夫仍願意取未婚懷孕的她過門。

即將迎接幸福生活的兩人,卻偏偏在出嫁那天遇到一夥強盜,他們洗劫完所有的嫁妝後殺光所有人,這個故事流傳在當地已經很久了。

原來,女鬼在世為人的時候就樂於助人,死後知道這一連串命案都是那個性侵犯做的,所以才故意出現,引我去救地下室的那個女學生。

從此之後,益民商圈就再也沒有命案發生,之前那個逃過一劫的女學生也說:她見過女鬼,應該就是女鬼想要嚇那個在身後摀住自己的性侵犯的吧。

唉...社長老頭說的對!有的時候人比惡靈還惡。

事情擺平了,我準備回社裡向社長老頭報告,才看見亞里斯身背吉他步履蹣跚的走過來。

奇怪....他怎麼一付狼狽的樣子,手腳上還都是血,更奇怪的是,怎麼好像有個人影跟在他後面.......。

惡靈獵人社。 聶微涼。

▼說鬼故事拿現金,請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薄紗辣妹跨坐大腿!他春酒被肉彈洗臉 爽完5秒...超慘下場曝光

ET來了熱門新聞

SM大考驗 一分鐘測你的被虐指..

混血F妹袁曼軒 掀裙系列最終章

求籤怎麼求?擲筊怎麼擲才正確?

連辦公室植物放前放後都有講究

說鬼/發生在民國八十八年的故事

說鬼/誰在敲門

雲端走向實體!新聞雲7周年全新..

療癒系辦公公仔擺越多小人越多?

2019大家來說鬼 寫鬼故事賺..

「我看我拍」上傳影音人氣破百萬

從愛吃炸雞哪個部位 看真實個性

「找寶傑請左轉」東森電視不在東..

10題挑戰誰是展榮、誰是展瑞!

結婚後你與另一半多久吵一次架?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