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說鬼/站夜哨,哨所上面「有東西」瞪著我…

閱讀前請服用,這不是新聞報導,而是《ETtoday東森新聞雲》「大家來說鬼」徵文比賽,為什麼要加這一段?因為我擔心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聰明。

文/泰坦

「站住!口令誰!」絕大多數男生都當過兵,其中站「夜哨」真的很煩,睡到一半得從溫暖的被窩爬起來,迅速著整齊服裝,在2小時漫漫長夜中,還要擋長官的督導,的確是很「X」的一件苦差事。

▲站哨示意圖,與本篇文章無關。(圖/東森新聞)

小弟剛好是「金馬獎」得主,在那「國之北疆」──馬祖服役,說到馬祖的特色,就是一個「冷」字可以形容,在強烈的東北季風吹拂,讓這「四鄉五島」冬天平均溫度只有攝氏4、5度,我還經歷過只有1.5度…。半夜被叫醒已經夠痛苦了,還要在這種惡劣的氣候下值勤衛哨勤務,相信是許多外島兵的「夢魘」。

說到那件事哦,當時我入營滿久了,階級是「一兵」,當晚是站「安全士官」,詳細時間我忘了,但應該是「洞洞洞兩」(00-02)或「洞兩洞四」(02-04),我拿手電筒去叫下一班哨的衛兵起床。

因為馬祖冬天真的冷到爆(夏天也熱到爆),哨所都有準備薑茶等熱飲,讓弟兄喝下肚暖暖身。我站在哨所,看著準備接哨、離我大概4、5步遠的學弟,他拿著保溫瓶喝熱水,

「ㄎㄧㄤ!」突然一聲巨響劃破寧靜的夜空,原來是學弟的保溫瓶掉到連集合場而發出的尖銳聲音,下一秒,他立刻以「跑三千鑑測」的速度衝到我面前,他臉上非常驚恐的表情,讓我看了也覺得有點害怕。

「怎麼啦?」「那個…」「嗯?」「哨所上面有東西瞪著我…」聽到這裡,我差點沒飆出三字經,原來讓學弟不顧一切、嚇到把保溫瓶丟掉的原因,竟然是我「頭上有個東西」。

先來介紹一下我們的營舍,地形落差很大,以哨所為一個水平面(當作一樓);哨所上面是一個平台(當作是2樓),放有水塔,但大部分是空地;哨所下面是連集合場(當作是地下2樓);哨所旁邊連接著軍械室、連長室、輔導長(POA)室和官兵寢室。因此學弟的保溫瓶就是從1樓掉到地下2樓,在寧靜的營區發出刺耳聲響。

由於馬祖以前是軍事重地,和對岸的大陸烽火連年,不免折損許多盡忠報國的英雄,島上盛傳許多「大學長」出沒。本連作業室相傳以前是槍決敵人的刑場,因此「陰氣」頗重。

曾聽有「陰陽眼」的退伍學長說,營區的「後半部」,包括可以讓弟兄坐著休息的木頭椅區、伙房和廚餘區,晚上最好不要過去,因為很恐怖。這區有一顆很大的樹可以遮陽,但聽學長說過,「你看,上面有一個…」。

其實小弟在當兵前算滿膽小的,最怕農曆七月的「鬼月」,如今卻親眼目睹學弟說「哨所上面有東西」,當下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也只能故作鎮定,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但其實不斷摸著入伍前特別去寺廟求來保平安、掛在胸口的護身符壓壓驚。

這名學弟之前就說「看得到」,有一次深夜,他站衛兵,從遠方看到去叫哨的安全士官,背後緊緊跟著一個「黑影」,也讓已經充滿靈異傳說的連上,更增添幾分詭異的氛圍。

退伍已經兩年了,這起「讓我印象最深刻的站哨經驗」,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毛毛的,但如果平時沒做虧心事,只要帶著敬畏的心情看待它們,似乎也沒什麼好怕的。

不過,還是很慶幸現在不用再站夜哨了,不用在那黑漆漆、冷颼颼的馬祖北竿站夜哨了。

▼說鬼故事拿現金,請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友人車禍!她問「老婆怎坐車上等」 網一看駕駛座爆雞皮:好清楚

ET來了熱門新聞

SM大考驗 一分鐘測你的被虐指數

2020大家來說鬼「總獎金5.7萬」 誠徵鬼故事

夜遊劍南山遭白衣女狠瞪 她們一路跟回家

求籤怎麼求?擲筊怎麼擲才正確?

雲頂高原猛鬼傳說 惡女鬼嘴刁人頭

說鬼/誰在敲門

連辦公室植物放前放後都有講究

蛇腰美背!DenKa「近全裸」曝光

說鬼/我不要再臨時出差.....

混血F妹袁曼軒 掀裙系列最終章

男女交往像棒球 終極目標回本壘

「我看我拍」上傳影音人氣破百萬

說鬼/飯店裡的滴水聲

說鬼/發生在民國八十八年的故事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