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法律白話文運動

法律白話文運動

許恬心/疫情下遠距工作者的勞權保障

在居家工作期間,遠距打卡不僅能避免勞檢員發現出勤紀錄登載不實的風險,更是確保合理工時及爭取加班費的依據。倘若雇主違法未登記出勤紀錄,員工可以自行保留工作時間的證據(例如電子郵件、通訊軟體截圖及開會紀錄等),作為爭取加班費的依據。

王毓琪/從殺警無罪案測量我們與法律的距離

殺警案鄭嫌罹患精神疾病,行為當時無法辨識自己之行為不法而判無罪。倘若他有定時服藥就醫是否就不會發生類似悲劇。國家對人民的健康權是有保護義務的,但我國花在精神健康的業務預算編列嚴重不足,國家應正視問題並實現該負義務。

許翔甯/學生不想升旗就被記過?訴願決定撤銷是說啥

前陣子,一則新聞標題「司法首例!高中生未升旗遭處分,告贏教育部」,這則判決中,陳同學被記的三支警告還在,只是「回復到」還沒提起訴願之前。其中關鍵在於大法官作成的釋字784號,宣告中小學生享有和大學生一樣的訴訟保障。

廖伯威/特赦並非清白 蘇炳坤、郭中雄冤案終獲平反

發生於三十幾年前的金瑞珍銀樓搶案,因為警方辦案的便宜行事,造成一人的死亡與四個家庭的破碎。即便最後終獲平反,但他們幾十年來的人生卻再也喚不回。同樣的,銀樓老闆夫婦至今仍不知道是誰搶了他們的金飾,甚至因此吃上詐欺罪官司。

林誠澤、陳孟緯/台版N號房?西斯版PO文法律責任

南韓「N號房事件」提醒我們性別關係中男女權力的不對等,往往加劇女性淪為性騷擾、性剝削對象的可能性。反觀台灣,網路論壇分享「西斯」(Sex)圖影的風氣早已不是新聞,可是很多論壇使用者對於尊重他人一事仍缺乏自覺,不時擦槍走火,誤入法網。

黃建智/疫情襲股市 庫藏股護盤自家股價自己救

新冠肺炎襲捲全球,股票市場深受其害。企業為避免股價持續下跌,可由董事會以特別決議的方式,在公告並申報主管機關後,將市場的自家股票,以公司資金按照適當比例買回,適度的維持一定價格,這就是所謂的「庫藏股」買回機制,希望能有效止血。

石勳平、劉珞亦/林宅血案解不開的檔案 殺人事件影響國安?

林宅血案發生迄今約40年,謎團卻尚未解開。重啟調查的促轉會要求相關機關提供當初調查的資料,國安局因「林宅血案涉及國家安全的情報來源,拒絕給予促轉會調查,且將列為永久機密」。到底一樁殺人事件為何會成為嚴重影響國家安全的事件呢?

呂佑文/【釋字785】大法官:公務員也享有訴訟權

釋字第785號解釋除了處理消防人員勤務相關的制度問題外,也指出公務人員救濟管道之保障:公務人員與其服務機關或人事主管機關發生公法上爭議,認其權利遭受違法侵害,本來就可以按照爭議的屬性,依法提起對應的行政訴訟。

法律白話文運動新書《臺灣法曆:法律歷史上的今天》

法律白話文運動的新書《臺灣法曆:法律歷史上的今天》,每天一個台灣法律歷史上的案件,讓讀者聚焦台灣法治的演變經過,重回那些歷史現場,讓人更清楚法律如何形塑現今的世界,又如何影響現代生活的各個面向。

江鎬佑/把毒犯抓去關,校園就安全了嗎

立法院在去年底修正《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以調高刑罰為重點,像是提高第二級毒品的刑度從七年起跳到十年,以及提高併科罰金;持有第三、四級毒品從20克變成持有5克就要處罰。貿然入罪化跟入刑化,無視矯治機關人力吃緊,也忽視查緝跟追訴成本。

蔡孟翰/國家人權委員會誕生了

2019年是台灣批准兩人權公約並訂定相關施行法的十週年,而就在這個象徵性的年份,台灣通過了《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組織法》,將國家人權委員會設置在監察院之下,由監察委員組成,提升國內人權。

楊貴智、蔡涵茵/蝦毀!山寨版告贏正港MUJI,豈有此理?

近期發生中國山寨版無印良品狀告日本無印良品侵權,日本無印良品不但敗訴,還要賠償人民幣50萬元。山寨版告贏正版,問題出在疏漏註冊第24類的商標。除了MUJI,包括日本本田汽車、美國運動用品「New Balance」以及「喬丹」也吃過類似的虧,因為商標採用「先占先贏」的法理。

許翔甯/【太陽花國賠案】雖然我有錯,你也用不著這樣對我

太陽花國賠案判決指出,「占領行政院是非法集會,警察有權驅離,但驅離的時候應該符合比例原則」。「國家賠償」包含「國家會犯錯,而且犯錯後,會道歉、會賠償」的意義,而這也是現代國家所應該有的態度—人民並非芻狗,而是國家真正的主人。

王心婕/我們的後真相時代—如何抵抗資訊戰

網路助長了假訊息的傳播,而此現狀可說每分每秒都在形成蝴蝶效應,小至個人情緒波動、鄉民私刑,甚至影響國安、選戰。面對資訊戰來襲,除了平台的協助、政策的推動,更重要的在於用戶本身,避免自己陷入確認偏誤。

蔡孟翰/【陳同佳案】台港角力下的管轄權問題

香港人陳同佳在台殺害女友後,離開台灣逃回香港,因盜刷死者信用卡而在港入獄。日前,因刑滿出獄,再次引發究竟是否應該來台受審,引發台灣和香港兩政府角力,也引發國內政治圈及法律圈內的口水戰。

黃建智/併購下市櫃案創新高 小股東權益誰來顧

近五年因併購下市櫃的公司逐年升高,小則以節稅考量,大至作為改變營業型態,因為下市櫃後,法律管制較寬鬆,公司可藉此重新整合組織、規劃未來經營計畫,待適當時機後再行上市櫃。

王碩/《禁蒙面法》禁了什麼?怎樣才算蒙面?

香港宣布實施《禁止蒙面規例》,是否能達到遏阻港人上街頭的目的,筆者不禁存疑。如果港府明知規例不可能發揮行為規範的功能,仍執意發布,是否僅為加強抓捕力道的工具雖未可知,然香港情況似不容樂觀。

黃建智/怎樣算是內線交易?路過聽到也算?

具有「法定身分資格之人」實際知悉有關公司重大影響時,在該消息明確後,未公開前或公開後18小時內,不得對該公司之有價證券,自行或以他人名義買賣。如果外頭剛好有職員路過聽到進而買賣獲利,結果要讓裡面不知情者負連帶賠償責任,似乎不妥當。

黃建智/從大同條款看《公司法》新法的股東會召集權

《公司法》修正時,增訂了第173-1條,讓持有過半數的股東,在持有三個月後,可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來增強股東權利。這條也被稱為「大同條款」,可以防止公司派濫權,使公司派為了保有經營權而更加追求營運績效。

徐書磊/勾勾纏如何解 糾纏行為入法的困境

內政部在2018年提出《糾纏行為防制法》草案,卻因警政署喊煞車而卡關。糾纏行為在現代宛如不定時炸彈,法律要在什麼時間點介入、什麼樣的行為需要被規範、處罰的強度為何,才能在被害人害怕、憂慮,或受傷前便提供適當的保護,便是糾纏行為入法的難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