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

什麼是死掉?與孩子談生死 綠玫瑰:用不著的器官可給別人

▲(圖/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提供)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媽媽,什麼是死掉了?」對於3歲女兒的這個疑問,我總是耐心地告訴她,死亡跟出生一樣,是每個人都會碰到的事,死掉了,就是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再也看不到家人跟朋友,所以要保護好自己,讓自己可以活久一點,才能多多陪伴心愛的人!死亡,在我們家不是一個避諱的話題。

由於原生家庭的影響,我對生、死看得很開,我認為,老天爺最公平的就是:「死亡,是這世界唯一不可避免的事情,與其擔憂、與其害怕、與其避談,不如深入了解與學習面對!」

日前,我帶女兒DAHLIA去看了一個有關移植醫學與器官捐贈的展覽,展覽中設計了可以互動體驗的器材,用淺而易懂的方式,教導大人與孩子辨別健康與不健康器官的差異,這對於從小身體不好的我來說有極大衝擊。

怎麼說呢?戴上了展覽中的模擬聽診器,我聽到健康心音與不健康的差別,健康的心音,跳動強力且頻率穩定,衰竭中的心音,夾著雜音與不規則,兩者比較下來,差異十分明顯,連外行人都可清楚分辨。

會場同樣有模擬肺部運作的器材,很明顯地,與對照組相比,不健康那組的肺活量少得可憐。我的肺也不好,難怪之前去測肺活量,檢查的護理師還誤會我沒大力吹氣,想到身上兩個器官這麼努力地運作,也真是難為它們了。

我們都知道,不管事前做了多少心理準備,當死亡來臨,人們難以完全排除恐懼!因著未雨綢繆,我教育著孩子面對死亡的態度,甚至,常提醒她「用不著的物品,要分享給其他需要的人!當這個觀念提升到生命的層次,不就是「器官捐贈」嗎?

但礙於人們對於死亡,存有太多「未知」與疑惑,通常考慮簽署器官捐贈的本人或家屬都會擔心,若從腦死身體上開刀移植,不曉得過程中會不會有痛覺與知覺?並且與「死留全屍」的民間信仰牴觸,這是自我突破的一大難題。

您又是如何跟孩子談到生死的呢?對於身後事也有這樣的想法嗎?

★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您有滿腹媽媽經、爸爸經想大聲說出來嗎?《ETNEWS新聞雲》親子版歡迎您來分享育兒心得,灌溉孩子們健康、快樂成長,來稿請寄「parenting@ettoday.net.tw」,並請註明「個人簡介」。本報保留篩選、修改權限,文章登出不另行通知,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更多孕兒、婆媳、婚姻相關話題(報喜文、集氣文、抱怨文等),歡迎加入「歐膩的育兒媽媽經~姐就是要碎碎唸」臉書社團一起交流討論,也歡迎大家秀出任何寶寶照、懷孕照、個人美照跟臉友分享。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鶯歌殺人!8煞強擄娃娃機台主 球棒狂打「爆頭丟包山區」慘死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