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文忠/是什麼剿滅了慈濟?

文/葉文忠

社會議題,一直有兩種主題是很難對話的,一個是政治,一個是宗教,如今撞在一起,果真激起了大片水花。

慈濟「內湖開發案」的爭議捲土重來,引發戰火。因為關注,新聞媒體界把慈濟整個重新起底一遍,一切先「豺狼化」再說,北市府廉政委員方儉甚至po文,「是有災難的地方就有慈濟?還是有慈濟的地方就有災難?」水激則悍,玄奘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釋昭慧領銜反擊為慈濟發聲,話題立刻星火燎原。這一開戰,原議題不見了,鋪天蓋地的剿滅慈濟行動成為新議題,我想素來低調的慈濟人只能嘆著「人何寥落鬼何多」吧。

▲慈濟內湖開發案,釋昭慧捲入戰火,舌戰紅塵。(圖/東森新聞)

真正關注此議題的,大概有三種人,一是環保支持者,二是反慈濟者,三是支持慈濟者。老實說,我挺佩服她膽敢一人跳出來「橫眉冷對千夫指」,上談話性節目挑戰那群真「蛇蠍」的政治名嘴,這場被形容「光明頂失守」的戰役,如同是出家人大戰群魔,群魔圍剿獵物,哪怕你有七分理,都會被打入地獄,一次殲滅,更何況慈濟在這恐怕只占三分理的議題上。

出家人,這是何苦?這個場子不會讓議題更清澈的,就算是「滅絕師太」來,一樣被滅了。

媒體人王尚智撰文「那些以慈善之名的無盡掠奪」,引起廣大迴響,但我無法認同這將慈濟全面打入魔道,那「向大眾蛇蠍吐信」的觀點,面對各宗教,冷眼旁觀會更清晰,這一切不過卡在一個「執」字。佛度有緣人,本想渡化眾生,手法卻箝制了眾生,這是佛教的盲點,卻也幾乎是每個宗教打不開的矛盾結。

師父引進門,修行看個人,王尚智特別舉證印度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 of Calcutta ),「樸實真切的基層救援,完全沒有『以苦難之名,進行人力資源擴張』!」事實上,正因為德蕾莎修女超越了一般修道人士的“能力範圍”,個人德行大於教團,所以名垂千古,但不代表整個天主教徒都能這樣,別忘了,歷史上多次殘酷的十字軍東征是怎麼來的?殊不知,佛教在全球各大宗教裡,幾乎是沒有因為搶地盤而衍伸成為戰爭的宗教了。

▲德蕾莎修女德行超越了宗教,於是名留千古。 (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宗教如商場,從來就是一種「領地」的經營模式,不該因為教團的擴張,便認定其背後盡是龐大利益與算計,若真如此,如此巨大的慈濟,遍野無邊的佛道台灣,你我都成了構築黑暗台灣的網目與織工。

在台灣幾大宗教團體,有所謂「北聖嚴,南星雲,中惟覺,東證嚴」,指得就是法鼓山、佛光山、中台禪寺、慈濟四大佛教山頭,各有勢力與影響力,教徒都數以百萬計。佛法廣袤無邊,其教派教團各有法源「只取一瓢飲」,建立自己一套的修行方式,便能開展流傳。

不過以台灣海島移民文化的最大勢力而言,其實道教才為最大宗,只因道教納百川,信徒們對於信仰可以「混搭」,拜觀音,也可以拜媽祖;拜佛祖,也一起拜王爺。一個皈依佛光山的信徒,一樣到行天宮拜關公。

宗教需要傳教與傳道。傳,就是擴張,擴張就會形成團體,團體就需要組織,組織就必須管理,於是產生階級;人治的組織,就會有基本的鬥爭性格,說穿了,一個如此龐大的人治團體,就是一個大企業。

▲每一個教團都如同一個大企業,企業的盲點與弊端必然都會出現。(圖/東森新聞)

六祖惠能的故事,很多人知曉,一偈「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開啟了佛教禪宗盛世。惠能本來是個東禪寺廚房打雜的,禪宗「領地」能廣為擴張,卻是因為五祖弘忍傳了衣缽給惠能,怕惠能遭人加害矚他逃離,並告知衣缽傳給他後就不要再傳,以免引起更多紛爭,試問,此佛門鬥爭和紅塵有何分別?

王尚智也形容慈濟以「最初的慈善之名」,完成「最終的資源吞噬」,用「掠奪」與「吞噬」太沉重,慈濟以「人心淨化、社會祥和」攻占佛界山頭,我們不能否認其資源主要來自信徒們「自動」捐獻的「功德款」,慈濟如今財大勢大,你只能說它「經營有方」,除了佛教徒,自然也吸引另有目的人們或財團為了「沽名釣譽」而靠近。不只慈濟,各教團的志工們,幾乎都會計較著捐款排名,這本就是人性醜陋最直接的現形。某年,美國友人來訪,我帶他去參觀了三峽祖師廟,他好奇的問我,「為何旁邊每個牆板門板上都有人的名字?」我只好照實說,古蹟建造時經費都是靠信徒捐贈,這是給他們「名」的回饋。

掛了名,便顯了自己的功德。若要真「論罪」慈濟,我們該探討的,是何以慈濟可以讓教團如此“擴張”?無他,它叫「慈濟功德會」,就是號召「功德」。而其「行善」執行力與行動力,其他教團幾乎無人能及。

「一定要做善事」,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個「執」,人追求「善行」過頭了,為行善而行善,就是矯情,是偽善,不是真大愛。真的善念,反而無念,像吃喝拉撒睡一樣自然反應,一個人突然在你身旁跌倒,你搶過一步扶住,這是沒經過思考的本能反應,「不思考」,反是「真善」,既然不思考,也就不會隨時隨地口口「教法」聲聲「上人」,同樣的也不會事事「榮耀主」「榮耀菩薩」。事實上,打著宗教名,要求隨時要有功德心,各個都能講得頭頭是道,也各個做不到,脫下制服後就打回原形,這是人性,既然做不到,那就多捐點錢給教團,請其代為吧。

宗教以愛之名,對原始人性進行諸多的禁錮,壓制慾望,甚至透過因與果的因緣循環,遏止人類侵犯為害,積功德方能除因果,卻也造就了另一種「執」。南懷瑾說,學了佛法容易被法困住的,「世界上最可怕的魔是佛魔,我最討厭一般學佛的人,一臉“佛相”,滿身“佛氣”,滿嘴“佛話”,學佛是學解脫,學道是學逍遙,結果很多學佛的人既不解脫又不逍遙」,這便是「修行看個人」,再底層的販夫走卒,都會有「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的性靈人物,事實上,佛教如此,天主、基督又何嘗不是?

但這只是宗教觀形而上的討論,卻不可否認此「執」著實也替許多受難的家庭,解決了當下之急,找到人生路依歸與慰藉的方向,更不可因其「勢大」便「罪化」其行善的方法,每當災難來臨時,慈濟人總在人們尚處震驚之時,物資人力已經到了現場。

回到議題本身,開發和環保從來都是矛盾的衝突,戰爭永不會止歇。兩種議題各有支持者,在台灣,議題的討論,已「進步」到不看人數,只看分貝。地小人稠的台灣,環境資源早已耗盡,年年都有限水危機,是降雨問題,更是水庫淤積問題,開發過了頭根本不必再討論。「水土保持」這門科學,是對應於人類無止盡開發掠奪地球資源,在回收惡果後,開始反省所產生的科學。

但對慈濟言,慈濟辦學、蓋醫院、設電視台,四處賑災,和其他宗教團體沒什麼兩樣,從來都是以「人」為本,那「千萬上億的『慈善』投資」,仍讓一般平民百姓有益可受,對其教徒與支持者而言,想要開發私地做為「行善」的加工廠,出發點何錯之有?何以被妖魔化致此?不客氣的說,台灣這些新聞媒體與名嘴放大衝突的窮攪和讓議題失焦,才是真妖魔。

內湖這件開發案的真正關鍵並不是慈濟,而是在市府,一切專家說了算,既然已認定是「保護區」,市府「永不核可」就動不了工,那麼究竟還吵什麼?只不過是因為釋昭慧在臉書上跳出來對抗「婉君」的攻擊為慈濟辯白,再被媒體擴大事端而已。

▲慈濟內湖園區開發案能不能開發的關鍵,其實在市府。(圖/翻攝自慈濟官網)

一切從負面起頭,每個計畫背後總認定必有企圖有暗盤有勾結,人與人之間起碼的信任蕩然無存,言語暴力充斥媒體與網路,成為台灣對議題溝通的新模式,這是國家水準低落的現形,祥和越來越遠,只剩陰暗烏雲。

沒有「婉君」們髒嘴惡語的攻擊,就不會有釋昭慧的回擊,攻擊慈濟並不會讓這個世界更美好;然她的憤怒回應「你們倘若不怕有朝一日因惡口業,而受到纏身惡疾的自我懲罰,那你們就儘管狂罵吧!」卻也看出即便出家人,要談放下,仍是多麼遙遠。不管支持與反對,「慈言善目」在台灣已瀕臨絕種。

台灣的人心只缺「慈」,不缺「濟」。濟,有得是想「積功德」的人搶著做,這個社會最需要的,則是濟「慈」,多一點善念看事情,多一點理性想事情,剿滅慈濟,等同連個樣板的善根也都沒了。

● 作者葉文忠的其他文章在他的個人部落格上http://jamesyeh1963.pixnet.net/blog,目前為《ETtoday新聞雲》固定合作名家,更多葉文忠的精彩好文請見《ETtoday新聞雲‧名家專區》,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參與,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北捷府中站女被襲胸+扯開上衣 「上身全裸」遭百公斤男壓倒狂毆

名家熱門新聞

彼得潘是愛麗絲哥籌錢救父

小生:3招判斷男人對妳超有意思

7道超下飯的絞肉料理

夢到貓咪代表什麼意思呢?

一次學會5款雞湯 作法超懶人!

愛劈腿?圖解6大「感情線」手相

尾牙抽獎順序亂排 比不抽還爛!

墾丁陰陽交界處藏「五行八卦陣」

超市火鍋肉片變出5道美味料理

工作一輩子也買不起一間房子

落健生髮水的效果及風險

電話費爆了?試試五大網路電話!

藥品GMP、食品GMP 傻傻搞不清楚

幼兒腸胃道疾病6大徵兆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