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最痛! 《Q&A》二部曲透過「戲中戲」繾綣3世情緣

▲飾演蕭伶的徐堰鈴在二部曲「戲中戲」中演唱了豫劇《王魁負桂英》。(圖/台南人劇團提供,下同)

記者嚴云岑/報導

「人世間最痛苦的,原來不是生離死別,而是遺忘。」這是《Q&A》二部曲中最經典的台詞,在這部新作中,蔡柏璋將重點從面對人性的歪曲、醜惡、脆弱與徬徨,轉化為「情」、「欲」二字。在這部劇中,除了將主線一分為二外,還將傳統戲劇融入其中,從女主角傅嚴歆前往倫敦尋祖父一事,回溯出大動亂時期豫劇花旦與富家公子的缺憾愛情。

《Q&A》二部曲的時空篇幅跨得更廣,除了延續首部曲中男主角劉憶前往柏林找尋記憶外,還藉由傅嚴歆的尋親一事,帶出了1966年河南開封名伶與富家公子的虐戀。在這部舞台劇中,「欲望」雖然也為貫穿全劇不可或缺的因素,但分別發生在2013年柏林與1966年河南開封的兩場「戲中戲」,卻為整齣戲添增了不一樣的色彩。

▼劉憶為了尋找記憶來到柏林,卻意外碰上了Stefan的前女友Maggie。

為了尋找真正記憶,劉憶回到柏林想要尋找Stefan,卻遇上了先前的經紀人Maggie,進而帶出一段無疾而終的三角戀情。時間回溯到2013年,劉憶初次與Stefan來到柏林時,曾在餐廳駐唱,雖然只有5個觀眾,但劉憶卻說了「只要台下有一個觀眾,我們就該為他繼續唱下去。」這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態度讓他大獲成功,卻也經歷了自己暗戀的Stefan愛上Maggie,傷心離開。

傅嚴歆為了尋找爺爺來到倫敦,卻意外得知劉憶父親的小三竟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無奈嚴記食府的老闆嚴和已罹患阿滋海默症,能夠喚醒他的只有錄音機裡《王魁負桂英》唱段,與演唱者蕭伶。

不復存於世的聲音,是嚴和與外界溝通的唯一橋梁;在二部曲跳躍的時間斷點中,兩位資深演員朱宏章與徐堰鈴除了以細膩的演技呈現出嚴和與蕭伶的相愛與訣別過程,還實際演唱了〈告廟〉一戲,透過雙層舞台營造出前台上與台下的情境,並將曲中「早該把我的喉嚨割斷,免得我對賊傾心對鬼交談,滔滔恩愛說兩年」投射到嚴和負心與他人定親一事,道盡人生無奈。

▼嚴和與蕭伶的虐戀貫穿了二部曲的主線。

失憶後的嚴和手中的錄音機成了這部戲的引子,在年歲的篩子磨去了他的記憶後,他遺忘了應該記得的髮妻與獨生女,卻只記得當年在香港碼頭邊等不到的伊人,記憶的無奈莫過於此;劉憶尋著腦中的旋律來到柏林,面對的卻是自己花名冊中無數的砲友,以及一段心碎的三角虐戀,而他在倫敦旅遊時撿到的錄音機,又在失憶後意外交還給嚴和的過程,也為未來的三部曲埋下了伏筆。

若將《Q&A》首部曲的關鍵字定為「謊言」,那二部曲便是「遺忘」。在首部曲中,劉憶的前男友蔡恭亮曾提到人的記憶不可信,因為「回憶的空缺,多靠想像來填滿」;雖然首部曲中沒有將此交代完整,但二部曲卻將此點發揮得淋漓盡致。比起首部曲以「荒誕喜劇」的方式驀地戳破謊言,第二部戲則是將「聲音的追尋」發揮得淋漓盡致,並在追尋過程中巧妙傳達出了編劇對未婚生子、同性戀父親等社會議題的看法。

▼台南人劇團用藍色座椅巧妙在舞台上呈現出地鐵場景。

《Q&A》二部曲的場景切換較第一集更為細致,不同的時空背景與人種也讓語言更為多樣化,在這部劇中,除了可聽到英文、粵語外,還可聽到標準的北京腔與德語,還有精彩的豫劇唱腔。目前《Q&A》已於17日於台北市社教館城市舞台展開首場巡演,截止至25日仍有3場二部連演,有興趣的民眾可上兩廳院售票系統購票,或親洽台南人劇團02-2892-4861。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運動健將!異瞳貓挑戰紙杯障礙 敗在尾巴沒收好網讚彈跳力十足

公民(勿用)熱門新聞

一棵油桐樹10年就「染白」山頭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