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報/蘆洲阿財:我沒害過人 不要趕我走(上)

▲阿財1978年來到台灣,由於護照被雇主拿走,工廠倒閉後成為無證黑工,在蘆洲生活28年。

口述:黃道志(Wong Tu Tjie,阿財)

中文撰稿、攝影:陳靖偉

我是黃道志(Wong Tu Tjie),工地同事叫我阿財,1965年在印尼出生,1987年來到臺灣,在蘆洲住了28年。父母是廣東人,一大家子因為戰亂逃到印尼的MEDAN,親戚好幾個,但我只記得兩個姐姐。其他失聯太久了,想不起來。

我爸每天騎腳踏車沿著馬路叫賣小吃,母親在成衣工廠上班。因為希望我們記得自己是華人,家裡面都講廣東話或福建話,只有需要的時候才講印尼話。我爸還特地請仕紳幫忙寫身分證明給我們,讓我們記得自己的故鄉在廣東。

當時印尼人會排擠華人,我在學校只能跟一樣是華人的同學往來,有些性格善良的印尼同學也可以做朋友,我們會一起踢足球。但大部分的印尼同學很討厭我們,在走廊遇到那種一大群的要繞著走,不然就頭低低走過去。

我看過兩、三個華人同學被十幾個印尼的圍到角落揍,賞巴掌啦,打他們後腦啦。被打的同學一直叫,求他們不要再打,他們還是一直打一直打。那個表情我想起來都還會怕,我沒辦法理解那是為什麼,只能記在心裡。之後,因為拿不到印尼國籍,我大概讀到國一就輟學在家幫忙。

後來我朋友的朋友是定期在幫人家介紹海外工作,說可以把我介紹到台灣,我想有錢賺又可以學中文,又可以離開印尼,護照辦好我就過來了。那個朋友把我安排到蘆洲一間洗衣工廠,老闆把我護照收走,每個月扣掉機票錢、仲介費後大概是四千塊;半年後扣完全薪是一萬多塊。吃住都在工廠。

工廠倒閉 頓成無證黑工

在工廠做了一年多,有天我上工發現老闆不在,後面一個禮拜都沒回來,其他同事猜說老闆應該是跑路,回家的回家,找工作的找工作。我想一直住在工廠不是辦法,雖然沒護照,但只要不做壞事、好好做工,應該也沒關係,就離開工廠找工作。

之後我有遇到以前的同事,同事說工廠倒閉了,我們這些人的護照被放在派出所那邊。我不敢去拿,我不想回去印尼給人欺負。後來請人去三民派出所問,也問不到了。

我本來是住工廠嘛,老闆跑了以後,同事在蘆洲有租房子,就跟他分一間房間來睡,房租一個月算四千。後來同事回下港(按:指南部)作土水,房子就剩我在租,要九千塊,房東可能也看我辛苦,就變七千。其實我都租20幾年了,租那麼久,房子差不多要算我的,就差那個頭期款齁。

【更多移民/工友善資訊,歡迎加入四方報】

【四方報線上訂購辦法】

關鍵字:四方報,阿財,黃道志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公民(勿用)熱門新聞

懷念的滋味!台灣山竹收成年增

五月雪 油桐花造成生態浩劫?

一棵油桐樹10年就「染白」山頭

「五月油桐雪」真相毀了整座山!

客委會辦「桐花祭」 原來是....

退役上校打臉謝金河:少將才10..

台限定絕美「姬長尾水青蛾」曝光

斷層帶上違建多 中正學生挫咧等

為生態 客家人「砍油桐種木耳」

鹿水草堂熄燈 陳仕賢:續貸款出..

桐花知識!黃有福:台人曾騙日本

搶購愛心鳳梨 幫偏鄉孩子籌課輔..

花東海岸11開發案讓美景回不去..

設媒體採訪區挨轟 市警局急喊卡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