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酒店客最奧!小姐:只想看妹看到飽 死不進店又硬要聊

一般來說,日式酒店的營業時間是星期一到星期五。通常來說餐飲業最忙碌的是星期六日,但因為平時光顧日式酒店的上班族們,周末的晚上都留在家裡陪家人,所以有些店家會把店面週末轉租給一般的酒吧,有些就乾脆店休不營業。

醉到站不穩…新手小姐窺見「出場店」交易:寧願不去想意義

在我上班的店的那條巷子裡都是日式酒店,偶爾,我被派去店外發名片、招攬客人的時候,就能看見同一條巷子裡出場店的店門口有幾個小姐站著,用和我們用差不多的表情和台詞在招呼客人。讓我感到好奇的原因是,她們的店雖然也是日式酒店,但和我們店不一樣,是所謂的「出場店」。

假睫毛貼到眼皮鬆垮 媽媽桑透露「出場店」辛酸:就怕沒客人點

林森北路上的日式酒店很多,每到平日晚上七八點多,只要從大馬路轉進巷口,就會發現整條巷子左右都有剛剛亮起的小招牌。招牌上大多只寫著店名,而且還是一串用華麗的字體拼成的英文單字,旁邊標註日文的片假名,但也有些店不是這麼低調......

穿泳衣坐大腿索吻!「女神級紅牌」違規搶客 同事勸阻反被揍

林森北路每一間日式酒店都會有一位媽媽(也就是媽媽桑),媽媽是這間店的老闆,店裡的大小事都歸她管。毫無經驗的新手小姐進店裡工作,也是由媽媽負責帶、可能連藝名都是媽媽取的。

關心懷孕同事卻被弄到離職 資深女公關嘆:再也不敢對人好

在我終於做滿幾個月、進步到媽媽可以不需要一直盯著我的時候,媽媽終於開始會在空檔時和我閒聊,閒聊過程中,偶爾會聊到她在開這間店之前,還在其他的店裡當小姐時發生的事,那時候她用的是和現在不同的藝名。

喝醉了硬抱客人!日式酒店小姐尷尬回憶:還好客人很開心

有的客人對酒量斤斤計較,如果看到小姐喝太多酒,還會生氣的說「誰准妳們喝我的酒!」。但有的客人個人悶騷慢熟,需要身邊的人多陪乾杯、合唱,才會逐漸也跟著HIGH起來。面對這種客人,我們就會對他說「我們一起喝!」,然後和客人乾杯。

不能丟著妳不管!酒店小姐被3客強壓撕衣 過來人媽媽桑強救援

在林森北路上,每到了夜晚就能看見大大小小的招牌亮起,如果沒親自踏進店裡,外觀看起來好像都差不多。其實光大概分成日式、台式酒店,裡面就完全不同,其中日式酒店和台式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每一間日式酒店都會有一位媽媽。

不能隨便摸「但要讓客人舒服」 日式酒店小姐吸客秘辛

日式酒店的媽媽就是那間店的靈魂人物,她是店裡的老闆,店面的裝潢、每天上班的人力安排、營業額和業績等等重要大事,都會由她來決定;而像是店裡每天小菜要出什麼、開店前閉店後內外有沒有打掃乾淨,監督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全都是她的責任範圍。

「小姐奶太小別理她」酒店媽媽桑神招趕奧客:老娘親自坐檯

我是花田音子,夜晚的林森北路是我工作的地方,也是台北市罕見的日式酒店聚集區,每間店有不同的名字、相似的華麗裝潢風格、同樣緊閉的大門,偶爾經過的時候能看見門打開,穿著西裝的男性走出來,身邊跟著笑容燦爛的女子。等計程車靠邊停下來,客人上車,女子會揮揮手道別,約定改天再見。

熟客笑問「辭掉工作我養妳」 日式酒店小姐冷回:不就婚外情

酒店小姐的工作總是給人糟糕的印象:用客人對自己的好感賺取金錢,工作內容本身不需要任何特殊技能、也不需要任何努力,只要長得漂亮,就能做這一行。

日式酒店的男子漢之吻!醉客敬重少爺一口乾 抱住狂親10分鐘

我是花田音子,在林森北路的日式酒店成為小姐的時間還不很長,就在邁入第三個月的時候,店裡來了兩名新的少爺。

日式酒店裡的「英雄」!少爺不必坐檯 但少他們開不了店

日式酒店營業時間從晚上八點到深夜一點。但小姐們大多會在七點多提早進到店裡,才有足夠的時間更衣、化妝,做好準備,等到八點打卡上班。但除了小姐們,其實日式酒店還有一群上班時間從七點就開始的無名英雄,他們是「會計」和「少爺」。

在日式酒店經歷人生第一次約會 小姐:再享受也還是工作

夜晚的林森北路,以南京東路為界,靠近林森公園、往長春路的一側以台式酒店居多;往長安東路那一側的小巷內,則是日式酒店的天下。

「2顆冰塊酒水各半」刁客要求讓小姐傻眼:這是酒店不是手搖杯

在林森北路一帶,存在被暱稱為『條通』的日式酒店聚集區,我是花田音子,在條通工作的經歷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4小時燒1萬「不脫也不摸」只喝酒 客人都在日式酒店玩什麼?

我是花田音子,也是個每天出沒在條通裡的女孩,日式酒店對我來說並不遙遠,這裡,就是我工作的地方。南京東路以南的林森北路上,右往新生高架橋、左往中山北路延伸而去的小巷,巷口路標寫著林森北路某巷,這裡被叫做『條通』。由十條通往回倒數直到六條通,窄小的巷內便有將近五、六十間的日式酒店。 ..

陪客人上廁所「誤踩FRI店地雷」 菜鳥公關:這一行是用肝在換

華燈初上,燈紅酒綠,這裡是中山區林○北路,一個車水馬龍、罪慾橫流的地方。因為種種原因,我踏入了這裡,從西○町東區到林○北,一個多麼完整的墮落行程。我是個灰色的職業,牛郎,現在稱之為FRI。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