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酒店裡的「英雄」!少爺不必坐檯 但少他們開不了店

花田音子/

我是小夜場的戀愛販賣屋,喜歡炸雞(年齡不公開)

點評:少爺來坐~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女公關

我是花田音子,在偶然的機緣之下,成為在林森北路的日式酒店裡工作的小姐。

日式酒店營業時間從晚上八點到深夜一點。但小姐們大多會在七點多提早進到店裡,才有足夠的時間更衣、化妝,做好準備,等到八點打卡上班。但除了小姐們,其實日式酒店還有一群上班時間從七點就開始的無名英雄,他們是「會計」和「少爺」。

▲▼性招待,酒店,酒店小姐,應召女,特種行業,陪酒,打工,販賣人口(圖/記者張一中攝)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記者張一中攝)

會計的工作如其名,負責整間店和錢有關的事情,每間店的規定稍有不同,相同的是必須最早到店開門、並進行各種開店準備工作。

至於少爺,乍聽起來好像和小姐一樣,都是店裡的公關,但其實完全不一樣。有些店也會將少爺稱作內場或是吧檯,他們的工作內容簡單地說,就是輔助小姐和會計,講得更簡單一點,除了坐在桌面上接待客人以外,店裡所有大大小小雜七雜八的事情,都是少爺們負責的工作。

星期一是我們店裡固定大掃除的日子,會計和少爺除了普通的開店準備以外,還得將座位區、吧台區、以及廁所等等,整間店都徹底清潔一遍。

當天我提著晚餐進到店裡,桌椅都已經搬開,會計馬修正在用吸塵器吸地。日式酒店店內地板大多鋪深色地毯,只要稍微弄髒一點,就算在昏暗的燈光下也很明顯。為了維持店裡的形象,每天開店前和閉店後,都得用吸塵器重點清潔一遍。

我放了東西之後走到廁所想洗個手,就看到洗手間地板全都是泡沫,原來是今天負責的吧檯阿晃正在刷地板,刷了地板之後,還有兩個馬桶和一個小便斗等著他。可不要小看刷廁所的工作,不只是每天營業時間前後都要做一遍,要是有客人或者小姐喝醉了吐在廁所裡,倒楣的少爺們就得上陣通馬桶,萬一那個酒康(台語:醉鬼)沒對準,弄得整間廁所亂七八糟,整理起來又更費力。

半小時過去,我和其他化好妝、換好衣服小姐才從更衣室陸續到外面來。大部分的空間已經打理得乾乾淨淨,馬修在確認櫃子裡客人的酒支數量和清點庫存;阿晃則在備桌,也就是把水瓶、垃圾桶、酒杯、寫桌號用的紙筆、小菜碟等等用品整齊地擺到桌面上,每一項物品都有特定的位置,也有規定擺放方向和角度。

阿晃拿來一桶乾淨的白色毛巾交給我們:「客人的毛巾洗好了,麻煩大家幫忙摺。」

日式酒店的特色之一,當客人進店坐下來時,小姐會遞上從蒸毛巾機裡拿出來的熱騰騰小毛巾(おしぼり,讀音oshibori,專指用來擦手臉用的小條毛巾),就像許多日式料理店也會見到的那樣。這些小毛巾會在開店前由少爺洗好,交給小姐們負責摺成一捲一捲的,放進蒸毛巾機裡蒸熱。

▲▼大小事都要管!日式酒店「少爺」不坐檯 但少他們開不了店(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日式酒店特色:毛巾捲(圖/當事人提供)

時間將近八點,我們輪流去找馬修檢查妝髮,確定造型都符合要求,通過檢查之後替小姐打卡。打卡上班後的我們,還得輪流吃帶來的便當、摺毛巾,剛好沒分到工作也已經吃飽飯的人,手也沒有閒著,頻頻查看手機的訊息,確認是否有客人聯絡、通知今天晚點可能會來店裡,如果收到了客人確定要來的訊息,就得趕緊告訴馬修,好讓他安排訂位的位置。

「八點了!請D子先出去外面站,音子先出去外面走。手機請交給我放吧檯。」

八點整,就會聽到會計馬修對所有小姐宣布,進入上班時間就不可以再一直使用手機,必須交到吧檯保管,會計會幫忙注意訊息,如果有客人的回覆才會拿給小姐們查看。

「音子加油喔!今晚的第一組客人靠妳了。」在我出去之前,阿晃笑笑地對我說。他正忙著把大包冰塊敲碎,裝成一小桶,好讓等等有客人來時可以馬上拿到桌上,做完這件事情之後,他還得準備同樣也是要馬上端出去給客人的小菜。

我走出店外,看見不只有我們店,其他店家的招牌也都已經點亮了,店門口還能看見還在急急忙忙掃除的少爺,或者同樣也是走出來要招攬客人的小姐。

明明已經忙了一整個小時,林森北路的夜晚卻才剛剛開始而已。和打扮得光鮮亮麗的小姐相比,少爺和會計,確實是日式酒店裡不起眼的存在,但如果少了他們,店可就沒辦法準時在八點開張了呢。

>>>花田音子看更多<<<

>>>【小檸檬】職人專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博美「洗加剪」太累快睡著 美容師笑噴幫扶小客人的頭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