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奶太小別理她」酒店媽媽桑神招趕奧客:老娘親自坐檯

花田音子/

我是小夜場的戀愛販賣屋,喜歡炸雞(年齡不公開)

點評:不用了謝謝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女公關

我是花田音子,夜晚的林森北路是我工作的地方,也是台北市罕見的日式酒店聚集區,每間店有不同的名字、相似的華麗裝潢風格、同樣緊閉的大門,偶爾經過的時候能看見門打開,穿著西裝的男性走出來,身邊跟著笑容燦爛的女子。等計程車靠邊停下來,客人上車,女子會揮揮手道別,約定改天再見。

熟悉日式酒店文化的人,無論小姐或是客人,都看得出那是店裡的媽媽桑(日式酒店通稱媽媽)正在送客。

▲▼妹子下去老娘上!雷客一坐下就要摸奶 媽媽桑邪笑:我的比較大(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送客,顧名思義就是把離開的客人送到店門口,聽起來很簡單,但在日式酒店裡有一定的流程和規矩。當客人對身邊的小姐說「我差不多要走了」,小姐就會舉手或出聲叫負責結帳的人,在我們店裡就是找會計馬修。馬修知道有客人要結帳後,就會立刻通知媽媽,由媽媽和他兩個人一起帶著帳單到桌邊。

通常結帳都是在客人要離開的時候,但也有例外。拿我遇過的其中之一來說,這位客人A先生,是少數剛進店不到五分鐘就讓小姐們「hold不住」,由媽媽親自去處理的客人。

性招待,酒店,酒店小姐,應召女,特種行業,陪酒,打工,販賣人口(圖/記者張一中攝)
▲示意圖/記者張一中攝

那天A先生進店的時候,我和另一個小姐D子負責站店外拉客,那天上班的小姐多,馬修就讓我們繼續站外面,由其他小姐接待A先生。

誰知道,幾分鐘之後媽媽就跑出來,一臉煩躁地問我們說:「誰讓他進來的?」

我和D子面面相覷,「他自己在門口看一看,就進來說要進來的……」

「為什麼誰不來,偏偏是他啊?」難得店剛開就早早來了第一個客人,媽媽卻一點都不高興。但她的抱怨也不是針對我們兩個,而是A先生,「妳們還沒見過他,我還在別間Bar上班的時候就遇過他了。」

A先生——或者說A,因為他也不是什麼應該加上「先生」的大老闆——在林森北路用的名字曾經是Allen、Andy,也用過不知道是不是本名的王先生、廖先生。

A不常出現在日式酒店,但在林森北路的Bar之間,他是幾乎要被列為拒絕往來戶的「魔王」,酒品不好、很難聊天、喝醉之後甚至無法溝通。只是單講這些好像不夠具體,用第一個坐到他那桌的小C的話來說就是:「一坐下來就問人家的胸部是什麼罩杯、還問可不可以摸摸看是怎樣啊?」

不只如此,A雖然不會刻意灌小姐喝酒,但他超級計較小姐是不是喝了太多他的酒!那天他一直盯著小C的杯子看,當小C主動想和他乾杯,馬上用一臉「被我抓到了」的表情說:「妳又想把我的酒偷喝掉吼?」

全店公認最好聊、脾氣最好的小C,也在跟他相處大概五分鐘之後,頻頻轉頭看向馬修跟少爺阿泉求救。

最後,一直待在吧台裡觀察狀況的媽媽也受不了了,她主動要馬修準備好帳單,再帶著他一起來到桌邊,帶著燦爛(但我覺得看起來也有點邪惡)的笑容說:「全店最正的小姐來囉!初次見面,我是這家店的媽媽,先來幫你結帳喔!」

但不知為何,A卻對她很冷淡:「嗄?妳們現在是要趕我走嗎?我跟這個正妹聊到一半欸。」

說著,他居然還要去摟小C的肩膀。媽媽馬上卡到他們兩人中間,刻意把小C支開,「不要管這個無聊的妹啦,她胸部那麼小!全店最性感的媽媽來囉——

每當遇到不好應付的客人,媽媽總是用這種誇張的方式把當桌小姐調走,由她親自應付,既不讓場面變得太難看,又最能盡快成功「請走」客人。

果然,五分鐘之後,A就一臉受不了地說他要走了。好不容易送走了A,其他店裡的常客陸續出現,終於讓今晚的氣氛好轉。

喜歡聊色色的話題或是比較敏感、尷尬的話題的客人其實滿多的,但作為小姐,還是會把他們在心中分類成「好相處」、和「無論如何都不想再見第二次」的客人。這兩種客人有什麼差別?這又是個只能留待下次再揭曉的問題囉!

>>>花田音子看更多<<<

>>>【小檸檬】職人專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虎斑瞇眼躲桌下...爸以為生病 轉頭一看氣炸:真是個死孩子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