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式酒店經歷人生第一次約會 小姐:再享受也還是工作

花田音子/

我是小夜場的戀愛販賣屋,喜歡炸雞(年齡不公開)

點評:連約會也是工作~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女公關

夜晚的林森北路,以南京東路為界,靠近林森公園、往長春路的一側以台式酒店居多;往長安東路那一側的小巷內,則是日式酒店的天下。

▲▼日式酒店怎麼玩?免檯錢和所有小姐喝一輪 看對眼還能約會(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林森北路街景(圖/當事人提供)

我是花田音子,在林森北路的日式酒店裡工作,雖然論長相並不出色,但靠還算流利的日文,加上媽媽毫不藏私的指導,經過幾個月,終於有了「自己的客人」──遠山先生。

上次說過,台式酒店客人付的錢稱為「檯費」,選擇喜歡的小姐到桌邊坐檯,酒錢則幾乎都包括在檯錢裡。大部分台式酒店小姐的收入來源,就是從檯費裡獲得的抽成,如果沒有客人點檯,那天上班就連一毛錢都沒有。

而日式酒店,客人的消費方式是「公檯」。客人付的是酒錢、最低消費的人頭錢,並不需要額外付錢「點小姐」,入店後店裡的每一個小姐都會輪流去該客人的桌聊天、打招呼。

跟台式酒店比起來,日式酒店的基本收入是用時薪計算,就像是打工族一樣有基本時薪的保障,就算上班時間一個客人也沒有,也能領到等同上班時數的薪水。但這不代表日式酒店的小姐就不用想辦法拉客人,因為底薪是不會增加的,上班的時間有限,如果想要幫自己加薪,就只能靠賺業績獎金,而獎金的來源,自然是屬於自己的客人。

我的客人之一遠山先生,就是個相當可靠的存在。

幾個月前,遠山先生和同事在我負責站店外招呼客人時偶然路過,成了當天唯一的一組客人。那天遠山先生和同伴在店裡待到將近打烊才離開,離開前,遠山先生和所有小姐都交換了聯絡方式。

一般來說,小姐們會和感覺彼此聊得來、氣氛不錯的客人交換聯絡方式,和客人保持一定程度的聯絡。

雖然當天喝醉了的遠山先生曾經表示,他全場最喜歡的小姐並不是我,然而他的中文並不好,只靠文字也無法像當面說話那樣,能想盡辦法猜測彼此的意思。聊到最後,還能和他天天傳訊息閒聊的人,就只剩下日文還不錯的我。

某天,遠山先生在聊天中問我:「營業時間太短了啦!妳又不能一直待在同一桌,都沒辦法好好聊天,我們能不能在店以外的地方見面?」

看到這裡,我便提議,不如約一天去外面吃個晚餐,再去店裡繼續聊天。遠山先生答應了,他訂了一間雖然不是名店、但據他說菜色相當好吃的日本料理,讓我在餐廳門口和他會合。

這在日式酒店裡稱作「買進」「同伴」,簡單來說就是和客人吃飯,是小姐的獎金來源之一。每間酒店的規定大同小異,通常會要求小姐將與客人吃飯的時間控制在七點左右開始,而且必須約在公開場所,不可以去旅館、不可以私約在彼此的住處之類的地點,這是日式酒店的大忌。

一般規定的上班打卡時間是八點,但如果去吃飯,只要在九點以前進店就好,除此之外,小姐也能獲得一筆「同伴獎金」。

約在店裡見面後,遠山先生大方地說,我想吃什麼都可以點。我客氣地叫了幾樣服務生的推薦菜色。聊著聊著,我們兩人都喝了點酒,我半開玩笑地說:「我想吃這個最貴的!」沒想到,遠山先生說了句「哪有什麼問題!」,馬上叫來服務生點餐。

那天餐廳的料理味道確實很好,說貴嘛,倒也沒真的貴到完全付不起,但也是自己平常絕對捨不得花下手的價錢。

割烹日本料理光琳。(圖/記者黃士原攝)
▲示意圖(圖/記者黃士原攝)

這一頓晚餐吃得相當愉快,我們從訂位時間七點,一路吃到晚上八點半才離開餐廳,準備前往店裡。說起來,這還是我經歷過的第一次正式約會,氣氛愉快、東西也好吃,但是必須時時刻刻記得自己此時不是在休假,是在工作,同時又要讓遠山先生覺得我很享受、是在休假。

那次是遠山先生第二次到店裡來,從他第一次來的那天算起,過了將近兩星期左右。到這時候,遠山先生才真正變成「我的客人」。

至於我們先前都聊些什麼,是怎麼變成現在的交情,後來又發生了些什麼,又是需要留待下次慢慢說完的故事了。

>>>花田音子看更多<<<

>>>【小檸檬】職人專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正妹頂假奶擺浮誇表情動作 失控版熱舞網傻眼:忘記吃藥?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