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

當大眾沸沸揚揚討論「轉型正義」時,你知道中正紀念堂「差點成為現在的台北信義區」嗎?它在日治時期、國民政府來台初期是軍用地,但民國60年曾考慮規劃為商業中心,直到蔣中正總統逝世,商業經貿計畫才突然終止,決議建造為如今的中正紀念堂。

中正紀念堂長期以來爭議不斷,而文化部也提報轉型建議方案,政務委員林萬億說,現有建物不會拆除,不過涉及文資處理、美學、歷史等不同課題的轉型,則會邀請各專家學者討論,行政院也將在一、二周內召開跨部會議,待協商後向社會說明方案。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邀文化部業務報告並備詢,多位立委關切中正紀念堂轉型議題,其中立委黃國書質詢,促轉會對中正紀念堂轉型曾提出五點原則,其中包含解除現存地景威權性格,這樣銅像是否要移除?

2019年3月1日是1919年朝鮮半島日治時期的獨立運動「三一運動」100周年,南韓舉行大規模紀念儀式,總統文在寅致詞時表示,「清算日本殖民時期殘留的文化是已被拖延許久的課題。反省過去的錯誤的同時,我們便能一同走向未來。確立正確的歷史,才能堂堂正正的面對後代子孫。」

總統蔡英文28日下午出席228事件中樞紀念儀式,針對外界認為,轉型正義是政黨鬥爭的觀念予以駁斥,她表示,促轉會將會提出轉型正義的新報告,要系統性地釐清228事件的真相。

政治檔案是轉型正義工程的基石,要釐清案件真相、了解威權體制所造成的人權迫害,甚或討論威權體制下的加害者或參加者角色,無論是哪個層次的轉型正義工作,需要仰賴文書、影像等各種檔案的整理、分析與研究,才能進行。

台北市長柯文哲赴以色列參訪,於台灣時間25日參觀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談起受訪心得,柯文哲表示「看歷史可以給人反省」,也再度重申自己對轉型正義的看法,強調第一是要解決當前問題、第二是預防以後再發生、第三才是追究以前的責任,而且順序要對,這樣做起來會比較平順。

政治大學22日凌晨遭人闖入破壞故總統蔣介石騎馬銅像,事發後政大校方請駐衛警加強戒護,並對涉案大學生提告毀損,促轉會回應「雖可以理解,但仍深感遺憾」。對此,政大教授陳芳明23日表示認同促轉會的想法,他呼籲學生「在民主時代,必須用民主方式來解決」,才能彰顯威權時代的蠻橫與粗暴。

位在北市文山區的政治大學,22日凌晨遭人闖入破壞蔣介石騎馬銅像,1名關心轉型正義的許姓大學生也發表聲明,表示銅像是由他與同伴們所為,主要是不滿228公園裡的和平柱遭人踹斷,才會到政大後山破壞銅像表達不滿。

台北市政治大學後山的「蔣公騎馬」銅像在今日凌晨遭到破壞,銅像中的馬遭到「斷腿處決」,一名涉事的許姓學生事後發表聲明指出,是因為對楊思聖踹斷228和平紀念館前和平柱一事感到憤怒,才做出斷馬腳的舉動,並已準備好面對法律責任。

關於行政院長蘇真昌的施政方針中,轉型正義是重點之一,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表示「蘇院長別再等了,行政院儘速召集跨部會協商研議,落實軍中轉型正義吧!」

民進黨必須要停下腳步、改變思維,用「加法」來做轉型正義。不再去思考非要「去」掉什麼,而是加入什麼能符合現在這個時代的新元素。

文化部推動轉型正義,瞄準中正紀念堂「去蔣化」掀起爭議。對此,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主任胡幼偉批評,真的是最不接地氣的無聊之舉,只能用「沒事找事做」,「吃飽了撐著」來形容!

針對轉型正義議題,政務委員林萬億拋出把中正紀念堂變成立法院的方案,他強調,並沒有要建議拆除,轉型需要凝聚各方意見,政院沒有預設立場及時間表。台北市長柯文哲31日受訪時傻眼表示,「他們打算在蔣中正銅像前開會是不是?這實在事太有創意。」

資深藝人鄭惠中掌摑文化部長鄭麗君,不僅一巴掌打出「去蔣化」爭議,也讓轉型正義議題再度浮上檯面。前副總統呂秀蓮29日表示,讓中正紀念堂、蔣介石銅像挑起社會的仇恨,是非常不智的事,中正紀念堂應改成「歷屆總統紀念館」。

臺灣原住民族傳統文化中出於經濟上的需要,或確保生存所需資源、社會地位,乃至捕殺入侵者,而有射獵、獵首(出草)的習俗,隨著現在國家體制建立、漢族文化的引入與改變,這些被認為「野蠻」的行動逐漸消失。然而歷史上曾記載,清領時期到日治時期來臺灣開墾的漢人,也有將原住民族的人肉、臟器或人骨熬製成「番膏」來販賣甚至食用的現象,卻鮮少人提及,教科書上也只敘述原住民「出草」,從未將這段「黑歷史」編入課綱。

暴力是一隻迴旋鏢,鄭惠中巴鄭麗君的臉固然不對,但是,真正打鄭麗君臉的其實是蔡英文自己。

文化部長鄭麗君22日遭資深藝人鄭惠中「呼巴掌」,引發輿論沸騰。一天過去,鄭麗君23日首度受訪,沒談是否接受道歉,但認為鄭惠中誤會了轉型正義,因為轉型正義不能簡化為去蔣化,而是再民主化,轉型正義還原歷史的過程超越黨派、超越族群、超越統獨,讓人權作為台灣最重要基礎的價值,也是成立景美、綠島國家人權博物館的重要課題,「不了解轉型正義可以去人權博物館」。

「去蔣化」政策的推動,在認同政治的轉變過程中,將使得一些族群無法受到主流族群的肯認,帶來新的結構性的不平等。

如果讓藍營群眾得知兩蔣在傳統論述中「民族救星」、「民主燈塔」或「道德長城」以外的形象;如果讓國民黨支持者清楚明白黨國在威權時期對於民主與異議人士的鎮壓,那麼支撐這個體制的價值論述與體制將頓失正當性。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