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火神眼淚!萬華消防員「毒化災」規格破門 下一秒看透人性

▲▼疫情最前線消防員、消防人員、消防弟兄。(圖/受訪者提供)

▲疫情影響,消防員出勤務風險更大。(圖/受訪者提供)

記者顏如玉/專題報導

新冠肺炎在台灣爆發,進入三級警戒開始,消防人員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除了平時執勤會遇到的災害意外,現在還需要面對病毒的侵擾,北市雙園分隊小隊長王珏瑋坦言,每一次出勤,不是面對未知就是謊言,只能謹慎再謹慎,不過他也強調「這場戰役會持續多久,我們就會守護多久,因為我們是119。」

每一次出勤,不是面對未知就是謊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影集《火神的眼淚》是台灣首部以消防員日常為題材的作品,讓民眾看見救火弟兄的辛苦,也開始關注相關議題。疫情期間,消防人員同樣忙碌,不只救災救難,收到緊急通報還需要運送病患到醫院,王珏瑋表示,現在和過去最大的不同,就是要承受的風險更大了。

「如果醫院是戰場的最前線,消防就是戰線前面,深入敵營看不見的那一線。」王珏瑋表示,不像醫院面對的是已知的病毒,消防同仁面對的是未知的一切,尤其所處雙園分區,在疫情來襲時首當其衝,許多疑似個案防不勝防,「有些民眾因為有所考量,可能就會隱匿病情,甚至說謊都不少見,也讓我們勤務更加困難。」

▲▼消防員出勤務穿著防護衣。(圖/北市消防局提供)

▲▼消防員出勤務穿著防護衣。(圖/北市消防局提供)

這次疫情,讓消防局全面升級,王珏瑋說,不管哪個分局,其實大家救護上都大同小異,因為每一次出勤,對消防弟兄來說,都是一次很大的風險,「出去後我們不只面對勤務的風險,還有行車風險(救護車的相對路權)、不可預知的事情,甚至碰到染疫,加上人為性的災害等,都會增加同仁的精神壓力。」

每一次出勤,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火災發生,消防員接到通報第一時間趕往現場,若是進入火場會帶呼吸器,王珏瑋表示,但有些同仁是在外圍幫忙,那麼就需要戴上口罩,「消防衣那一身裝備已經夠喘了,還要戴上口罩,就連喝水也都要偷偷躲起來喝,否則還可能會被拍照檢舉、被說是防疫破口,真的很辛苦。」

不過比起火災通報,每天更常出的勤務是緊急救護,一天平均跑5到10趟,只要接到通報,消防弟兄就要馬上互相幫忙穿戴完整防護衣,從頭到腳保護嚴實,救護車內也得有所調整,有些地方需要包起來,以免消毒時受到破壞,結束執勤後,回到局內就要照著SOP自我清消(清潔消毒),「否則一個不小心就中獎了。」

有時候接到疑似個案的消息,消防人員需要「破門」,而支援這種非火災的服務案件,因為不確定對方是否確診,「我們都會當作是在執『毒化災』勤務,結束後要在現場沖洗、除污,以免口沫傳染等,回去後當然也要再次自我清消。」

消防弟兄通常一人兩套消防衣,不過現在每一趟出去幾乎都要沖洗,回來後雖然可以曬衣服,但根本趕不上出勤務的頻率,王珏瑋說,「其實我們很常穿著濕濕的衣服,就直接出下一趟勤務。」

▲▼消防員出勤務穿著防護衣。(圖/北市消防局提供)

「因為我們是,119」

先前傳出北市有2名消防員確診的消息,王珏瑋表示,消防局有備援機制,大家都有心理準備隨時會被封隊,「不過這次快篩跟確診很快就排除,而且我們在4到6月時都至少打過第一劑疫苗,就算染到病毒、量也不會很高,稍微比較安心一點,但也不能當作一個盾牌,還是需時時刻刻做好防疫。」

疫情持續肆虐,什麼時候會結束誰都不知道,王珏瑋透露,為了避免跟家人接觸,許多同仁的家人都會回鄉或是借住親戚家,讓同仁們獨自在一個空間,若家人無法回鄉,同仁還會直接「以隊為家」,「原本正常的同居生活,現在可能變成一兩週才碰面一次,平時都靠視訊通話維繫感情。」

儘管和家人分開,但消防弟兄仍義無反顧衝在最前線,經歷過921大地震救災、2003年的SARS疫情等重大災難,王珏瑋23年生涯什麼沒遇過,「我們這個行業,就是要面對所有災害,進入這個行業就要有這個認知。」他感性地說,因此不管這個疫情持續多久,「我們就會守護多久,因為我們是,119。」

▼王珏瑋特別用影片紀錄消防同仁在疫情期間辛苦的一面。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華裔化妝師獵奇風「3D錯覺妝」 臉切割錯位、多眼紅脣妝好驚悚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