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說鬼/晴明osakapop靈探檔案XX軍醫院

閱讀前請服用,這不是新聞報導,而是《ETtoday東森新聞雲》「大家來說鬼」徵文比賽,為什麼要加這一段?因為我擔心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聰明。

文/Ken Ogura

二次大戰時,有位叫次郎的士兵因為空襲腳嚴重燒燙傷而入院。當時因為受傷的軍人過多,次郎不得已只能睡在走廊下,每天只有轟炸聲、哀號聲伴他入眠。

不知道為什麼,次郎老是會在夜晚某個時間醒來,起先他不以為意,但幾天下來後,他發現自己起來的原因不是轟炸聲,也不是病人的哀號聲;取而代之的,是穿軍靴在走廊走動的聲音,只要到走廊盡頭後,聲響就會消失在黑暗之中。

▲斷頭示意圖,此為《沉默之丘2》劇照。(圖/Catchplay提供)

次郎一直覺得那聲響相當詭異,為什麼每天同一時間都會發生這聲怪響呢?他很想跟醫生或護士談,但誰有那美國時間,大家都快忙翻了,因此這疑問就一直存在次郎的心中。

有天晚上,聲響再度出現了。次郎很緊張,然而聲響從他旁邊經過時,他發現自己無法動彈,不清楚是太過緊張還是怎樣,反正就是沒辦法動。直到聲響消失在黑暗的盡頭,次郎馬上就可以動了,他往黑暗盡頭一望,什麼都沒有,空蕩蕩的,但再仔細看可以發現,那黑暗的地方,似乎有一條無止盡的路。

次郎很想去看看,但腳傷不便,讓他一直沒有辦法跟上去。有天晚上,似乎也有相同的人遇到這件事了。次郎注意到,那個人最後跟了過去;過了十分鐘,次郎又聽到了一個怪怪的聲音,不是水聲,是很詭譎的笑聲,但他沒想太多,過沒多久就深深地睡了。

睡夢中次郎做了一個怪夢,有個無頭軍人前面正跪著一個人,看不清楚臉,但頭上緊包著紗布。那個跪在地上的人低頭猛哭,最後閃光一現,人頭落地。後來,次郎見到那無頭軍人一手拿著軍刀,一手拿著剛砍下的腦袋,看到這他就嚇醒了。

醒後,次郎看到周邊的醫生跟護士都很緊張,因為有位病人失蹤了,只是他也不太清楚情況。接著,有個人衝進來說有人死在後院,這時所有的外科醫生全跑去了,而有些護士見狀,腳一軟便昏了過去。

次郎努力地向前走,結果映入眼前的這一幕,讓他呆在那邊好一段時間,因為他看到的情形,就跟他夢中的場景一模一樣:一個跪在地上的人,頭掉落一旁,頭上包著染得血紅的紗布。

次郎想著:這是夢嗎?那個人是昨天跟過去的那個人嗎?許多疑問圍繞在次郎的腦中,久久不能散去。直到下午,有對護士在不遠的地方在談,被次郎偷聽到了。

護士甲講:「又死了一個,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另一護士乙答:「之前就聽過,有人夜晚見到一個無頭軍人在醫院跑來跑去的,聽說那軍人是在醫院前被炸死了,而且還死的很慘,頭都不知道被炸到那去了。從那時候,就常有人碰到這位無頭軍人,而且只要有人碰到這事,到最後一定都是死的很慘。所以你看,為什麼很多老護士老醫生晚上不敢上夜班,全都給新來的人上;即使上了夜班,也一直待在護理站亮亮的地方,連上廁所都要憋到早上。所以啊,妳是個新人,記得晚上別亂跑,待在明亮的地方比較安全。」

護士甲:「嗯,好可怕啊,那樣我那敢上夜班啊!」

次郎聽了,心想不會吧!他每天晚上碰到的,都是他們所講的嘛!次郎怕得想馬上離開醫院,但沒辦法,戰亂之時有個醫院、有個床躺就很不錯了,其他醫院連門口都是滿滿的傷者。

這幾天,次郎一直強迫自己睡覺,似乎倒也睡得不錯。直到有一天,睡到一半他起來了,並走向黑暗之中。次郎要去的是廁所,但走到一半時發現,他走的這條路不是到廁所的,而是另一條不知的黑暗之路。

次郎真正回過神時,他發現身後有個人正在慢慢靠近,很熟悉的腳步聲,漸漸地變得越來越快,直到次郎發現他為止。

就是那軍人,等到次郎想跑時,已經跑不掉了,因為他發現,自己的手已經被拉住了。他走不了,只能被那無頭軍人拖著走,這時次郎發現,他現在只能跪著,場景如同在夢中一般。直到最後,次郎只看見身體還在那,還扮隨著怪怪的笑聲和血噴出來的聲音,這就是他看到聽到的最後一幕。

隔天,次郎的屍體在後院被發現,一樣腦袋搬家了,這腳步聲如今一樣在醫院的迴廊出現著。

二次大戰結束後,醫院廢棄了,一直到現在,傳出還是一樣聽得到迴廊的腳步聲,還是看得到那無頭軍人穿梭在迴廊上,尋找著下一個目標。

=======================事後周邊訪談實錄=======================================

a為靈探隊員
b受訪者

其實周邊真的很少住家,應該說是沒有住人,我們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一位當地居民,於是一開始就問:
a:請問你在當地住了多久?
b:十幾年左右。
a:那請問你有沒有聽過這周邊有所荒廢以久的醫院呢?
b:有啊,但不知道在那邊。
a:那請問,你是否有聽過那醫院的一些傳說呢?
b:嗯,有聽老一輩的人講過,說那邊晚上別靠近的好。而且晚上從前方的道路開車過去,這時廣播常會變成可怕的雜音,但也不知道為什麼,一開過去就沒事了。
a:那再請問,你是否有認識的人對那所醫院的事相當瞭解呢?
b:不好意思,沒有,但你們可以去圖書館查查相關資料。

到圖書館後,我們分工合作,找出醫院當時的資料,詳情如下:

xxx醫院,在二次大戰前後創立,在約1989年廢棄並無人看管。

這醫院當初以收容二次大戰受傷的傷兵為主,看到以下的報導,讓很多人都心都涼了一下。

第一篇報導:首先,斷頭私刑,十幾名軍人命喪醫院,犯案動機不明,兇手下落亦不明,且兇手行兇前都會刻意現身。

第二篇報導:斷頭私刑,傳說是靈界的使者前來索命,經靈學家告知,說這醫院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導致亡魂索命。

第三篇報導:斷頭人數持續攀升,引起警方高度關注,但最後連警方都抓不到兇手。

第四篇報導:美軍轟炸,一位軍人在院前頭被炸飛,當場慘死。

直到現代,已經無人在追尋過去的事,資料也少的不能在少。如今我們想追查的是,當初在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從他們的口中,我們或許能得知更多。

以上報導只有表面,透過關係,我們取得了當初在那醫院的工作人員名單,努力查訪發現許多人已經過世,不然就是拒絕訪問,甚至有團員被轟了出來,警告我們不能再調查相關事物。

但皇天不負苦心人,我們找到了一位願意受訪的護士,在此就稱他為a好了。某天,我們就照著約定的時間地點與a見面,她已經是七~八十歲的老婆婆了。

以下靈探員稱b

b:請問一下,您是否以前在xxx醫院當過護士呢?

a:是的。

b:請問你在那邊工作多久呢?

a:從二次大戰開始,在那邊做了約四年後,因環境問題申請轉院。

b: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妳轉院的原因可以詳細告知嗎?應該不是環境問題這麼簡單吧。

a:是的,確實有些事情讓我急著轉院的。

b:那請問是?

a:其實早期進這所前醫院,就有聽過這所醫院不太乾淨。

b:請問不乾淨是指幽靈這方面的東西嗎?

a:(沉默了一下)嗯,應該說都有吧。

b:都有的意思是?

a:還有進行不仁道的人體實驗。

b:啊,什麼?可以再講詳細一點嗎?

a:其實當初,許多已經沒救的人,醫生他們都會拿來做人體實驗,很多傷者都是很痛苦地死去的。

b:那請問幽靈方面的問題呢?

a:嗯,那些人都很痛苦的在醫院中死去的吧,所以死了似乎對這所醫院都很怨恨。所以常在晚上值夜班時看到不該看的。

b:那請問一下,妳對無頭軍人的事瞭解多少呢?

a:嗯,其實這無頭軍人當初也是受到槍傷後進醫院的,那位軍人的話不多,直到有天晚上空襲警報響起,這位軍人軍服穿一穿後,就要衝出醫院。起初有幾個護士拉著他,但都沒用,那軍人一直說:國家被攻擊了,他要去幫忙,但話才說到一半,一顆炸彈就在他身旁爆炸了,護士們也閃避不及受到重傷。那位軍人確實死得很慘,頭都被炸飛了。

b:這就是所謂無頭軍人的開端嗎?

a:算是吧,但聽說那位軍人在死前是相當的痛苦的,中槍的手因為細菌感染爛的很嚴重,醫生聽說就拿他的手在做實驗,直到空襲警報才解脫吧。

b:..........

a:而且他的頭其實不是不見,是被醫生們拿去當標本。

b:..........

a:或許他很恨這所醫院吧。

b:那接下來呢?為什麼有這麼多無頭屍體呢?

a:傳說,死前那些人都會聽到夜晚中有穿軍靴的人在廊下走來走去的,然後,那些聽到的人全部都會變成屍體。但其實還有個傳說,因為當初很多醫院都需要人的大腦當標本,所以有些醫生會刻意做出這樣的事,但這都是傳說,只知道這些人的靈似乎就一直在醫院中,尋找自己的腦袋。

b:那請問妳本人是否有見過呢?

a:其實我離開的原因,是因為當初我還是個新人,所以常被強迫留守大夜。我跟另一個新人早就聽過相關的傳說,怕都怕的要死。直到有一天,突然從樓上傳出很大的哀號聲,我跟另一個護士走上去看看是不是病人出事了,但樓上的病人似乎也被這聲音吵醒了。找啊找啊,終於發現房間有一個哭泣聲傳出,抬頭一看,是「標本室」。

這時我們開門往裡面一瞧,剎那間,似乎看到有個人跪在那邊,但手電筒一照過去什麼都沒有,哭聲也跟著消失。我們兩個臉色鐵青,一方面安撫病人快回去休息,一方面也在隱藏自己已快崩潰的心,最後,我們直衝護理站,就算有聲音也不敢上去。

還有一次,一樣兩個新人值大夜班,差不多深夜兩點左右,聽到腳步聲讓我們都嚇到了,然後就頭低低的,一直求腳步聲不要過來。

後來,那個腳步聲在櫃台前停了下來,不只有腳步聲,連水滴聲也有。最後,有個聲音跑出來了:「護士小姐,我的手斷了,可以請醫生幫幫忙嗎?」

只看見兩個護士大聲哀號說:「不要,不要來找我啊,救命啊!我還不想死啊!」然後那聲音又說:「不,沒有,我沒要妳們死,我只要你們幫幫我處理受傷的地方。」

原來,那是個真的傷者,老婆婆這時笑了,這也是我們碰到的一件事。

b:心中在想:這老婆婆,還真幽默啊。

a:但這情況又來了,這次就真的不是病人了。這次碰到的是有腳步聲,但抬頭後什麼都看不到。這情況維持了好久,我們久了也習慣了,只要夜晚待在明亮的地方似乎會特別安全,但廁所就不敢去了,因為晚上那邊很暗,而且常常有不知明的笑聲傳出。太可怕了,就因為這樣,所以我聽到別的醫院有空缺就馬上申請調職,我剩下的有生之年絕對不會再回去了。

b:嗯嗯,我們瞭解了,謝謝。

訪談結束,等到資料傳說都收集的差不多,該做最後的靈探了。照老婆婆的講法,這邊的靈似乎很恨醫生,所以就有人提了:要不要我們都穿白色衣服過去呢?就像醫生那樣。大家都沒說什麼,全部贊成。

==================接下來靈探開始====================================

大家休息一下,放鬆後就開始了。我們這趟比較特別,有帶個靈學士一同前往,一車五人全都穿白衣,在夜晚的高速公路奔馳著似乎有點怪。

「不知道有沒有別車的人被嚇到呢?」大家都這樣子的在開玩笑,直到目的地的周邊,大家的神情轉為嚴肅。這樣講好了,這醫院方圓五里有很多已經廢棄的房子,棟棟都如鬼屋一般,也暗的可以,唯一能見的地方只有車頭前方跟天上的星星,但到了目的地後,就連天上的星光也躲起來了,月光似乎也不敢出來。

下了車到了醫院門口,呼,一陣強烈的寒風吹過,把大家吹得雞皮掉滿地。這時靈學士吐出一句:「今天晚上要特別小心,一不小心很危險的。」弄得大家心中七上八下的。

風吹過醫院時,所帶起的聲響很像是建築物的哭聲,不,比較像是從醫院中所發出的聲音。此時我們朝醫院外照了張相,然後,醫院門口用鐵絲網圍了起來, 還有塊寫著「不可進入」跟「生命很重要」的牌子。五人就在那邊呆了五分鐘,才有人提起勇氣踏出第一步。

依照一般人的印象,在醫院死的人絕對比一般的有問題的房子還要多很多,更別說這個荒廢已久,周邊又沒人氣的地方。進入醫院,喀一聲,哇,有人把地板給踩破了,已經腐爛到不行的木頭地板承受不了我們的體重,應聲破了個大洞。風又颳起來了,整個醫院聲響不斷,似乎除了我們以外,還有不知道是不是人的東西在這醫院中交談著。

就在此時,有個東西似乎在前方的黑暗之中晃來晃去,但又不確定。這時靈學士什麼都沒說,只見口中念念有詞,但又不知道在唸什麼,然後我們兩三個人就在髒亂不堪的櫃檯搜索起來,紙已經爛到看不到上面寫些什麼了。

就在此時一名團員說:「啊,剛剛你們旁邊有個女性走過去。」我們望了一下靈學士,他點了點頭。但那位團員又說:「不,有可能是我看錯了吧。」

我們都回到那位團員的旁邊講著:「你確實有看到嗎?不要說不確定。」那位團員就沒有講話了,但碰的一聲,剛剛我們所到的櫃台發出了聲響,這聲音如同有人在敲櫃台一般。

傻了,大家都傻了,靈學士除外,此時我們對著櫃台方像照了張相,接著就往內部前進。

接下來我們到醫院內部,首先從病房看起,大家一到病房,就想到以前的病人躺在這邊,而晚上聽到腳步聲又是怎樣的感覺;而廢棄的病床,以前又不知道躺過多少人。此時,阿嗚的聲音從窗戶傳了進來,此聲驚動了已經不安的大家,每個人都仔細聆聽,阿嗚的聲音來自外面的森林,接著,一陣大風帶過了一切。

一切恢復萬賴巨寂,只能聽到風聲跟森林的哭聲,其中似乎還夾雜了一些水滴聲。 我們開始尋找這聲音的來源,出去之前也照了一張相。尋找水滴聲的途中,靈學士指了一間房間說:「這間房間,請一定要進去看看。」眾人抬頭一看,是標本室,意思是說,以前的許多標本都放在這裡。

靈學士點點頭,並說了:「這間房間的怨念,其他的都來的重很多。」我們就進去一看,大家都忍不住大喊:「哇,這間房間好冷,怎麼會這麼冷,比起其他房間冷得多啊。」

什麼都沒有,只有冷,東西都搬走了嗎?這不會就是之前那訪談護士所說的標本室吧,意思是說,會有哭聲會傳出摟?此時靈學士大喊:快照!快照!我們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著了,但還是鎮定的把相照完。

出了標本室,映入眼前的是狹長的走廊,這邊,就是會傳出腳步聲的走廊嗎?一望過去,黑到不見底的走廊............無頭軍官,就是徘徊在這走廊之中嗎?一切的疑問,我們都無解,一群人陷入在沉寂與黑暗之中,直到靈學士打破這一切。

「前面不能在走下去了,太危險了;前面的路,不是給我們活人走的。」靈學士叫我們放棄走下去,我不知道映入他眼前的是怎樣的世界,靈學士說出這話的同時,前方似乎有一股很不好的空氣,正往我們這邊吹過來。

雖然我們看不到,但仔細去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慢慢聚過來了。此時靈學士用手在前方晃了晃,嘴巴唸唸有詞後叫我們快離開,「去別的地方吧!」

事後我們發現,手術室已經爛的快看不出來了,回憶起以前多少人在這邊死亡,想到這個,這邊的氣氛就越來越恐怖。突然,喀茲、喀茲的聲音從後頭傳來了。

腳步聲?所有人停下動作,此時喀茲聲也停了,似乎靜止在窗前。我們的頭慢慢地轉過去,眼光也全都聚集在窗戶上,什麼都沒有。

後來有個人說:「去看看吧,這邊呆著也不是辦法。」一行人望過去.....................什 麼 都 沒 有。

抖了,有人講話開始抖了,大家的心靈已經受到嚴重驚嚇,聲音在抖,講話也開始有點語無論次了。只見靈學士在一旁安撫,叫那人冷靜,因為此時此地,大家的心態已經開始動搖,有點不太妙。直到他冷靜下來,我們才繼續向前。

但在此時,靈學士講了:「剛剛腳步聲停在這邊,要不要看看再走呢?」(此時他手正指著下方) 啊,有水滴落的痕跡,但是從那個方向來的。

「走吧,跟著這痕跡去看看吧。」我們走著走著,前面有人講了:「前面是通往地下室的路,很暗,大家要小心,很暗。」

走最後的靈學士,臉色變得比剛剛還嚴肅,手部也不時地比出動作。到了地下室,周圍的空氣真的降到冰點了,似乎只要一講話,就會有霧氣噴出。

雖然沒碰到什麼怪狀況,但周邊的空氣就是讓人覺得不對勁。直到前方有個人喊:「啊啊,我的頭好痛啊,好暈又好痛。」正當眾人以為他昏過去的同時,他隨後又站起來說自己沒事了,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他是在假裝的,那手一直在抖,問他話也不理你。此時,最後方的靈學士拿起相機,再次拍了一張照片。

走到下面後,空氣顯得非常的冷,下面這是...........沒人說的出下一句。事實上,這裡就是放死人的地方:太平間,而水痕剛好就是斷在這邊。此時靈學士喊:「快快快,這邊不宜久留,快走吧!」

想說走前照張相,但不知道什麼原因,照出來的相片不是一片強光就是煙霧,其他東西沒一樣看得到的。到了後方的牆角,大家在那邊小歇一下,有幾個人,可以看的出他們都到了一個極限了,似乎想放棄,但又不好意思講出來。

此時,靈學士又開始對牆腳拍照,我們不瞭解他的舉動,但看到照片時,因為左上的東西,我們全部都不敢再回想當天的靈探。看樣子,真的闖進不該闖的地方了,看靈學士也喘呼呼的,似乎是累壞了,我們在想:會不會他也到了一個極限了?他到底能看到多少、我們所看不到的東西呢?但是坦白的說,我們絕對不會想知道真相,永遠,永遠。

此時有人講了:「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好暈、好想吐。」另一位隊員也說他也快受不了了,所以大家決定要撤隊。

當我們準備要回去樓上時,旁邊的一個房間上的牌子突然掉落,趴一聲地掉在我們眼前。上前一看,資料庫,我們一進去,泛黃的病歷、一些不知什麼的書籍倒的到處都是。正準備要走時,有人說:「等等,我看到了,有個東西在後面的拉門旁邊。」靈學士一聽馬上轉頭一看,他表情變得更加嚴肅,叫我們馬上離開地下室,並撤離這地方,接著,只見靈學士對空中畫了幾下,又唸了不知道什麼東西的咒文後,就把我們全部趕回車中。
 

▼說鬼故事拿現金,請進↓↓↓↓↓↓↓↓

關鍵字:2014大家來說鬼,Ken Ogura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龍山寺暗巷嫩妹排排站 辣露「渾圓雪乳+逆天長腿」

ET來了熱門新聞

夜遊劍南山遭白衣女狠瞪 她們一..

SM大考驗 一分鐘測你的被虐指..

2019大家來說鬼 寫鬼故事賺..

求籤怎麼求?擲筊怎麼擲才正確?

說鬼/誰在敲門

連辦公室植物放前放後都有講究

療癒系辦公公仔擺越多小人越多?

軍中鬼話冠軍/看不見的班長教訓..

一張公告讓校園人人心裡有鬼

大家來說鬼/漂亮紅衣女盯著我!

砲兵營後勤官「犯三大忌」 冤魂..

說鬼/飯店裡的滴水聲

他拖著沉重黑色袋子 走向凌晨2..

超激「女優冠名」引爆神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