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說鬼/詭門把

閱讀前請服用,這不是新聞報導,而是《ETtoday東森新聞雲》「大家來說鬼」徵文比賽,為什麼要加這一段?因為我擔心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聰明。

文/賴相儒

老實說,我有潔癖。對於一點點的髒污都不太能容忍,特別是自己的東西,尤其是眼鏡……沒錯,我有洗眼鏡的習慣。說來好笑,如今我的眼鏡邊框竟因長期被水浸濕,慢慢從漂亮的淺藍過渡到鏽蝕的銅紅。這段期間,我估計我洗眼鏡的次數應該不下百次吧……可是這每一次的每次(正如你們洗手刷牙一樣),我一次都不能避免抬頭就看見鏡中的自己;且這每次的每一次,我沒有一次不害怕將眼鏡拿下來後,自己會不會從反射的鏡面,看到甚麼不該看到的東西。
上帝保佑,幸好,這幾年來我一次也沒有看見。

交了女朋友之後才曉得,原來我是所謂的「絕緣體」。無關乎八字輕重,我天生就與鬼神無緣。而恰與我相反的她,則是從小就看得見。她告訴我不必擔心,雖然那些東西對我的體質感到很有興趣,不過無論祂們再怎麼努力想嚇倒我,我都像一個盲人在觀火,知道危險也不願意靠近。這讓我似乎有安心了些。

不過凡事總有個例外。事情發生在一個明亮的早晨,我早早去拜訪女友的家,因為我們昨晚約好星期六早上該有一頓豐盛的早餐,希望能穿戴整齊地用約會開始新的一天 (而在昨晚剛約定好,我便決定明天要早早地起床,因為相對的,我知道只有一個人住的她鐵定會賴床) 。只是很不巧的,當我正要上樓時,我敏銳地發現了眼鏡有塊明顯的髒污。

「該死。」我暗暗罵了一聲。

於是一上樓,我先瞥了眼還在房間裡酣睡的她,睡得好沉好沉,手機鬧鐘應該也過了響鈴的時間了。趁著這個空檔,我偷吻了她的面頰並快步走進她家的化妝室,習慣性的鎖上門。想趁她還沒睡醒前,快點把其他還沒處理的事情都打理好。還記得很清楚,當時的我正將眼鏡放在鏡子前方的梳理台,視線陷入一片模糊。可是很奇怪的,霎那間,我卻本該不會注意地清楚看到,在鏡子內映照的門把似乎有甚麼不一樣。

剛剛是……轉動了一下嗎……?

我戴上眼鏡,回過頭去看。還在思索哪裡怪怪的時候,「喀拉喀拉」地,門把還真的各向左右兩邊轉動了一下。那幅度很熟悉,感覺就像你平時吃飯館,情急之下借了廁所,而其他客人在外面試探廁所裡面有沒有人一樣。

怪的是,此時的我大氣也不敢吭一聲。我甚至沒有說話。理性的我告訴自己,那是我女友,她醒來了,她只是想上廁所,你現在應該說些甚麼,然後應門。但直覺的我卻告訴自己,那不是。而且那個直覺還告訴我,不要出聲,那不是你認識的任何人。還有,不要開門。

我感覺到氣氛變得非常古怪。最詭異的是,我非常熟悉我女友的化妝間,一切的裝飾擺設都一如既往。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之間對這個空間感到極度陌生。雖然我知道我還是在同一個化妝間裡,但周遭的氛圍無時無刻不讓我覺得自己其實並不屬於這裡,或者我根本就不存在這裡。而最讓我感到集所有恐懼於一身的,就是那扇門。我有預感,外面不是我的空間,而一旦我開了這扇門,便再也回不來了。

就在這懸念的瞬間,我感覺我的遲疑就像過了幾個世紀那麼久。我不斷的在想,要開門嗎?抑或這一切只是心理作用,純粹自己嚇自己?

▼是誰在門外轉動我的門把?(圖/東森新聞資料照片)

「喀拉!」門把又轉動了一下。那聲響聽來有些暴躁與不耐。顧不得這許多,於是我像豁出去般對外說了一聲﹕「我在裡面。」說出來才發現自己聲音竟有些顫抖。我期待聽到女友的回應,希望可以證實我的推測沒有錯:那是我女友,她只是想要廁所。

但是沒有。半點聲響也沒。門裡門外一片死寂。霎那間我感覺自己的胸腔像被猛烈捶了一下,又像是憑空被人打了巴掌。事情的真相瞬間讓我想猛烈的咳嗽與嘔吐。

同時間,從門而來那迫人的壓力突地煙消雲散。我猛然醒悟到門外的東西已然離開了……我甚至有深刻的認知自己已經「回來」了。雖然如此我依舊不死心,不同於剛才的膽怯,我毫無遲疑地推開門,往女友的房間走去。直到看見我女友仍好好地躺在床上睡得像死豬一樣,我的腿終於癱軟了。

「喀啦!」然後我聽到了自己身後,廁所的門被重重關上了。

▼說鬼故事拿現金,請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丫頭跟鄧紫棋唱KTV! 娃娃音《泡沫》讓她笑到唱不下去

ET來了熱門新聞

SM大考驗 一分鐘測你的被虐指數

2020大家來說鬼「總獎金5.7萬」 誠徵鬼故事

雲頂高原猛鬼傳說 惡女鬼嘴刁人頭

夜遊劍南山遭白衣女狠瞪 她們一路跟回家

說鬼/誰在敲門

求籤怎麼求?擲筊怎麼擲才正確?

混血F妹袁曼軒 掀裙系列最終章

蛇腰美背!DenKa「近全裸」曝光

遊戲/「花的華語歌詞」挑戰賽!

說鬼/新竹女生宿舍裡倒吊的男人

連辦公室植物放前放後都有講究

上傳「毛孩萌鬼照」拿獎金換罐罐

最受歡迎的兄弟人竟不是彭政閔!

心測/你是個由愛生恨的人嗎?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