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雲論留佩萱

雲論留佩萱

為了改變與復原,你必須要讓「舊的自我」瓦解碎裂,然後攜帶走重要的部分、捨棄不需要的部分,才能慢慢建立起「新的自我」。

當你腦中冒出負面聲音時,你可以練習去覺察自己正在有這個想法,你不需要對抗它、趕走它、或是改變它,你可以試著去覺察、給予空間讓這些情緒和想法冒出來,然後,讓它離開。

如果你對於談論心理健康議題感到很不舒服、內心充滿評價,你也可以試著想想看,這些評價或不舒服是從哪裡來?

創傷記憶混淆了你的「過去」與「現在」,你的理性腦知道創傷發生在過去,但是你的情緒腦卻認為創傷正在發生。

對於這些習慣不斷成功的學生來說,他們必須一直戴著「我很完美」的面具,因為他們的生活裡不容許軟弱、不容許失敗,更不能讓大家知道你在掙扎、你過得不好。

社會上大家都認為體罰孩子和肢體虐待是很不一樣的,但是研究顯示了體罰孩子造成的負面後果就就和兒童虐待一樣,只是程度稍稍輕微一些而已。

哀傷的重量很沉重,但我們可以不用自己一個人撐著。我們可以伸出手,幫助哀悼中的人一起撐起那些悲傷。當我們一起就能夠撐起一個人撐不住的哀傷重量。

原諒並不是「遺忘傷痛」或「認為對方的行為沒錯」,原諒是能夠卸下自己每天背負的傷痛重擔,我們無法決定自己的原生家庭有誰,但我們可以決定讓誰繼續待在自己的生命中。

社群網站讓人與人之間變得沒有距離,我們無時無刻都可以關注別人的近況、按讚、留言、回覆訊息,但是這些互動,似乎沒有讓人真的變靠近?

改變你對於吃的態度,拿回你對食物的自主權,那麼,你也就能夠拿回其他人生中許多自主權。

當一個人能夠正視痛苦,讓自己的痛楚被看見、被聽見,當有人可以一起分擔這些痛楚,這些痛苦情緒重量可以就會變得輕一點,活下去或許就變得容易一些。

很多人在聽到家暴案例時,第一個質疑的就是:「為什麼她不離開?」

理性上,你知道現在已經脫離童年創傷環境了,但是你的身體和情緒腦,卻還活在過去、活在創傷當中。

「人」本來就是多元,或許,我們該摒棄用「正常」或「不正常」這種簡單的二分法來看待人,而是以「多元」的角度來看待這個世界,那些你心中歸類「不正常」的人,其實就是人的多樣性。

過節的氣氛,特別容易勾起過往的回憶與人事物,尤其是那些失去的東西。雖然時間久了,或許人會慢慢好起來,但這不代表失落與哀悼有一個「期限」。

請記得,每一篇分享「我也是」的文章背後,都可能經過許久掙扎與猶豫,當我們忽視、不去理會這些貼文,那我們就如同複製了這個社會一直以來對於性侵受害者的回應──緘默不作為、繼續容忍這些事情的發生。

有些家長和老師會認為「讓小孩玩」是在浪費時間,許多研究顯示,「讓孩子玩」對於孩子的認知發展、社交技巧、以及肢體發展都相當重要!

管教方式會怎麼影響小孩的大腦發育?打罵教育又如何殘害孩童的大腦?當家長理解孩童行為背後的原因後,就比較知道這次管教要「教給孩子」什麼。

離婚家庭普遍,要如何幫助孩子,是這篇文章要討論的。家長在離婚之後需要建立新的關係來共同扶養孩子,把小孩的需求放在第一位。

當家長高度控制與介入小孩的生活時,傳遞給孩子的訊息就是「不管你怎麼做,你永遠都不夠好。」同時小孩越容易出現過度自我批判、焦慮症狀、憂鬱傾向。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