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首例!失智婦女「忘簽過」安樂死聲明 醫生咖啡加鎮靜劑執行遭起訴

▲▼老人,失智症,阿茲海默症。(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失智症患者恐無法替自己辯護。(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記者張方瑀/綜合報導

臨終之路有很多種選擇,現代許多人都會提早安排自己的身後事,讓最後的路能安穩的走過,但現實中卻有許多不可抗力的因素。荷蘭一名罹患失智症的74歲婦女,早早寫了安樂死聲明,但卻在最後一個忘記這件事,在醫護團隊她施打藥物時,出現反抗的狀況。儘管最後在家屬的協助下完成安樂死,但醫生卻被檢方起訴,而近日判決結果將出爐,可能會影響各國未來安樂死的規範。

綜合外媒報導,荷蘭一名74歲的婦人在2012年被診斷出失智症,因此她決定寫下安樂死聲明,希望能夠在進入療養院前離開人世,「我希望能在我還清醒時決定(怎麼死),以及我認為最適合的時間。」2016年時婦人病情惡化,決定執行安樂死,結果卻在最後一刻,忘記自己曾經簽署安樂死聲明,醫生不得不在她的咖啡中加入鎮靜劑,好讓她的家人能抱著她,讓醫護團隊順利注射藥物。

▲▼下毒,吸毒,毒品,毒藥,注射,打針,針頭,。(圖/pixabay)

▲醫師可依據病患的意願進行安樂死。(圖/pixabay)

荷蘭檢調單位聲明中表示:「這名2016年4月將一名74歲失智失能婦女安樂死的護理之家醫師將被起訴。這將是自2002年『應要求終結生命與協助自殺法』(Act on Termination of Life on Request and Assisted Suicide)施行以來,荷蘭檢察署首次因安樂死起訴醫師。」儘管檢方認為醫生立意良善,但仍不可否認婦人在最後一刻出現「反抗」。這個案件最大的爭議點在於,儘管這名婦人曾經同意安樂死,「但她是否有能力同意結束自己的生命?」

檢方發言人Sanna van der Harg表示,他們沒有質疑醫生的意圖,關鍵是如果病人在早期提出安樂死的需求,那麼醫療單位必須持續諮詢患有失智症的患者多長的時間?海牙檢方發言人Vincent Veenman表示,這並非醫生的疏漏,而是法律制定的不夠完善,以此向醫生開罰並不公平。

這名婦人的案件在2017年上交法院後,醫學倫理學者Berna Van Baarsen從安樂死委員會請辭,她表示,失智症晚期的病患如何執行安樂死,已經轉變成一個病患無法替自己辯解的狀況,「你根本不可能確認病患正在經歷無法忍受的痛苦,因為她無法替自已解釋。」專家認為,人類壽命不斷延長,因此這件案子的判決結果,將左右未來各國的安樂死制度。

▲▼病患,老人,家人。(圖/取自免費圖庫 Pixabay)

▲任何醫療行為都必須與醫療團隊、家屬進行充分溝通。(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2018年荷蘭執行安樂死的案件首次出現下降,《衛報》指出,臨床醫師越來越擔心自己會捲入類似的醫療糾紛。不過在所有安樂死的病例中,重度失智症的患者非常少,在2018年僅有2名重度失智症患者執行,其餘144名為早期患者,剩下還有4000名癌症患者自願進行安樂死。

荷蘭在2002年成為全球第一個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但其規定非常嚴格,患者必須出於自願,其疾病不能治癒且無法承受痛苦,並接受2名醫生做最後評估。最重要的是,病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不僅限於生理上,包含失去個人尊嚴、心智退化等都可以包含在內,因此對於嚴重失智症患者執行安樂死,一直都存有爭議。

【安樂死系列】床上5秒1次「仰臥起坐」著魔 父母臨終前的震撼:想好好再見

【安樂死系列】28萬連署失敗過後 她站上街頭拒絕照護悲劇:給我合法化

【安樂死系列】醫揭背後隱憂:應深入冰山底下 安寧讓病患成為「完整的人」

【安樂死系列】8歲兒罹癌「我要活下去開火車」 媽病房內淚喊:你不能死

►修圖修到厭世!這款CP值很可以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潑酸24歲新婚妻「焦黑毀容」 夫:她婚後變香爐!我成綠草原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