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者愉悅」讓人越跑越嗨 是老祖宗演化成功的關鍵

▲迎著夕陽越跑越high不是因為青春,而是「跑者愉悅」的緣故。(圖/取自io9)

記者張力天/綜合報導

有慢跑習慣的人都知道,跑步總是開始時最痛苦,但隨著里程數增加而「越跑越嗨」。科學家認為,這種被稱作「跑者愉悅」(runner's high)的現象其實與演化有關,它讓人類能以更強的耐久力,捕捉體型較大的獵物。

「跑者愉悅」出現在人們從事多數有氧運動時,大腦的「內生性類大麻系統」(endocannabinoid)會啟動並釋放類大麻,讓運動者忘記身體上的痛苦以及疲憊感,甚至還會產生興奮及快感。這項機制雖然危險,可能讓人忽視身體已超出負荷,但從另一個面向來看,它帶來的好處卻更為顯著。

不只有運動員從「跑者愉悅」獲得較佳表現,過去人類祖先也是靠著這項機制存活;他們能夠追蹤一頭巨大動物達長遠的距離,直到牠們精疲力竭。也就是說,在人類發明石器作為狩獵工具前,用長跑來「累死獵物」是我們最強大的狩獵方式;這點從人類的臀大肌、無體毛、短腳趾、易發胖及難以久坐等特性皆可看出端倪,因為人類就是靜不下來!

人類作為天生的跑者,除了「跑者愉悅」外,流汗也是一大利器;人類可以透過流汗調節體溫,因此才能以一定速度移動長距離。其他動物即使四條腿跑得快,但因為沒辦法流汗,非得停下來等候身體冷卻,如此便會被人類輕易趕上。

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佛羅里達艾克德學院、德州大學等針對「跑者愉悅」進行聯合研究,他們以人類、狗、雪貂作為實驗對象。狗與人類相似,是天生的運動員,可以長程旅行;雪貂則生性懶惰,不善長跑。

研究團隊收集受試對象運動後的血液,發現人與狗的血液內內生性類大麻物質anandamide大量增加,而雪貂則是一點變化都沒有。研究員芮奇倫(David Raichlen)指出,這種反饋效果只有在高強度的有氧運動時才會觸發。至於是好是壞?芮奇倫說,「它當然很棒,但也像是一種賭注。」

►►►更多好看內容都在《ETtoday新聞雲》首頁

Google街景駛入亞馬遜河 宅在家也能漫遊熱帶雨林

「泰坦巨蟒」比公車還長 連史前巨鱷看了都得恐懼逃亡

比全家失控姐還恐怖!超市鬧鬼 貨品被猛推下貨架

邀19歲AV女優當畢舞女伴 美18歲高中生紅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高雄女監爆性侵案!監視器全程拍攝...遭辱數分鐘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