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相關新聞

 《我們與惡的距離》為2019年推出的臺灣社會寫實劇,由林君陽執導、金鐘編劇呂蒔媛執筆,賈靜雯、溫昇豪、吳慷仁、周采詩、林予晞、施名帥、洪都拉斯、陳妤、曾沛慈、林哲熹、于卉喬、檢場與謝瓊煖連袂演出。故事著重描繪無差別殺人事件中,加害者與被害人各家屬的心理狀態。

雷/《與惡》應思聰把李大芝當OO! 「超毛舉動」網嚇壞:要搞事了

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今(21日)大結局,延續上一集大芝(陳妤 飾)因為學長的關係,媒體闖入思悅(曾沛慈 飾)的店裡,思悅把鐵門拉下急打給王赦(吳慷仁 飾)求救,但記者卻轉而去找大芝爸媽,這是他們第一次坦然接受採訪,林哲熹飾演的應思聰也在發病邊緣。詳全文>>

《我們與惡》第2季確定開拍! 編劇呂蒔媛「一句話」曝新劇走向

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今(21日)迎來大結局,開播前1小時,劇中演員陳妤、林哲熹和粉絲同樂,主演賈靜雯也驚喜到場。眾人好奇劇中「大芝」會不會有感情線,編劇呂蒔媛也難得回應了,更透露第二季正在著手規劃。詳全文>>

《與惡》賈靜雯兒「天彥演過五月天MV」 搭檔香港大咖影帝!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以無差別殺人案作為開端,探究媒體、醫療、受害者及加害者間的心境,雖是社會議題卻得到廣大迴響,一開播就引起熱烈討論,21日晚上將迎來完結篇。而劇中飾演賈靜雯兒子「劉天彥」的童星宥子(林宥綸),被發現還曾演過五月天的MV。詳全文>>

專訪/《與惡距離》曾沛慈面對精神病患坦承好怕「愛好難」

近期熱播的超夯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將在今天(21日)晚上9點進入完結篇。以星光2班歌手身份出道,近年來轉戰戲劇圈,在《終極》系列劇中有亮眼表現的曾沛慈,在《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家中有思覺失調症的弟弟林哲熹的應思悅,曾沛慈接受《星光好選喆》專訪時,坦言因為家裡恰好也有個弟弟,因此她曾對接演病患家屬的角色感到遲疑,但被「點醒」後就全心投入角色中。詳全文>>

韓版《與惡》殺人犯兒愛上被害者!「惡」的形式從來不只有一種

有人說「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韓劇《過來抱抱我》則是把加害者家屬與被害者家屬那道堅固的牆所隔出的距離,化簡為零。詳全文>>

專訪/《與惡距離》林哲熹「為什麼是我?」入戲太深無法進家門

本周日將迎來大結局的超夯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當中新生代男星林哲熹飾演罹患思覺失調症患者應思聰,更是演出逼真,和飾演姊姊的曾沛慈戲中的互動,讓觀眾為之鼻酸,林哲熹接受《星光好選喆》專訪時,也透露演出前費盡心力揣摩,甚至還去療養院實習,演出過程中更是經歷了內心相當大的掙扎,深感演出有精神疾病的患者挑戰超高。詳全文>>

影/幻聽拿剪刀襲警!思覺失調患熬過3年戒護期 用「園藝」翻轉人生

今年55歲的黃玉龍是思覺失調症患者,同時也是八里療養院時隔多年再度聘用的病友員工,整座療養院的園藝都由他一手包辦,不只設計了入口的愛心花圃,修剪樹木、除草他也十分在行,去年更獲得新北市勞工局頒發的身心障礙勞工楷模。推薦他進入園藝領域的職能治療師陶澤臣笑道,「當阿龍來工作以後,我們醫院的景觀都不一樣了。」 詳全文>>

施名帥猴急飛撲!林予晞吐槽這句…攝影師嘴角失守笑慘

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明(21日)晚即將迎來大結局,劇中「醫療CP」林一駿、宋喬平深受觀眾喜愛,演員林予晞爆料,兩人上演隔空波動球那段,她因為突發奇想的一句台詞,讓攝影師嘴角失守。詳全文>>

影/《與惡》鳥娃娃出鏡率超高! 社工師揭「療癒小物」隱藏秘密

《我們與惡的距離》真實呈現思覺失調症患者困境,林予晞飾演的社工師宋喬平,也讓觀眾看得心暖暖。這部劇是在衛福部八里療養院實地取景,劇中宋喬平與林一駿的辦公室,就在康復之家「快樂村」的交誼廳,參與拍攝前製作業的社工師郭慧蒂透露大讚林予晞超認真,更透露「小鳥娃娃」的小秘密。詳全文>>

獨.影/應思聰演活「思覺失調」!《與惡》拍攝地大公開...背後原因有洋蔥

熱播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即將迎來大結局,劇中除探討媒體報導尺度外,也讓大眾對思覺失調症有更深的認識。片中應思聰住院的片段,就是在精神專科醫院實地拍攝,位於新北市的八里療養院,收治了600多位精神疾病患者,提供前端診斷到後端復健的一站式服務。院長張介信接受《ETtoday》專訪,談及出借場地原因,也為戲劇成功感到開心,「如果能讓民眾對精神病患有更進一步的瞭解,給予他們更好的包容,這部劇的目的就達成了。」 詳全文>>

《與惡》「李曉明」時尚趴處男秀獻LOEWE 王可元自嘲:生病的殺人犯

《我們與惡的距離》中飾演殺人犯的王可元,今晚(4/19)首次出席時尚活動,變身陽光男孩參加LOEWE Paula’s Ibiza夏季特別系列上市派對,因戲爆紅後,他說私下如常,只是連去看醫生都有小妹妹認出,但他也大方上前表示:「我就是生病的殺人犯」。詳全文>>

獨家/《與惡》團隊推新劇 「豪華演員」名單出爐!

《我們與惡的距離》以無差別殺人案作為開端,探究媒體、醫療、受害者及加害者間的心境,雖是社會議題卻得到廣大迴響,該劇製作公司「大慕影藝」乘勝追擊,既《我》劇之後全新作品《做工的人》3月初已如火如荼開拍,由電影《聽說》導演鄭芬芬執導,林昱伶擔任製作人。詳全文>>

贈書/超夯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演員親簽限時抽

《我們與惡的距離》是一部由公視推出的社會寫實劇,以「無差別殺人事件」、「思覺失調症」雙主線敘事,結合大數據資料與田調訪談結果,帶出媒體法治、家庭、精神疾病等題材,講述不同立場關係者的故事。故事不僅拍成電視劇,也結合劇本和幕後導讀訪談記事推出實體書。詳全文>>

【與惡真實版】他是犯人、罪人,但也是病人...王景玉辯護律師現身說法(下)

隨著我們社會的進步、社會安全網的建立,我們是否還是只能依循以前社會安全系統不受重視時的處理方式?我們沒有辦法透過一命還一命的做法,讓一個犯罪行為所造成的傷害回復到完好如初。詳全文>>

賴祥蔚/台灣需要好片反映民心

何時會有好的影視作品來反映民心?如果有,一定大受歡迎。《我們與惡的距離》最近在台灣走紅,反映了什麼?台灣民眾最期盼的又是什麼?詳全文>>

《與惡》結局被盜「網上看得到」!公視怒聲明提告追兇:請支持台劇

《我們與惡的距離》,獲得觀眾廣大迴響,4月21日即將播出精彩完結篇。但網路上卻盜版猖獗,公視、CATCHPLAY與HBO Asia同感遺憾,「不論觀看或是散佈影片,都屬盜版行為!懇請觀眾以行動支持正版、支持臺劇、支持與惡劇組、演員的付出和用心,陪這齣好戲走到最後,星期日一起收看完結篇。」詳全文>>

男子按喇叭示警遭怒譙敲車窗 下一秒錯身「與惡的距離」

北市1名男子駕車行經民權東路一段時,因按喇叭向前方車輛示警,竟慘遭逼車停在快車道,對方甚至下車拿出棍棒要男子下車理論,男子不願下車對方就拿著棍棒狂敲駕駛座玻璃,還怒譙三字經,男子感到相當無奈,最後到派出所向對方提出毀損、恐嚇告訴,警方也將循線通知男子到案說明。詳全文>>

《我們與惡的距離》爆完結篇全外流! 「載點+截圖傳遍陸網」PTT罵翻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一開播就引起熱烈討論,這禮拜即將迎來大結局叫人相當期待,怎料大陸微博和百度雲空間就已經瘋狂傳第9集和第10集的載點,消息爆出後平常都會一起討論劇情的台灣戲劇PTT版也趕緊想出對應,呼籲大家不要看盜版。公視、HBO Asia、CATCHPLAY也發出了聯合聲明稿。詳全文>>

《我們與惡的距離》奪9.4高分! 陸網友大讚:有深度

《我們與惡的距離》可以說是近來在台灣最熱門的話題之一,劇情以一起無差別殺人事件為主軸,寫實探討被害人家屬、加害人、辯護律師...等人的心路歷程。這部戲雖然在大陸尚未正式上映,但在大陸豆瓣網站上已獲得「9.4分」超高評價。詳全文>>

陳妤《我們與惡》被渣男利用! 曝好友私訊「大罵髒話」

藝人陳妤因在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李大芝受到高度討論,日前該劇播出7、8集,她接受大學學長道歉,和他約會,卻沒想到學長只是想挖新聞,讓不少觀眾湧入陳妤臉書留言替她抱不平,陳妤笑說,就連她私下好友也傳來訊息大罵髒話。詳全文>>

《與惡》思聰嗆思悅:除了吃藥沒別的能講? 專家告訴你為什麼關心被誤解

當精神病人返家之後,除去了保護/隔離性環境與豐富的專業醫療人員資源,在整體社會對於精神心理健康缺乏教育與知識的狀態下,家人能做什麼、能怎麼關心?通常就是問:「你藥要記得吃!」「你藥吃了沒?」「吃藥感覺還好嗎?」詳全文>>

【與惡真實版】太太問我可不可以不要接...王景玉辯護律師現身說法(上)

被害人家屬明顯讓人感受到他們努力克制自己情緒,冷靜表達訴求,希望可以從王景玉的成長史與疾病史,找出犯罪心理機轉,並請求政府提出對策,希望避免將來再發生同樣的憾事。詳全文>>

行動法庭/從小燈泡到鄭捷「我們與惡的距離」 有多遠 思覺失調該不該判死?

劇戲「我們與惡的距離」最近討論很熱烈。戲裡的死刑犯罹患思覺失調症,帶出相關人士的故事;而戲外的殺人案,現實社會裡,該如何判這樣的殺人案?行動法庭這次請到了,曾為小燈泡案的被告王景玉辯護的薛煒育律師,及精神科醫師李光輝到現場接受訪談。詳全文>>

《我們與惡》渣男學長是他!衣服一撩..結實肌肉根本「陽光天菜」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備受觀眾喜愛,每一集都吸引網友討論及反思。最新一集裡,陳妤飾演的李大芝遭學長利用,悲慘處境惹得觀眾痛罵學長根本是渣男,但走出電視劇,其實真實生活裡的「學長」是個天菜猛男。詳全文>>

《與惡》賈靜雯OL穿搭超美!詢問度爆表的襯衫一次公開

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成為今年台劇最大黑馬引發網友熱烈討論,有不少戲迷在追劇的同時,忍不住狂被賈靜雯的上班 LOOK 燒到,為了強調出專業、幹練的職場女強人形象,賈靜雯在劇中大多以襯衫造型出鏡,每件款式都有獨特的設計感,特別有一件白色襯衫讓網友敲碗狂問:「到底是什麼品牌?」詳全文>>

一定要原諒傷害我的人嗎?也許你更該和解的人是自己

原諒並不是「遺忘傷痛」或「認為對方的行為沒錯」,原諒是能夠卸下自己每天背負的傷痛重擔,我們無法決定自己的原生家庭有誰,但我們可以決定讓誰繼續待在自己的生命中。詳全文>>

《與惡》當精神病患殺人...台灣能借鏡德國的「安全管束」嗎?

試想,超過五十年的安全管束,雖然不是犯人,但是和犯人一樣失去自由,如果以嚇阻的效果來看,一個終生監禁並強制治療的刑期,不會比死刑駭人嗎?詳全文>>

《與惡》誰能保證自己永遠是好人?

尋找「無差別殺人」案件的動機,是此劇的主軸,也是許多人想得到的答案。而編劇沒有打算給一個答案;究竟「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有標準答案嗎?」詳全文>>

「把我當人看可不可以」…林哲熹拍《與惡》釀後遺症:生病也有自尊心

公共電視、CATCHPLAY與HBO Asia共同推出、大慕影藝製作的《我們與惡的距離》昨(14日)播出7、8集,瞬間收視最高落在應思聰(林哲熹 飾)出院後到加護病房跟爸爸說加油,一連串生病的心路歷程,讓林哲熹心疼病友,更自爆拍完這齣戲後出現後遺症。詳全文>>

雷皓明/【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疾患就該被強制送醫?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某一段提到主角因幻覺、幻聽被認為有精神疾病,被要求與大眾隔離。難道有精神疾病就該被強制送醫或住院嗎?精神疾病患者真正需要的是治療與幫助,隔離只是一種治療與幫助手段,對於精神疾病,你是否也抱持錯誤的態度。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