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孟孟」社會實驗倫理爆爭議 社工專協理事長這樣看

▲▼台師大社工所長游美貴教授             。(圖/記者劉亮亨攝)

▲社工專協理事長游美貴。(圖/記者劉亮亨攝)

記者嚴云岑/專題報導

「這是你賺錢的管道,但不能合理化你的行為。」台大社工所學生創立「出租孟孟」社會實驗引討論,質疑未遵守社會實驗倫理與研究方法聲音迭起。社工專協理事長游美貴表示,許多夥伴看到這項服務,都會疑惑「你為何打著社工系所的名號,做不符合社工系價值的事?」但她不覺得孟孟違反社工倫理,「因為她根本沒有從事社會工作,也就沒有違反問題。」

身兼台師大社工所教授的游美貴接受《ETtoday新聞雲》採訪時,先闡述社工價值,「被訓練去幫助個人、群體或系統,協助遇到困難的人回到正軌。」而社會工作養成教育,又分為直接和間接兩大塊,前者是將服務直接輸送到個人或家庭,後者則是從系統或結構性改變著手,由個人或群體進行倡議或倡導,致使政策改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游美貴提到,「出租孟孟」是扣上社工所學生的帽子,但提供的服務,「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做」,不少社工系所學生會對這項社會實驗感到不開心,是因為他們認為,「工作不只是這樣,更重要的是要服務的人群。」,「她服務的客群跟我們的不太一樣。」

▲▼台師大社工所長游美貴教授             。(圖/記者劉亮亨攝)

▲游美貴說,社工服務可分為直接與間接兩大塊,但都是與人群緊密連結。(圖/記者劉亮亨攝)

「社工在幫助人的時候,不會考慮種族、性別、性傾向、族群或生存地區。」游美貴先定義社工價值,以及學校所教授的社工養成教育,「結合群體力量,從法律、政策呼籲改變,或幫弱勢群體做倡議發聲。」而隨著時代推演、新興議題輩出,社工教育也隨之演進,除了加強危機應對,在災難現場接住傷者或家屬情緒,以及協助資源連結外,也會針對新興的藥酒癮問題設計出對應方案。

「社工其實很常被挑戰,而我們的工作,就是一直在處理衝突。」游美貴的專業是家庭暴力防治。她直言,早期在第一線服務個案時,就有受到性剝削的孩子不屑詢問,「賺這麼少,幹嘛還要來管我?」也有在做兒少保護時被質疑,「你又沒結婚,幹什麼來管我家務事?」

「但社工在意個案被對待的方式。」游美貴解釋。面對這些挑戰,社工不會直接去回應案主質疑點,而是在意「有沒有人傷害你,有沒有人來保護你的權益。」她進一步說明,許多遭受到性剝削的孩子,會拿薪資挑戰社工,「是因為他還沒有準備好接受幫忙。」而社工就要透過專業訓練,一步步引導。

▲▼台師大社工所長游美貴教授             。(圖/記者劉亮亨攝)

社工專協長期都在幫社工夥伴倡議勞動權利。(圖/記者劉亮亨攝)

「其實現在大眾對社工的認知,已經比前幾年好多了。」游美貴笑道,由於社工是從慈善事業起家,早期許多人聽到社工,都會直覺與無薪志工劃上等號,所幸這幾年大眾已逐漸認知到「幫助並非無償」,社工薪資也開始翻轉。

最後,游美貴提到,2020年衛福部幫社會工作人員與社工師進行薪水普調,可視為「社工師元年」,而台灣社工薪資在全球位於「中段班」,的確還有增長空間。

至於被問及「出租孟孟」的收費作為,是可視為社工薪資調整的開創性作為?游美貴語帶保留回應,「她行為不會是社工人員所認同,也就不會是正向行為。」

游美貴另提到,她認為將社工服務與情緒勞動做連結「有點狹隘」,「因為我們不止在做情緒上的事。」但她也提醒,社會工作者在服務個案過程中,的確有很多情緒耗損,提醒工作夥伴在前線服務人的同時,也要有備案,可以透過紓壓、自我照顧課程,排解從服務案家中累積的負面情緒。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男女三寶「碰碰愛」!2人躺地翻滾 網讚療癒:怎麼那麼粗魯~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