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彪10歲快樂4】終身在鐵籠「望著天空」!牠們只有照養員 

文/許展溢

每個人都可以選擇,也無法選擇,尤其在城市中每天當著人「累」,有太多時候無法真正隨心所願。坐上許久未搭的火車,將眼睛交給窗外,想想自己將前往的目的地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住了一群有家歸不得的孩子,牠們只能再而三的被選擇,牠們一輩子只能孤單被圈養在狹小的範圍,偶爾將頭抬起,望向天空就是最大的幸福。

▲▼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專題,獅虎「阿彪」,白手長臂猿「阿祿」,金剛鸚鵡。(圖/記者徐斌慎攝)

▲照養員一經過,動物們都直盯著,阿娟還對長臂猿說「對不對吼,去吃飯。」(圖/ETtoday攝影中心攝,下同)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年7月花蓮南安瀑布有隻找不到媽媽的迷途小黑熊被發現救回,南投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帶回暫養,去年4月底成功野放回家。當時這件事引起社會大眾關注,「好像」引發各界對保育關心,會不會又只是一時的熱度不得而知。只是,不是所有被救回的動物都有辦法回到那個屬於自己的家。1989年「野生動物保育法」頒布,許多飼養野生動物的主人被迫與孩子分離,不肖人士非法手段捕獲,或從其他國家走私進口經查獲的野生動物,從此只能被安置在收容中心。

▲▼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沙林生命教育館,園區,外觀。(圖/記者徐斌慎攝)

▲▼沙林館總會傳來蟲鳴鳥叫,還有長臂猴呼喚。

▲▼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專題,獅虎「阿彪」,白手長臂猿「阿祿」,金剛鸚鵡。(圖/記者徐斌慎攝)

每隻進入收容中心的動物背後都有令人不捨的故事,希望透過中心每一堂專業的「生命教育」課程,如照養員的一天、資源不足及動物面臨到的各種狀態等,讓更多人了解國人不當寵物飼養觀念,和非法野生動物貿易行為動機下,《ETtoday新聞雲》向中心提出採訪申請。

為了前往從未到達的收容中心,中間幾度和承辦人確認時間、採訪題材,好不容易敲定2天1夜行程,只是沒想到來回1個月時間過了,一度要放棄,還是決定試試,不想最後呈現內容,至少這趟旅程一定會有別以往的體悟。

▲▼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專題,獼猴組,沖籠舍,照養員,凃昭安(小安)。(圖/記者徐斌慎攝)

▲超愛蛇的小安,幾乎每週放假都會到山上拍下一張張他的「蛇女神」。

▲▼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專題,廚房備料。(圖/記者徐斌慎攝)

和攝影阿慎睡在收容中心沙林館,我們各帶睡袋、打地鋪,晚上佔據一方,聊著天,輪流洗冷水澡,背景聲傳來蟲鳴鳥叫,還有長臂猴呼喚。陪我們一起睡在沙林館的工讀生小孟,熱情的加入天南地北的聊,還帶我們到學校餐廳用餐,幫忙買餐點,推薦這又那,實在是可愛的孩子。

2天行程一路跟著照養員、裴家騏教授,並聽他們分享在這裡的一切,超愛蛇的照養員小安也令人難忘,幾乎每週放假都會到山上拍下一張張他的「蛇女神」。這裡的人們有種良善感,上班談動物、下班也是聊動物,整天想著要怎麼對牠們好,只顧著付出,不去多想自己能得到什麼。

▲▼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專題,廚房備料。(圖/記者徐斌慎攝)

▲▼各組照養員一早到收容心首要工作就是進廚房精心準備動物們的好料。

▲▼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專題,廚房備料。(圖/記者徐斌慎攝)

要靜下心來專注寫這次的專題,好幾次提不起勁 ,總怕搞砸,也因為我明白收容中心的動人的故事太多了。於是總有滿天星的藉口,將稿件一拖再拖,全部推給了「累」,推給了「心情」,推給了「無以名狀」。但真正下筆的時候,想到最初2天,發現那「感覺」都還在,如照養員小Mei淚流提起馬來熊泰雅的過世,一旁的我也忍不住流下眼淚。

▲▼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專題,馬來熊,餵食,照養員,郭嘉雯(嘉雯)。(圖/記者徐斌慎攝)

▲照養員小Mei淚流提起馬來熊泰雅的離開。

回到台北,看攝影拍的各種畫面,和影音編輯舒芸討論影片該如何呈現,畫面太多難取捨,舒芸剪了又剪,修了又修,過程各自還是感動了好幾次。想起幾近與世隔絕的動物們,自己陷在沉甸甸的氣壓,好幾次都快喘不過氣,一切選擇性以對、選擇性逃避,籠子裡陪伴牠們的是太多真實的不堪。那些動物曾交付渴望,和被摔碎爛的心,還有人類互盼卻也相互傷害,甚多的是格格不入,這時侯談何選擇?於是我不停思考,想到「相信」2個字,中心的動物都是聰明的,總會記得些什麼,無論傷悲或開心,在這裡最後牠們選擇相信每一位照養員的真心,照養員也相信牠們會努力的過完下半輩子,我想這也是一種安身立命吧。

▲▼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專題,獼猴組,沖籠舍,照養員,凃昭安(小安)。(圖/記者徐斌慎攝)

▲▼照養員就像爸爸媽媽,不停對自己的小孩,叮嚀這,碎念那。

▲▼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專題,獅虎「阿彪」,白手長臂猿「阿祿」,金剛鸚鵡。(圖/記者徐斌慎攝)

中心的動物時常望著天空,在看什麼、想什麼呢?這裡的空間很窄,離開了是不是會比較好。照養員都說,這裡的動物帶給大家很多歡笑,每天跟牠們互動,玩玩這又那,久了再也不想離開,工作不再是工作,很有成就感、快樂。照養員就像爸爸媽媽,不停對自己的小孩,叮嚀這,碎念那,照養員一經過,每隻動物直盯著。這時阿娟又對著某隻長臂猿說「對不對吼,去吃飯。」 

【阿彪10歲快樂1】娛樂產物獅虎苦撐10年!收容中心堅拒人道處置

【阿彪10歲快樂2】照養員「送走一個孩子就大哭一次」來生別當人

【阿彪10歲快樂3】台灣不管「非法野生動物」 他嘆沒面子曝後果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泫雅羞瞄男友裸身「只穿內褲!」 大尺度合體畫面激閃>//<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