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學生要他提拔當演員 易智言嘆「教書跟談戀愛很像」不想再奉獻了

▲易智言演員嗆。(圖/翻攝自易智言臉書、記者周宸亘攝)

▲易智言演員嗆政大官僚懦弱。(圖/翻攝自易智言臉書、記者周宸亘攝)

記者許展溢/台北報導

曾拿下金馬、金鐘獎的知名導演易智言,在臉書提及「決定不繼續在學校教書了,肇因被政大羞辱」,不少學生不認真上課、準備作業,竟還問「是否可以提拔當演員」,氣到他說重話「幹嘛奉獻給又醜又笨又不用功的學生,和官僚懦弱的學校體制?」易智言今(11日)接受媒體訪問吐露無奈心聲,教書跟談戀愛很像,老師走一步,學生要跟著走一步,是相對關係。

易智言說,白天拍電影、廣告之餘,長年在北藝大和政大廣電系教課,自己是政大畢業,因回饋心情,約每三年一次回母校教寫作,之後政大英文系也找他,並說「學生需要他」,被說服答應,接著排開自己行程,辦好手續,準備許多教材,當時一週前卻收到系上郵件稱「沒費用」,不用去了。當下其實沒什麼強烈情緒反應,反正不去就不去,只是若這種事發生在一般老師身上,非常失禮。

請繼續往下閱讀...

易智言接著說,後來英文系又找上他稱有4、5萬預算,可以開creative writing,因為「好多」同學還是需要他等一堆好話,浪漫欣然答應。第一次上課發現真正英文系學生僅2位,其他都來自不同系約8、9位,原預計教的內容派不上用場,因針對不同系學生,有不同教材,導致重新備課繼續上就算,自已教的是創意寫作,基本上都牽涉到電影,交代的作業和課堂上舉的例子通通沒人理解跟準備,上了幾週開始有多位學生陸續會問「是否可以到他公司實習?是否可以提拔當演員?是否可以私下做他劇本指導他可以主演?」等。

▲政治大學,政大,國立政治大學,貓空,木柵。(圖/《ETtoday新聞雲》資料照)

▲易智言說,學校還沒有人跟他聯絡。(圖/《ETtoday新聞雲》資料照)

對於說了重話,易智言說,老師不會挑長相,只是對於以上狀況感到無奈,他說老師為何要像母愛無條件付出?愛學生?自己抽空到學校教書,是要把知道的東西教他們,學生要用功。教書其實跟談戀愛很像,老師走一步,學生要跟著走一步,是相對關係,如果老師一路在教,學生不看、不懂,作業不教,且老師缺課有很嚴重評鑑,學生缺課卻沒事,他問老師難道是奴隸?

由於學期還沒結束,易智言明天的課已確定請病假,是否有跟校方討論?易智言說沒有,一年一聘,大不了不聘,只是到現在英文系還沒人跟他聯絡,研判是不知道怎麼處理或不想。現在連北藝大課也考慮辭掉,與其花時間在這樣的教育體制,不如把有限的時間,花在該做的工作、公益跟創作。

另外,易智言提到兼任老師問題,如時薪600元或是更少,是否適當?一年一聘是否教育的主體變成行政單位,而非學生老師?並說自己不能用得過金鐘獎和金馬獎作品在學校升等,如要升等必須另外書寫3、4萬字對自己作品的分析評論。他直說「不在乎升等啦」,升等後的兼任老師,終點費用由6百元增加為7百元。他問老師應該奉獻嗎?奉獻是要讓自己覺得值得,無條件的奉獻是母愛,他不母愛。

隨後易智言在臉書再談學校制度的問題,承諾和現實的差異過大,畫大餅和灌糖水和說謊邏輯其實相同。他認為自己相對幸運,不依賴教職某生,可以有放肆的空間大聲說明,如果他都鄉愿靜默,那些賴以為生的兼任老師如何面對。有太多教育制度的現行陋規需要檢討,恕他無親身經歷沒辦法一一舉例,作老師不是無條件的愛 unconditional love,需要有步驟解決問題,但遲遲未見具體有效的開始。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辣媽體驗男人的「蛋蛋哀傷」 痛到倒地乾嘔差點噴出屎來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